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高威】自未来

【高威】自未来

假设圆满结局后设定
交往前提
穿越梗
高威only 努力傻白甜

睁开眼的一瞬间,神威便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在了什么样的地方。
说来也是奇怪,在他闭眼前还是窝在自家恋人怀里,呆毛蹭着对方脸颊入梦,可一睁眼怎么就成了站在尸体遍布的战场了呢?
他想不明白,看了看身上穿着的和恋人同款的纯紫色浴衣样式的睡衣,抖动了下呆毛,头也不回的张后一拳击飞了偷袭过来的不知道是哪个星球的丑八怪,弯起了嘴角,“嘛,看起来挺有趣的嘛~”
他随手抽出了一把不知道是谁的武士刀,起手刀落就是血肉横飞。虽然他并不常用刀,不过看多了别人用,偶尔也想试试。
等他跑到了战场的中心,便开心的扔掉了那把不顺手的刀。
“果然对夜兔来说还是伞比较好嘛。”不过很可惜没有伞啊。
可夜兔就是夜兔,有没有武器都不妨碍神威斩杀。
他早就看出来了,他现在在的战场是地球人(似乎是武士)和宇宙其他星人的战斗,由于恋人是地球人,而且自己长的也偏地球人,所以理所当然的开始笑着像砍西瓜一样手撕那些不和他审美的丑八怪了。
“我们有这么个厉害的人来着吗?”来自被助方疑问。
等高杉带着他的队从战场一边杀过来的时候,神威正把手从一个长着马脸的天人胸膛里取出来,他身边几乎已经没有活着的天人了。被帮的武士们看着到的援军才真正的松了口气,他们这次是跟桂小太郎不过被敌人打散了,桂也被引到其他地方,原本都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决心了,却被突然冒出来的神威给打懵了,现在看见熟悉的高杉才安下心来,毕竟神威杀敌的样子看着让人内心发毛。
“啊,是晋助~”神威眯了眯眼睛,“不过果然有些奇怪啊~”他甩了甩浆在手上的血,由于长时间的战斗并没有甩掉,这让他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高杉没有掩饰打量他的眼神,眼前的少年和现在的自己大概差不了几岁,一头橙色的长发垂在脑后(睡觉的时候被人弄散的),白皙的过分的皮肤,一身浅紫色的浴衣上被溅上一道又一道的血迹,血的红色和着他的笑容有种异样美感。
高杉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可那声晋助却让他感到熟悉万分,看到对方满手血污竟下意识的翻出自己带着的手巾递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要是不给手巾下一秒自己的手或者衣服就要遭殃了。
“啊,3Q,晋助~”少年高兴的接过,两三下就把一张白布染成了红布,“啊啦,脏成这样了。”他歪了歪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高杉,高杉淡定的吐出两个字“扔了。”
“哦~”红色的布飘落在地上,“呐,晋助,这是哪啊?”他笑着问,“战场。”高杉选了这样一个答案,然后少年笑得更欢了,“是这样来着吗?”他突然发力,右脚支撑着身体,扫向了高杉,高杉向后一跃,堪堪躲过。
“既然是战场没有战斗说不过去啊~而且这种机会可难得嘛。”这种和他原本不可能见到的状态的人战斗的机会。
感受到神威货真价实的杀气,高杉也没有怎么犹豫,便拔出腰间的打刀,和突然发难的对方交起了手。
交过几招才发现对方的实力真的是不一般,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的战斗习惯似乎也是有所了解的样子,有一种轻微的被压制的感觉。
这让他很不爽,不由的想要使出全力。
“哇,这谁啊!敌人吗?”冲出去的桂终于又冲回来了,原本是回来救援的,却没想到看到了高杉和一个陌生少年在对打。
“哦,这不是那个啥,哦!高杉的女朋友吗!”银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拍了拍桂的肩膀,“肯定是高杉逛花街的事情被人家知道了,你说是不是啊,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桂转头一脸惊讶的看着从另一个地方带人赶过来的坂本“是这样的吗坂本!那个晋助居然有女朋友,啊,果然是应该让他买十箱养乐多庆祝下啊!”
“不,假发,十箱太少了!应该买二十箱!”坂本一脸欣慰的说。
“……你们是怎么看出他们是男女朋友的啊。而且那是个男的……”来自队员的吐槽。
看回神威和高杉。不得不说,现在的高杉和神威实力差距还是有好一些的,神威一个手反打掉了高杉的刀,一把抓住刀柄,高杉原以为他要把刀架到自己脖子上,结果少年转身一把将刀掷了出去,刀一下子就将刚站起来的天人刺了个透心凉。
神威笑着走过去把剑拔了出来,甩了甩剑上的血污,“啊,不小心就杀了只老鼠呢。”笑容天真无比,要是背景能换一换就更合适了。
他提着刀,悠悠的走到高杉身边,“武器可是要拿好啊晋助,”他伸出一个手指在面前晃了晃,“很危险的哦~”
高杉内心是复杂的,但表情还是装逼的一脸淡定,接过刀转手就插入刀鞘。
“哦哦,矮杉果然输了,坂本快给我三百日元!”
“不,银时你刚刚赌的是他赢,我才是赌他输的!”
“假发你别扯蛋,银桑我从来都没赌过他赢,怎么看那个混蛋都只有输的份。假发明明你刚刚才说他肯定会赢的。”
“不是假发是桂,银时我从来没说过那种话,高杉那个只会装逼的混蛋怎么可能会赢呢,肯定是坂本说的!”
“不不,我没有,我顶多说该给他喝养乐多了,他没能量了怎么可能赢嘛。”
“说的对,果然是需要养乐多啊……假发快把你的养乐多给我!”
“不是假发是桂!养乐多……”
高杉拼命的让自己保持帅气的人设,奈何背景音太吵,而面前的人一个劲的笑着往后看,让他如何都撑不下去。
他缓慢转身,露出和善的笑容:“今天,没有养乐多了。”
同窗听闻如同晴天霹雳,一秒站到他身边,拉出正经严肃的表情,“高杉干的很漂亮!这小鬼完全不是你的对手(以下省略一千字)”
等他们吧嗒完了,终于想起了该问的问题。
他们把目光转向了一直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们的少年。
“喂,那边那个,对,说的就是你,”问话的人是银时,“快实话招来,是不是你拿了高杉的养乐多!”
高杉友好的眯了眯眼睛,银时被拖走了。
“咳咳咳咳”银时从地上站起来,继续问到“快实话招来,你是谁!和高杉是什么关系?快说!这关系到十,不二十箱的养……”银时被拖走。
“我吗?”神威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人一致点了点头。
“我啊,我是神威,然后,嗯……”他笑着看着高杉,“是晋助的恋人哦,未来的。”
“哦,原来你是神威啊,高杉的恋人……诶!!!!真的是女朋友吗?!”
高杉懵逼。
他的战友却开始了欢呼,“二十箱养乐多!”

“呀,真没想到高杉居然真的是逛花街被女朋友知道了啊……哟哟哟哟,居然脱单了,没看出来啊~而且对像还那么好,可以啊,高杉,不买四十箱养乐多说不过去啊。”
“……”不是二十箱吗?!
“要告诉我们嘛,好好对人家啊,高杉,不买四十箱养乐多说不过去啊。”
“……”我也才知道啊!
“所以说不是叫你不要去逛的吗,高杉,不买五十箱养乐多说不过去啊。”
“不是四十箱吗?!”……
“四十箱养乐多!”他的战友开始了新一轮的欢呼。
“啊,晋助,别忘了还有我的十五桶米饭。”正在喝他带的养乐多的神威这样说。
“……”

高杉看着窝在他旁边被子里睡着正香的人表示心情烦躁无法入眠。
于是他从被子里爬出来,披上外套来到长满杂草的院子里,盯着月亮开始了他文艺青年的沉思。只可惜他沉思了没到一分钟就被现在睡在他旁边的那个人打断了。
“啊,晋助是在夜游吗?”月光下的少年笑的一脸无邪。
“……神威。”高杉迟疑了一瞬,终是选择叫了他的名字。神威穿着他的浴衣,差不多的身高,可神威的骨架比他小了一码,浴衣穿在他身上大了好一些。这大概就是男友衫的感觉?不不,什么男友衫……
高杉摇了摇脑袋,神威疑惑的歪了歪头,眼睛眨了眨,高杉突然觉得这样有些孩子气的神威有些可爱,然后他再次摇了摇头。
“啊,”神威右手握拳敲在了左手的掌心上,“晋助是不是觉得今天的事不可思议?”
他凑到高杉眼前,用带笑的声音说,“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啊。”他向高杉伸出手,高杉奇妙的没有产生抗拒心理也就由他去了,微凉的指尖覆上他的左眼,轻轻碰着,顺着他的眼线描绘了一圈,“晋助的这只眼,居然不是写轮眼。”
“……”
“开玩笑啦,”他收回了手,两只手背在身后原地转了圈,然后又把视线投在高杉身上,“我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晋助,说实话,有点吃惊。”
“不过,”他的眼里仿佛有星光,蓝色的瞳孔里映着的全是他,“真的很高兴哦。”
“是吗?”
“是真的啦,我可不会对晋助说谎。”他眉眼弯弯,在夜风里对他这样说。
高杉忽然笑了,想不明白的事情有太多,比如老师,比如未来,又比如此刻满足的心情,这些事情是他怎么沉思都得不到答案的,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在这个时候故意折磨自己呢?
风吹的又大了些,将整片夜空的云都吹散了。
“呐,晋助,你不觉得冷吗?”神威看着穿着薄衣的人,虽然他自己穿的比对方更少,不过在他心中,对方身体总是比自己差的。
“你觉得冷?”
神威还没来得及摇头手就被牵了起来。
“那,就回去吧。”
“诶?不夜游了吗?”神威回握住了那只比自己温暖的手。
“你想?”高杉笑着看着对方,伸手揉了揉早就想揉的头发,内心感叹手感顺滑。
“嗯……不,还是不了,现在去厨房好像也没有米饭了。”神威看向高杉,“晋助,明天早上我要二十桶米饭。”
“……”
“你会给我做的吧?”
“……嗯。”
“太好了~”
他们钻进被褥,高杉闭上眼,却又听见了旁边传来响声,他睁开眼,对上对方湛蓝的瞳子,嘴唇有轻微的触感。
“晋助,晚安~”
高杉看着对方顶上愉快晃动的呆毛,最终还是爬起来凑过去吻了吻对方的脸颊,吻完后快速窝回去,闭上眼睛。
“晚安。”
这次他睡的很快,意识消失前仿佛还听见对方往自己这边挪动的声音。

“啊,笨兔子终于睡饱了吗?”余光里出现了一角紫色的浴衣,金色的蝴蝶舞于其上。
他眨了眨眼,意识仍然有一丝浑浊,大概是被对方宠出的坏习惯,这样想着,他干脆从被子里伸出了手。
高杉见了,不由笑了,刚伏下身子,神威的手就环了上来。
“怎么,是还要赖着不起来吗?”呼吸扫在他敏感的皮肤上,让他不自觉的蹭了蹭对方的肩头。
“怎么会嘛,我又不是小孩子。”
“哦,明明就是个小鬼。”高杉抱着神威换了个姿势,让他完全窝在自己怀里,一只手搂着恋人的腰,一只手揉着恋人的发。
“那晋助你这个大叔不是老牛吃嫩草了吗?”神威靠着他的胸堂,笑的一脸天真。
“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草,”他看了他一样,“太嫩的草我也是不会要的。”
“诶~是吗~”
窗外的风吹了进来,带着几片樱花,撒在了地上。
神威的手移了个地方,手指触上了没有用绷带遮住的左眼,那里空空的,是他熟悉的触感和温度。
“怎么了?”
“唔,”神威想了想,“我好像做了个梦。”
“嗯。”
“是关于晋助的。”
“是吗?”
“是啊,关于晋助说要给我做一辈子的米饭的事。”他说的一脸认真。
高杉听了笑了,“果然是笨兔子,这可不是梦。”

啊,现在可以想明白,其实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不过是关于我的未来里将有你这样简单的事情。

――――
咸鱼太久……虽然这篇在脑子里想了好久,可惜一直没有动手,现在两天撸完这篇感觉自己还是咸鱼……
高威萌啊!!可惜粮少,只好自割大腿肉……
亲们一起产粮吧!!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