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吉欧】shine(09/无差)

09.idea
再次在这个有数据构成的世界睁开眼睛,屋里一片漆黑,这让桐人有些意外,在他的设想中现在天应该是亮了才对,怀着既然天还黑着那么就睡吧的心态,他瞬间就放空了大脑。
在UnderWorld里睡觉似乎和现实中睡觉没有区别,这是被娇小的见习修女叫醒后桐人的感想。洗漱好后他跟着孩子们在修女的指导下进行了礼拜,在严肃的礼拜后紧跟着的是热闹的早饭,早点并不是什么特别的食物,不过是软硬适中的面包和煮好的蔬菜汤。饭后,孩子们蹦跳着去拿着扫把做一些扫除之类的杂事,而赛尔卡和修女阿萨莉亚则是前往书斋进行神圣术的学习。在周围人的衬托下,没什么事干的桐人,产生了罪恶感。在穿衣服的过程中他由于好奇而查看了自己穿的束腰上衣的“窗口”,发现它的耐久度也就是所谓的“天命”显示的是[44/45],虽然看来是可以使用一段时间的样子,但是既然决定要在这里待挺长时间的话,就需要替换的衣服才行,而无论是衣服还是食物,这些都需要用货币换取的,而要得到货币就需要劳动,他现在这样没有支付相应的货币也没有进行任何劳动,可不是白吃白住吗。白吃白住这种行为,可不是他的作风啊。且不说他的衣食需要钱财,如果他想去这个世界其他地方看看所需要的装备和工具都是需要资金的。啊,说到旅行的话,他应该还需要一名向导,毕竟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是相当不足,需要有人和他一起,再说,无论是再哪里都是需要同伴的吧,嘛,虽然当初在sao他大多数是一个人行动,但是这里和sao不同,而他也和sao时期不同了,现在的他已经知道了同伴的重要性。对于向导,他心中早有了人选,这个人,他觉得是最好的最适合的。虽然可能让对方答应会有点困难,但他却觉得对方最终一定不会拒绝。
他又看了看四周劳动的人,深觉现在需要的是去找点什么做,怀着努力干活帮忙的心情,他走出了教会大门,向中央广场处走去,他要去哪里等待着他认为必须要帮忙的优吉欧的到来。
所等待的人并没让他站多久,少年逆着朝霞而来,亚麻色的发丝被渲染成了金色,身后古老的钟楼,陌生的旋律被奏响,被惊动的鸟儿张开双翼飞向了天际。
“喔……原来如此。”
刚到他面前的人听到这样的话不由疑惑的歪了歪头。
“早上好,桐人。原来如此,呃,是指的什么啊?”
“啊,早上好啊,优吉欧。呀,也没什么,我只是发现了每个整点奏的钟声旋律都不同,所以说,村里的人是通过这个来知道时间的吧。”
优吉欧笑了,“当然啦,桐人是连这个也忘了吗?”
“呃,似乎是啊……”桐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于是优吉欧又用有些惊讶又有些愉快的声音继续说到,“‘索尔斯之光’的赞美歌,被分成了十二节,依次在整点奏响,而半点则会当的响一声。”优吉欧用手指比画了一下,大概是配合他说的那声“当”,“不过很遗憾,这声音无法传到基加斯西达那里,因此我只能通过索尔斯的高度来确认时间。”
“啊,那这里是没有时钟吗?”
“时钟……?那是什么?”优吉欧露出困惑的表情。
哇,难道这里连时钟这个设定都没有吗?桐人想,看优吉欧这状态,完全是没有听过的样子嘛。
“啊,我也记不太清了,大概啊,是在一个圆盘上写数字,然后上面有选转的指针,应该是看指针指向来知晓时间的东西吧……”
优吉欧用弯曲着手指抵着光洁的下巴,略微思索后,眼睛闪着光道,“啊啊……这个,我小时候在画册上见过。是这样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央都的正中有一座被称为‘时之刻印神器’的建筑物,它是为了提醒人们工作时间到了,但人们总是仰望它,而不认真工作,所以神明发了怒,用落雷破坏了那个神器。从此以后人们就只能用钟声来确定时间啦。”
“诶,毕竟大家都期待休息时间嘛,比如快到下课的时候什么的。”
“是啊,我以前在教会学习的时候就总是等待着中午的钟声呢。”优吉欧点头,“不过故事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我觉得央都可能还是有时钟的哦。”
“啊,我也这么觉得,到时候去看看就知道了呢。”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啊……”优吉欧轻笑着转移了目光,桐人的视线追随着他的,最终落在了教会的钟楼上,然后久久没移动,直到优吉欧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
“桐人一定是在想那个钟是如何奏响的啦。”
“呃……嗯……真不愧是聪明的优吉欧君呢,太懂我啦。”
“唔”优吉欧的脸上微微泛红,“桐人你太夸张啦。”他再次看向那钟楼,在被做成圆形倒角的窗内,无人操动的大大小小的钟正自由的摇摆着。“这个是每个村都有的神器哦,是完全不需要谁去奏响的。嘛,不过这不是说神器只有这一种了……”优吉欧的话似乎是没有说完,但他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想法,他双手轻轻一拍,“接下来,我该去工作了。”他看向桐人,“桐人今天有什么安排呢?”
“这个嘛,”桐人笑着向优吉欧伸出手,“优吉欧,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来帮你吧,不止是今天,我希望今后都能让我来帮你。”
“诶”优吉欧有点愣了。
桐人说这种话当然是经过考虑的,毕竟他所选择的向导兼同伴正是让他倍感亲切的优吉欧,既然优吉欧由于“天职”不能长时间离开那么他所要做的不就只有一件事了吗。除了帮助优吉欧完成天职以外还有什么需要考虑的呢。
而且,他不能放任优吉欧继续一个人待在那偌大的森林了,那个时候他独自在森林里徘徊的时候,即使知道是处在游戏之中,却依然在知道有人的时候感到高兴,因为人都是怕寂寞的生物,无论是谁都希望有人陪伴,所以他才想要优吉欧和他一起旅行,正是因为知晓孤独的痛苦,所以他无法让自己不管优吉欧。
他不想让优吉欧一个人。
优吉欧看着他,看了许久,许久,“其实我今天是带了两份面包的钱的。”优吉欧从裤子的口袋内取出两枚铜币,它们在掌心处发出碰撞带来的卡嚓声。
优吉欧微低着头,目光落在铜币上,“我想着你大概会说来帮我什么的,所以……”优吉欧的声音让桐人听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只知道里面的感情浓的像是化不开一般。
“优吉欧?”他试着叫了一声。
“桐人。”优吉欧慢慢抬起了头,那张脸上是桐人从未见过的笑容,真是要说的话,他只能说是无法忘记的让他也跟着露出微笑的,“我很高兴。”
“真的,非常非常的高兴。”
“谢谢你,桐人。”
他握住了他的手。

――――
下章大概就是青蔷薇啦。

【优吉欧】shine(08/无差)

08.dot
清晨的森林是湿润的,空气中遇冷凝华成小冰晶的分子在接触到色彩后熔成了水滴,这些水滴无论哪个季节都是常见的景象,  但秋天的水滴总是会格外壮硕一些,停在叶尖上脆弱的像呼口气就会落入泥土,更不用说是被衣摆碰触,即便是如同精灵一般的女孩子也难免被沾染上,所以她放弃了一开始的小心翼翼转而加快了速度,越过青草,越过花朵,向森林边缘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迈进。
随着距离目标的位置越来越近,她渐渐能听到预料中的声音,那是锐利的刀刃在木材上滑动的声音,声音富有节奏,可以猜到运作的人并不是盲目行动的。
少女眼睛里光芒闪耀,嘴角微微上扬,灿烂的金发在背后甩出一轮弯月。
她在接近目标前慢慢放轻了动作,拨开四周遮挡视线的叶子,不费一丝力气就能清楚看见那个专心致志的人。
“嗯,你果然在这里。”她看准那人停下刀暂时收刀打量的时刻笑着说到。
“啊啊……”对方显然是被吓了一条,先是颤抖了一下,再慌张的将手上的东西藏到背后,然后抬头一边弱弱的叫着她的名字一边像是寻找着什么一样四处看了一番,这副样子不由让女孩的笑容变得更加美丽。
“不用找了,他没来,我没有告诉他。”听了她的话,那个和女孩同龄的男孩子顿时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不少,但是藏在背后的东西却没有丝毫拿出来的意思。
“爱,爱丽丝”男孩叫到,“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诶,我来很奇怪吗?明明优吉欧也来了不是吗?”
“呃……不是……不是……就是……”男孩的样子似乎很是为难,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这个情况。
“真是的啊,”女孩笑出了声,“是阿姨说的啦,她说最近优吉欧总是起很早,然后带一身露水回家。”她冲男孩眨了眨眼,“我和――都不知道你每天早上起很早呢,我很好奇哦,优吉欧。”
“爱丽丝……”男该一副不知所措表情。
“是在为――准备生日礼物吧。”女孩一针见血,男孩听了后表情从惊讶慢慢变成无奈,微微点头表示肯定。
“爱丽丝你怎么知道的?”
女孩子露出自信的笑容,“这不是很简单的问题吗?他不是说想要成为剑士吗?然后说过喜欢这里的白炬树香味和手感,现在他的生日要到了,而你早出这么多天还不告诉我们除了为他,我可想不到其他的。”
“啊啊,爱丽丝果然很厉害啊,除了厉害以外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么简单就能知道什么的……”男孩慢慢拿出背后藏着的东西,那是一个有着清晰形状的木雕,看的出已经是费了许多功夫了,那个形状和女孩在心中猜想的一样,是柄剑的样式。
“没有哦,我并没有优吉欧说的那么厉害啦,只是我知道啊,”女孩子的笑美的让他睁不开眼。
风带动青色的树叶,阳光落了下来,露珠闪耀着。
女孩子清脆的声音宛如美妙的歌声,在风中旋转。
“我知道啊,知道,你最喜欢――了啊。”

优吉欧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伸出手揉了揉眼角。
似乎是做了一个梦,他想,好像梦见了爱丽丝,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了?
梦里的自己在干什么呢?
爱丽丝和自己说了什么呢?
啊啊,真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难道是因为是梦吗,啊,是的呢,因为是梦啊,所以,所以才会记不清的。
如果能记清就好了。
如果能记清就好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明明只是一个梦。
明明连那个名字都听不见。
那个名字?什么名字?
谁的……名字?
“唔……”他忽然觉得头有些晕眩,“我刚刚是怎么了?”他轻声问自己,而后又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一定是睡糊涂了。”他看了看窗外,天空虽然仍是黑色的但仔细看可以发现这黑比起深夜的色彩已经浅了不少,于是他拍拍自己的脸颊,“要打起精神来啊,优吉欧。”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远处熟悉的声响中睁开眼睛,“时间到了,嗯,今天也要好好加油。”他默默鼓励自己。这是从他接受这个天职开始后慢慢养成的习惯,自从爱丽丝离开村子以后,他始终是一个人,如果自己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的话,他一定会变得很糟糕的吧。
森林里的景色是美丽的,而这份美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都是不一样的,他不会看腻,可正是这样,才能让他更深刻的感觉到,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人这种事。
无论是发现了美丽的花朵还是神奇的动物,转过头,再怎么环视四周,都无法将这份喜悦传给另一个人。
无论是有着明媚阳光适合看云的日子还是下着淅淅沥沥冰冷雨滴需要躲避的日子,他都是一个人挥舞着沉重的斧头,一次又一次砍向那棵高耸入云的树。
没人陪他看云舒云卷,没人和他躲风避雨。
好寂寞,这种念头总是会冒出来。
好寂寞,一个人好寂寞。
之前的刻痕手是怎样做的才承受住这样的痛苦呢?
一定是因为自己太弱了。
肯定是因为自己太弱了。
否则,怎么会连寂寞都忍受不了呢?
所以一定要更努力才行。
“今天一个人也好好加油。”他又这么说到。
因为这是他的天职。
这是他一个人的工作。
一个人的。
“优吉欧。”黑发少年的样子突然从脑海里冒了出来,对方叫着他的名字,手里拿着龙骨之斧,“接下来该我啦。”那跃跃欲试的样子,让他也有了去继续挥动斧头的冲动。
“桐人,”他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桐人,”他又念一声,笑容慢慢占领了他的脸颊。
他翻出了刚刚放好的钱袋,又摸出了一个铜币。
稍微有一点点期待,是被允许的,对吧?

――――
拖的久了,抱歉啊抱歉<(_ _)>
原作的话,优吉欧应该比我这里过的更艰难寂寞吧……
努力加快更新!!
给这篇所有的加了个新标签:优吉欧shine,方便大家连续看w
动画的优吉欧超可爱!!!

【迪乔】滑落天幕之星(下)

滑落天幕之星(下)
迪乔 only

dio死了。
真真正正的死了。
他的身体在阳光下化成了银白色的粉屑,散落在了风里。
乔纳森一直注视着,直到黄金色的风将最后一缕银白送去遥远的彼方后才眨了眨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样的事。
按理来说,他该是高兴的。
迪奥杀死了丹尼,杀死了父亲,杀死了无数的人,毁了他的童年毁了了他的未来。
迪奥是唯一一个他杀了也不会有罪恶感的人。
他该高兴的。
他该高兴的。
可他却高兴不起来。
为什么呢?
他心里是有答案的。
他和迪奥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太长了,长到这个世界上,所有认识迪奥的人里,没有谁比他更长,同样的这个世界上认识乔纳森的,也没有谁比迪奥待在他身边的时间更多。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迪奥永远是占据他时间与记忆最多的那个。
说来也真是奇妙,他也未曾想过,连死亡都未能将自己和迪奥分开。
在一百年前的游轮之上,他怀抱着非人的那颗金色的头颅笑着陷入了黑暗,原以为自己会得到永恒的宁静,结果不过是换了个角色依旧在没有休幕的舞台上。
但这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他的身体没有死去,他的灵魂自然也不能离去。
迪奥占据了他的身体。
迪奥一直说着他们会合为一体,他虽然口上一直反驳着,但不可思议的内心深处却有着那么一丝认同。
或许,他虽然无比希望自己能杀死迪奥,却一直又认为着自己是无法杀死迪奥。
所以,才在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迪奥占据时没有一丝惊讶。
迪奥如同长在他生命里的荆棘,用刺将他刺的浑身疼痛,又用美丽的花让他一直犹豫不决直到不能根除。
迪奥,迪奥,迪奥……
他在海底无数次无数次的念着这个名字。
也无数次想要附上恶毒的话语。
想附上许多绝对不该是绅士该用的话语。
可每当他透过海水看见那张紧挨着自己头颅的脸时,那些话又仿佛又生命一般自己又钻回了原地。
那张褪去了所有凶狠所有防备的脸,贴着自己发黄的头颅,轻轻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JOJO……JOJO……”然后偶尔会加上个前缀。
那个时候,他就会觉得,就这样在海底一直待着,也不错。
迪奥不会伤害任何人,而他也不会去伤害迪奥。
他不知道迪奥究竟是怎样看他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看迪奥的。
他恨迪奥吗?
不,他不恨。
迪奥恨他吗?
不,他不恨。
那么究竟是怎么样的?
他在海底思考了近百年,也没有得出结论。
百年是漫长的,漫长的。
可在离开海底的时候,他却想要流泪。
一定是那个时候,他就猜到了吧。
猜到自己一定会一定会怀念这段虚假的平静。
吸血鬼一定会看见他的。
而这种事,是不需要猜的。
他等了一百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么一天吗。
可是现在真正出现在对方面前时,自己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JOJO。”他仿佛听到了浪声。
于是他伸出手,像在漆黑的海底做过的那样,冲迪奥伸出了手。
然后,迪奥抱住了他。
那个时候,他确实是笑了。

“JOJO,起床了。”听到声音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随后又慢慢睁眼,果然看见迪奥站在床边俯视着他。
“我知道了,迪奥你不用天天叫我,我有设置闹钟的。”
“哼,蠢JOJO,你确定你定了那傻瓜闹钟吗?”
“呃……”
“好了,快点起来。”说着对方便转身走了出去。
他叹了口,起身穿好了衣服,然后站在窗边,刷得拉开了窗帘。窗外钢铁修筑的城市人声鼎沸,汽车在宽敞的大道上飞驰,液晶屏幕上当红明星正热情的介绍着某一品牌。
这些,曾是他从未见过的。
而现在却是他万分熟悉的。
他闭上眼睛,发生过的画面再次出现,那时,迪奥抱住他的那时,“世界”突然出现,金色的荆棘缠绕着它,随后它轻轻推了他们一把,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在他身旁迪奥,这个世界的迪奥正安静的睡着。
他的替身通过迪奥的死和拥抱,完全和迪奥的“世界”融合了,而直接作用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他的意识和这个世界的乔纳森融合了,就现状来说是以他的意识为主,应该是以他的意识为主的,他想。
这个世界的乔纳森和迪奥是一对恋人。
这可能很难让人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
最开始他也觉得很难理解,但在看了这个他的记忆后,他忽然觉得不难理解了。
在这个世界,乔纳森12岁的时候遇见迪奥,在12岁时讨厌迪奥,又在12岁时重新接受了迪奥。不过是由于,迪奥对他展现的那一瞬间的真切的关心。
不是伪装出来的关心,而是真真正正的来自于迪奥的关心和对伤害他的人的愤怒。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和迪奥原来是这么轻易就能改变命运的。
“JOJO,你在磨蹭什么?”迪奥站在房门边,一手插着腰一手举着盘子,挑着眉看着他,也不知道在哪里站了多久。
“迪奥你太没耐心啦,”他走到迪奥身边,盘子里装着他喜欢吃的涂上香醇奶油法式土司的,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马上过来。”
“快点。”迪奥把盘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拉开椅子坐了下去,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他笑着看着。
这个世界的迪奥本质上也是个恶人,却是个让他讨厌不起来的恶人。
因为这个迪奥从未杀过人,也从未真正的伤害过他。
这个迪奥是爱着乔纳森的,这是仅仅一天他就能清楚感受到的事。
这个迪奥会为乔纳森做着喜欢的食物,会在他吃完东西的时候一脸嫌弃的为他擦拭嘴角的碎屑,会一脸不耐烦的将他送去工作的大学,会在中午打电话将他从工作里拉出去吃饭,会在下班后带着他喜欢的甜点来接他。
这些细碎烦琐的事,这个迪奥,一天一天不厌其烦的重复的做了十年。
早饭后他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出门,而迪奥在他准备踏出门前叫住了他。
“JOJO你这个笨蛋,东西忘拿了。”对方扔来了一个文件夹,正是他昨天晚上从书柜中翻找出的资料。
“啊。”他慌忙接好,正想倒谢时人已经来到他面前,并在他意识到之前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吻。
他摸了摸额头,在下一秒又收回了手。
这是爱着乔纳森的迪奥,这是他来这个世界的第四天时第218次这样想。

――――
嗯,所以说,其实这里,无论上还是下,两个人面对的都是同一个世界的哦。
大概过不久两个人都会发现这个。
希望大家看出来了……
发了老半天才发现没打tag……
添加了tag发现tag页面没有这篇,于是直接删了重发😂
中秋快乐!

【迪乔】滑落天幕之星(上)

滑落天幕之星(上)
迪乔only

他从床上坐起,在漆黑一片的夜里。
床的另一个主人被他的动作影响,也慢慢的直起身子,被子下滑,失去遮挡的身体上遍布的大大小小或红或紫的痕迹昭示着之前的情~事有多么激烈。那人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用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怎么了?迪奥?”
他没有回答。
掌心的疼痛通过神经直达大脑。
“难道是做噩梦了吗?”对方又问。
金色的发丝在眼前晃动,他微微张开唇角,却没发出声音,无论是碰触到的肌肤还是抱住他的那双手都能让他收回那宛若要滴入平静池水的话语。“迪奥”那人轻轻的抱着他,那比平常人更高的体温,很快就让被空气冷却的地方恢复了原有的热度并有继续上升的趋势。
咚咚咚咚。
心脏跳动的声音敲动着他的耳膜,一声一声,透过骨头,透过血肉,清晰而陌生。
“迪奥。”那人又叫了一声,用和他记忆中别无二致的声音。
微微转头,就能看见那双在黑暗中仍然闪耀的眼睛,那双碧色的眼睛,被夜色渲染后愈加深邃,让他不由想起了海,想起了幽深而平静的让人安宁的海。
“我在这里。”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他给予自己的疼痛从未中断,但是眼前的画面没有丝毫扭曲。
他伸出手,抚摸着对方的眼角。
对方的眼里有他曾经见过的星辰。
那是某个遥远的黄昏,他站在树下,而那人沐浴着阳光,用从未对他展现的表情,注视着他所讨厌的少女,那个时候,他确实看到那碧色的眼瞳中划过了无数星光。
不,也许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星辰。
因为这星光是那么柔和,那么美丽,离他那么近,仿佛永远不会消失。
“jojo”他终是叫出了声。
“嗯。”温暖的手心覆盖住了他的手背,手心的主人笑着蹭了蹭他的指尖。
“我已经没事了。”他说,“睡觉吧,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好,那晚安,迪奥。”
“嗯,晚安。”
房间再次恢复了平静。
他躺在柔软的床上,感受着身边的那人呼吸慢慢变得细小平稳,然后开始思考这一切是否是梦的可能性。
他还记得“世界”破碎的那一瞬间身体感知到的撕裂所有的疼痛,还记得承太郎那冷漠的表情,一切都是那么清晰,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他是输了,不是输给了承太郎,而是输给了名为乔纳森的命运。
因为在撕裂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20岁的乔纳森。
20岁的年轻帅气的乔纳森。
他从未忘记的乔纳森。
乔纳森,被他杀死,被他抢夺了身体的乔纳森,那个被他毁灭了未来的乔纳森,仍用不带仇恨的双眼看着他。
就像一百年前的那天一样。
乔纳森站在他的面前,冲他伸出了手。
遗憾的是而那个时候,他做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
所能清楚的是,那之后无论是承太郎还是乔纳森他都没法再映入眼中,黑色将他的视线全部占领,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脑海中便多了无数陌生的记忆。
虽然记忆的主角仍是迪奥和乔纳森。
这个迪奥和他dio不同又相同,他们本质上是相同的,最初的性格是一致,造成不同的地方则是来自于其他的人和物,首先是时代不同,这个时代不是19世纪那么久远的年代,而是20世纪末这种科技发达的时代,其次是迪奥的父母,虽然父母的性格也能说的上是没有变化但是经历却变了许多,因为在迪奥幼时死去的不是母亲而是迪奥的父亲,那位坚强的妇人独自照顾迪奥直到他11岁时由于劳累而倒下一病不起,也就是说这个迪奥手上并没有沾染上至亲的鲜血,并且也得到了更多来自母亲的爱和教育,但这并不足以让迪奥有太多改变,顶多是对母亲的爱和尊敬更多了一些。而之后发生的事又和dio的记忆接上了轨,母亲将迪奥送去了乔斯达家,然后见到了小少爷乔纳森,糟糕的初见也是一模一样。接下来的发展也是相似的,迪奥不停的作弄乔纳森,让乔纳森孤立无援,对这样的乔纳森感到高兴。
那么,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睡脸,温热的呼吸和他的混在一起,这对他来说其实是很新奇的事,他曾经整夜整夜的注视着这张脸,注视着它慢慢腿去色彩,慢慢失去血肉,慢慢变成黑与白的无机物,那个时候无论他还是他都已经不会呼吸了。的呢?
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他不断思考着不断翻看着脑海的记忆。
啊,原来是这里。
转折点不过是某一天下午发生的微不足道的事。大抵不过是在这个乔纳森被孤立后某些不知好歹的人找他麻烦,刚好被迪奥看到了而已。
明明就是这样一句话就能概括的事情,带来的影响却如同落入土中的种子,生根,发芽。
其实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不过是那个时候这个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说过要掠夺乔纳森的一切,那么乔纳森的一切都该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无论是让乔纳森难过还是让乔纳森开心都该是看他迪奥的心情才是。说白了,也就是,能欺负乔纳森的只有迪奥,他有了这样的想法。
有了这样像小孩子一样的可笑的想法。
之后他们关系缓和,迪奥一步一步,最后将名为乔纳森的人,死死绞住,得到了属于这个人的一切。
得到了一切啊。
dio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他伸手了手,抚上眼前这张在脑海中从未消失的脸,移动指尖,轻易的就将脆弱的颈项握在了手中。
房间安静的可怕。
或许过了一分钟,又或许只过了一秒钟。
dio挪开了手指。
这的确是全身全心属于他迪奥的乔乔。

――――
写的不怎么样,请见谅
下是大乔的视角,是三部dio的大乔视角。
本人正宗甘党来着。
前两年看的JOJO但入迪乔坑却是今年才入的,真是奇妙w
话说有迪乔群吗?想加加群啊

【诗歌】见

@刀与枪与麦田

我梦见
黄色的灯光
红色的花朵
你站在世界尽头

我看见
金色的大地
赤色的天空
你站在世界中央

闭上眼
黑色的房间
黑色的书页
唯有你依旧纯白

――――
瞎写的(>_<)

p1今年cp22的无料,原本p2也是,打算和以前一样印两面的,但是由于没弄清楚时间导致完成时间太晚就没印了,我挺喜欢p2的,唉。
然后p1这张拿去印的那版我有几个小细节修图的时候没修到,比如说手那有多出点的线啊啥的,现在是修好了的,给的那时候没注意到,发现了已经太晚了……希望无料实物不会太明显,希望到时候拿到的亲别太嫌弃QAQ

p2草稿,太宰……我苦手……emmmm
p3又删了过了又改的图

正太真可爱(安详躺)
p1其实有全身不过……呃...懒癌。
齿轮真好,画了后觉得齿轮好棒w

【高威】同居人失眠怎么办,在线等,急!

【高威】同居人失眠怎么办,在线等,急!

论坛体?
高威only
甜文
原作假定完美结局后

【求助】同居人失眠怎么办,在线等,急!
――――生活健康区 x年x月x日 17:40 发布――――

1l 楼主 别激动
如题,我室友已经失眠一个星期了,我怕他猝死……
求助啊!

2l 3G门户
沙发!

3l 吃瓜
板凳
顺便召唤大佬!

4l 吃甜点的兔子
地板?
喂,前面的把沙发给我(微笑)
围观围观。

5l 偷溜溜溜
地下室
话说这种队形好久不见啊
围观(・o・)

6l wwwcom
楼上的你们别玩了快关注下楼主的问题啊。
啊,不过我也不懂,召唤大佬~

7l 渣(﹁"﹁)
去看医生啊楼主
失眠是病,得治

8l 甜甜的味道
楼上+1
不过等等
4楼是兔子大大??兔子大大我宣你!!

9l 腿部挂件
失眠一个星期的话,那真建议楼主带室友去看医生
不过,谁能给我介绍下4楼?

10l 优惠
楼上,4楼的兔子大大是美食区的名人
他发的各种美食评论帖和各种食量帖非常的,嗯,折磨
你知道天天在饿和饱之间来回跑是什么感受吗????

11l good
10楼的亲说的很形象了……
啊,不行,我不能想,我不想再吃了!!!

12l 不吃甜点
对,兔子大大发的帖真的很……
啊啊啊我真的不吃甜点啊……

13l 吃甜点的兔子
诶,大家原来是这么抗拒我的帖嘛
我原本打算今天发新帖的,看来只能放弃了啊,嘛

14l good
啊啊啊😱
兔兔兔子大大!!!!
我错了!!!!
求新帖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马上去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
兔子大大!!没有新帖我要死了QAQ

15l 不吃甜点
兔子大大!!!求原谅!!!
求新帖啊!!!
我我我我,我是个傻子,大大不要把我说的当人话!!!

16l 牙科学
哇,楼上的两个好疯狂啊
兔子大大威武霸气!(递茶🍵)
话你们谁还记得这帖是干啥的

17l 优惠
兔子大大原谅我!!!!!
我我我……没有我了!!!
(我记得)

18l 夏尔美
楼上的有罪(点头)

20l 优惠
对对我有罪
(躺平任踩踏)

21l 吃甜点的兔子
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继续谈楼主的问题吧

22l 已经不是你
兔子大大完美的无视了楼上啊
不过还是谈楼主的问题吧
首先我们要知道
本病可由精神压力大,社会心理因素,慢性疾病等引起。
失眠按病因可划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类。
1.原发性失眠
通常缺少明确病因,或在排除可能引起失眠的病因后仍遗留失眠症状,主要包括心理生理性失眠、特发性失眠和主观性失眠3种类型。原发性失眠的诊断缺乏特异性指标,主要是一种排除性诊断。当可能引起失眠的病因被排除或治愈以后,仍遗留失眠症状时即可考虑为原发性失眠。心理生理性失眠在临床上发现其病因都可以溯源为某一个或长期事件对患者大脑边缘系统功能稳定性的影响,边缘系统功能的稳定性失衡最终导致了大脑睡眠功能的紊乱,失眠发生。
2.继发性失眠
包括由于躯体疾病、精神障碍、药物滥用等引起的失眠,以及与睡眠呼吸紊乱、睡眠运动障碍等相关的失眠。失眠常与其他疾病同时发生,有时很难确定这些疾病与失眠之间的因果关系,故近年来提出共病性失眠(comorbidinsomnia)的概念,用以描述那些同时伴随其他疾病的失眠。

通过以上,我建议楼主问问室友最近受啥刺激了没。
然后,医院是要去的。
ps兔子大大求新帖啊啊啊啊啊啊
pss兔子大大你的帖是我的动力啊啊啊

22l viper
刚想说楼上老实人
然后看到ps
嗯,楼上说的好,好极了!
兔子大大求新帖啊啊啊啊啊啊
最近实在不知道吃啥了……

23l 吃甜点的兔子
哦哦哦,原来失眠病因这么多啊
有意思
不过除了去医院就没其他方法吗?真无聊

24l y
兔子大大又一次……
不过,我还是要说!

我觉得除了去医院还有其他的方法!
敢问楼主和室友啥关系??

25l fashion
楼上你问他们啥关系干什么?
不过楼主是掉厕所了吗?
这么久都没出现

26l 哈哈hi
掉厕所+1

27l y
回复25l 我问他们关系出方法啊
如果是恋人的话就好办了
他们睡前可以

28l 啊牙
滚床单?

29l 先知
楼上怎么这么污
不过我喜欢hhhhh

30l y
我可没说滚床单啊
我是说可以给个晚安吻什么的,唉呀我这么纯洁,怎么可能出那么污的注意
(滚床单不能天天用啊,诶嘿)

31l 啦辣椒
晚安吻可以啊
不仅能让人感到安心,还舒服
多浪漫啊
(滚床单,越滚越兴奋,失眠加重,诶嘿)

32l 已恁
我也觉得晚安吻是好主意(严肃认真脸)
兔子大大你觉得呢?

33l 吃甜点的兔子
嗯?你猜啊

34l 吃瓜
怎么办(捂胸口)
我被兔子大大这句话苏到了

35l 优惠
楼上你走!
大大看我看我!!

36l 楼主 别激动
大家,大家有什么方法?

37l 咋样呢
惊现楼主!

38l  ime
方法,嗯,建议滚床单(划掉)晚安吻。

39l y
建议晚安吻

40l 已恁
建议晚安吻

…………

高杉一拉开门看见的便是恋人坐在窗台上荡着脚丫,抱着手机哈哈哈哈哈哈大笑的样子。
“晋助!”神威把手机随手扔到一边,一眨便蹦到了他身前。
“嗯?”他伸出手环住神威顺便稳住对方由于冲力而不稳的身体,近些日子神威在他面前越来越不控制自己的力道,仿佛把他扑倒在地上是件令他愉快的事情一般。
“因为晋助都不陪我打架啊。”这种话,高杉自己都想的到。
“晋助”神威又叫了声,伸出手环住了他脖子,“我今天看到很有意思的话。”神威说。
“嗯。”高杉思考了一秒要不要问是什么话,但实际上神威并没有给他思考的选择,他用手把高杉的头往前压了压,啪嗒一下甩了他一个吻,然后扑到了床上,“晋助,晚安~”他眉眼弯弯,呆毛在头顶绕了一大圈。
高杉笑了,走到床边,给他拉上被子的同时在他的额头留下了印记,“小鬼,晚安吻的话,这里比较好。”
也不管神威继续说了什么,捡起神威扔到一边的手机,留言关机一气呵成。
转身果然看见原本躺下的人站在他面前,“晚安吻不够。”对方说。

…………
46l 高杉不是树
建议晚安吻
……
52l 吃甜点的兔子
建议晚安吻

――――――
诈尸啦

太久没写高威,写的不太好也不怎么满意,嘛,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今天摸的鱼,时间全部费到了哒宰身上,我盯了哒宰的官图无数次,愣是没搞懂他毛究竟是怎么回事……无论是草稿还是后面勾线都在不停研究他的毛……
唉嘛,哒宰,越画他越感觉画不帅啊,他头发一定是原因……还有眼睛,怎么感觉不画瞳孔更好看……大概是由于我不懂他我不懂(=_=)

这图大概就是我画的时候内心活动,看见哒宰一脸嫌弃 (′~`;)
多练几次线稿,我估计就会想上色了吧。

【优吉欧】shine(07/无差)

07.village
在这之后,在通往优吉欧所居住的村庄的道路上,两个人轮流扛着灰色的斧头,迎着余晖大步走着。心情似乎不错的优吉欧一路上说了不少事。比如前任的加里塔爷爷是多么厉害的刻痕手,对他又是多么照顾。再比如村子里的那个轻年去了镇上带回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以及,村子很多人认为他的天职轻松,而他自己对这种看法的不满。桐人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发出几句声音,表示自己的赞同。
在这森林小道的尽头,桐人能看见一间棕色小屋,越过小屋便是一大片青色的麦田,瘦弱的麦穗随风摆动着。这个小屋大概就是储物间了吧,放农具什么的。优吉欧在他开口确认前走到他的前面,打开小屋的木门,桐人探头看去,很容易的看到里面就摆放着几把普通的铁斧,一两把柴刀,几个竹篮,还有些绳子和大小不一的皮革包什么的。优吉欧直接把龙骨之斧放在屋内空着的地上,啪哒一下关上房门,不,比起关上说拉上比较合适,因为他并没有给门上锁。
“诶?不上锁吗?那把斧头很重要吧?”
优吉欧睁大了眼睛,“上锁?为什么?”
“诶,怎么说呢,那个……你不怕被盗吗?”
优吉欧笑了,“那种事情没人会做的啦。再说,能够打开这间小屋得人也只有我。偷盗什么的,可是被中央教会列为重罪的。”
看来这是被禁止了的,桐人想,中央教会大概是类似于中央管理系统的吧。可能也有什么不能杀人的规定。
不过这样的话,“啊嘞,优吉欧,既然没有盗贼,那村里的卫士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优吉欧用无奈的眼神看着他,答到,“这不是明摆着吗。为了保护村落不被暗之军势侵袭啊。”
“暗之……军势……”
“看,”优吉欧抬起右手,为刚摆拖树枝的桐人指明了方向,那是在他们面前麦田尽头的村落的另一头,连绵起伏的纯白山脉张牙舞爪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那就是终结山脉,在那山的对面是索尔斯之光无法照耀的暗之国度。听说即使是白天,天空也被黑色的云层覆盖,天之光红的就像血液一样。不管是地面,还是树木,都像焦炭一样漆黑……”
“而且,”优吉欧声音微微颤抖了起来,“……在暗之国,都是哥布林、兽人等被诅咒的亚人种,还有许多恐怖的怪物……还居住了乘坐黑龙的暗黑骑士。当然,守护山脉的整合骑士会提防他们入侵,不过偶尔还是会有漏网之鱼从地下洞窟穿过来到这边……”优吉欧的眼里的光微微变弱了一下,“依据公理教会讲述……在每一千年才会有一次的索尔斯的光芒暗淡时,暗黑骑士会率领暗之军势一起翻越山脉攻打过来。在那个时候,村里的卫士,以及城市里的卫兵队,还有在央都的帝国军都要在整合骑士的率领下与怪物们战斗。”
优吉欧说完偏过头,对桐人问道,“在村落,不管多小的孩子都知道这些啊,桐人你居然连这都忘记了吗?”
桐人感觉自己额头上仿佛凝结了一个大汗滴,“嗯……嗯,我感觉好像是听过……不过,细节方面有点模糊了……”
似乎是相信了桐人的说词,优吉欧露出了笑脸,点了点头。
“果然,这个至少还是有印象的嘛。”
“嗯,嗯,是呢。”桐人随声附道,想着赶紧从这个话题转移,于是指向了近处。
“那个就是露莉德村吧?优吉欧的家在哪个地方呢?”
“啊,正面看见的是南门,我家在西门附近,从这里是看不到的啦。”
“唔,这样啊,”桐人又仔细看了看,对其中高耸的塔猜测到,“那个塔楼,是修女……阿萨莉亚的教会?”
“是啊。”优吉欧肯定道。
“感觉……比想象中要气派啊……”桐人看着塔楼顶端的十字和圆形相结合的标记,“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住吗?”
“放心吧,”优吉欧拍了拍他的肩膀,“阿萨莉亚修女是个很温柔的人。”
桐人点点头,心中设想各种情况,怀揣着莫名的不安,同优吉欧一起穿过了架设在狭窄水路上的布满青色的石桥,走进了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村庄。

桐人坐在柔软的床铺上,眼前站着一位看上去十二岁左右的少女,少女身着白色衣领的深色修道服,亮茶色的长发垂至腰间,与发色相同的眼睛颇有活力的转动着,可惜她开口便完全换了一副模样,“如果天气冷的话就请到更里面的屋子吧。由于祈祷时间是早上六点,所以早饭是七点开始哟。不过你也应该要来看看祈祷,尽早起床吧,还有熄灯之后是不允许外出的,要注意哦。”成熟的不像样。
桐人抱着她刚刚抛过来的枕头和毯子,一脸微妙的点了点头。
这位名为赛卡尔的少女,是住在教会中学习神圣术的见习修女。大概是由于担任了照看其他住在教会中少年少女的职务,对桐人说话的口气带着些长辈的关怀,这让桐人不禁想笑。
“那,还有其他不明白的地方吗?”
“没,没有了。真是麻烦你了,谢谢。”
“那,晚安吧”
塞尔卡的表情略微柔和了些,不过很快又皱起了眉头。
“――关灯的方法知道了吧?”
“知道了。晚安,赛尔卡。”
少女这才点点头,将那显的有些大的修道服摆动起来,走出了房间。
待她的脚步声渐远,桐人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桐人现在所居住的地方是村子里教会二楼的房间,是平时不怎么使用的小房间,放置着基础的床桌椅和衣柜。
回想起他和优吉欧一起进入村庄的过程,他不知道该哭是还是该笑,无论是守卫还是老人听到他是贝库塔的迷路人后,看像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即使先前再怎么怀疑,在听到这个词后,都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桌子上甚至还放有一位老妇人,听闻后含着泪塞给他的苹果。
等他们到教会时太阳已经收起了光辉,优吉欧敲开门,一位完美符合修女这个词给人印象的女性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她就是修女阿萨莉亚。这位修女比桐人想象中还要快的接纳了他,并且还为他准备了饭菜。
和优吉欧约定好明天再次相见后,桐人便正式的进入了教会中。又独自经历了一系列的试炼后,桐人总于迎来了解放,成功的关好灯躺在了床上。
他又回忆了下进入村子后遇到的各种人物,仔细思考后,下了这样的结论,村子里的人都是npc,玩家只有他一个人。
这个事实让他感到惊讶,再一次对拉斯的技术感到震惊。
继续思考是思考不出什么,他想,大概今后好长时间都要待在这个世界里,不该说他现在只想待在这个世界里比较好,这里有太多他感兴趣的东西了。
必须给直叶她们说一声才行。
他调出了自己的状态窗口,点下了logout。
比较幸庆的是,他事先就被告知,在他们登入后,为方便他们行动,就将fla机能进行了调整设定,他在这里度过的半天在现实中大约是半个小时左右,现在他趁这时登出也不会对自己在这里行动造成影响,当然,在现实中的夜晚到来时这里也将会是黑夜两者的时间流速又会调成一致。
他带着微笑,在一片电子光芒中闭上了眼。

――――
这章拖的有点久……
呃,我尽力了……原作的各种设定开始看着有点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