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奇杰]哭泣

短篇旧文存档

他觉得自己应该失去意识了,在摧毁了尼飞比特后。
那个杀死凯特的蚂蚁,在他的面前变成了碎片,连同他的手臂。
没有想象中的解脱感。
他知道自己倒在了血泊里,身体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这样说或许不对,他知道,自己已经变不回原来的样子。
明明是紧闭着双眼,明明是不能动弹,却不可思议的更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一切。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还能保持意识。
奇牙的脚步声像是被扩大了十倍,他从没有如此清楚的听见过奇牙的脚步声,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奇牙像猫一样,几乎听不见他的脚步声。身体被抱了起来,奇牙的动作很小心,也很缓慢。
他觉得有温热的液体砸在自己的脸上,一滴,两滴,和自己的或是尼飞比特的血混合在了一起。液体滴落的地方莫名的疼。
他想,奇牙大概受伤了。
奇牙把他背在背上,慢慢迈出步子,夜晚的森林静得吓人。
奇牙的体温偏低,可现在他却觉得很温暖很温暖。
“小杰……”他忽然听到奇牙的声音,沙哑的,哽咽的,是他从未听过的声音。
他知道,那是哭泣中的人才会有的声音。
啊,原来那是泪水。
奇牙哭了,为什么呢?
他忽然想起曾经问过奇牙的问题。
那时的他们还在天空竞技场,为了学会念而努力着。
某天晚上从云谷老师那里回来时,看见一个小孩子对着已经死去的猫大哭。
小孩子哭的很厉害,一张小脸都有些泛红。
奇牙拉着他快速走开。
“呐,奇牙,你哭过吗?”这个问题就这样冒了出来。
“笨蛋,我可是正常的人,当然哭过啦。不过那是在三四岁以前的事。”
“诶……果然奇牙好厉害啊,我似乎每年都有哭过啊。奇牙为什么在三四岁以前能不哭呢?”
他还记得,当时的奇牙笑的没心没腹,拍着他的肩说:“当然是因为没有什么值得哭泣啦。你想啊,当你习惯了疼痛,就不会因为疼而哭啦。那么剩下的该为什么哭呢?让我想想……恩,重要的东西吧。话说那时候的我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那奇牙会为失去重要的东西哭泣吧?”
“那当然,越重要就会越伤心嘛。恩,其实我觉得光觉得会失去就足够让我哭泣啦。不过这也是猜测,反正我没哭过,谁知道呢。”
他们手拉着手,空旷的街道里风声呜咽。
其实他知道,这不是奇牙在他们相遇后的第一次哭泣。
在和庞姆约会后,匆匆赶来的奇牙,眼角是红红的。银发里有着干掉的血,身上的衣服有好几处破损。
可那时他却感觉奇牙很高兴,没有一点悲伤的感觉。
而那时的他心里想的全是如何变强如何去救凯特,即使听出奇牙是在说谎也没有多问。
那是奇牙,是我最信任的人,所以不用担心。那时的他,是这样想的。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奇牙的笑给他的感觉是保护了什么而满足的安心的笑容。
保护了什么?
他记得,那时的自己不能使用念力,他记得,在和庞姆约会时看到了带着大大的帽子的奇牙。
“仅仅是感觉到会失去,我就会哭吧。”
奇牙是坚强的,奇牙是强大的,能让他感到会失去,那该是多么危险?
奇牙仍在哭。
他能听到,听到泪水滴落在落叶上的声音,能听到奇牙轻微的抽泣声。
森林里真的太安静了。
静到他能听见自己流泪的声音。
他把和奇亚、亚路嘉的合照放在书桌上,照片被他用自制的相框好好的保护着。
他打开手机,点开刚刚收到的新简讯,屏幕里奇牙和亚路嘉笑得灿烂。
“鲁佳亚国啊……好像比上个地方离鲸鱼岛又更加远了啊……”他笑着盯着屏幕,不知过了多久,眼框里的泪水在屏幕上绽开。他伸手去抹,却越抹越花,连上面人的笑脸都不再清晰。
“仅仅是感觉到会失去,就会哭吧。”
他知道,奇牙说的话总是对的。
奇牙的笑一直是那么好看,从前的奇牙是对着他笑,而现在的奇牙是对着另外的人笑着。
“我真是个爱哭鬼呢。”
不然,眼泪为什么会止不下来。
“其实啊,”脑袋里奇牙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人在极度高兴的时候也会哭泣啊。”他记得,这是在那天他们在房门前在说晚安前奇牙说的最后一句。
他听见米特阿姨叫他去吃饭,他把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擦尽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差别。然后带着笑向客厅走去。
但微笑在看见那个人时渐渐转换成别的表情。
“哟,小杰,好久不见。”奇牙冲他露出笑容,熟悉的,属于他的笑容。
哭泣声代替了他的回答。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