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刀剑】落樱绯雨

cp:安清
私设有
历史梗有

庭院里的樱花开了,江户的樱花总是这个时节最为艳丽,近看是白色的花,远远看去却是一片绯色。
他听冲田君说这是垂枝樱花,说是在开花前期枝条都是向上长或者伸展开来的,但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小枝叶便会下垂,形成垂柳状的樱枝,等花开的时候,就会像一个垂帘一般,给人宁静淡雅之感,是非常美丽的樱花。他记得说这些的时候,冲田君还能站在院子里,拿着竹刀,做着挥刀练习。虽然那个时候已经入冬,但是冲田君的脸色确不会像现在这般苍白。
虽然,白色的雪里的红色的血,十分刺眼。
冲田君喜欢坐在走廊上,偶尔会把他拿出来擦拭,更多的时候喜欢看着天空发呆。冲田君是个温柔的人,从以前开始就招小孩子和老人的喜欢,所以每当他发呆的时候,照顾他起居的老人都会给他沏上一杯热茶,放上一碟羊羹,冲田君总是会笑着接过,然后喝上一口,有时他会在这个时候问,
“近来的战况……如何?”
老婆婆摇摇头。
“有近藤桑的消息吗?”
老婆婆仍是摇头。
“那……土方桑呢?”
终是沉默。

“组里的大家……不知道还好吗……”
他总是看着天空这么喃喃。
落日撒在他身上,分外寂寥。

安定还记得以前这个时节,屯所里的樱花开的也艳。那么大的屯所里,全被樱花的气息笼罩,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樱花的影子,风一吹,花瓣便会如雨而下,漫天飞舞。
清光曾告诉他说,在最开始的时候,冲田君还和土方先生为了种山茶还是种樱花而争执过。
安定没见过他俩人的争吵,他的记忆里有的不过是两个人在盛开的樱树下饮酒赏花。
那个时候,土方先生还会呤一两句绯句,而冲田君则会安静而认真的听着。
屯所里也会开赏花会的,安定喜欢赏花会,因为这种时候,无论是冲田君还是清光,都会露出好看的笑,大家,都是笑着的。
可是现在再也没有赏花会了。
无论是冲田君还是清光,都不会再露出那样的笑了。

安定在傍晚的时候坐到了走廊上,这个时候冲田君好不容易进入了梦乡。大概是由于春夏的交替,安定这样对自己说,所以冲田君才会咳得厉害,因为这个时候人的身体弱。一定是这样,他想。
可这种想法却轻易的被盛开的樱花动摇。
樱花开的很艳。
就连落下的花瓣都美的让人失去言语。
现在不过才是春意最盛的时候。
天红了起来。
屋子里,又传出压抑着的咳嗽声。
安定跑了进去,果然又看见冲田君坐起身子,微躬着背,半伏在还没捂热的被子上,一声又一声,从破败的身体里溢出残音。
安定伸出手,却连他的在空中飘起的发丝都碰不到。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他不过是一把剑。只不过是一把有了自己意识的剑,说好听点,不过就是剑灵。
啊,究竟和人不同。
无法碰触,只能单方面的看着。
无论是声音还是动作,都传达不到。
什么都做不了,这是最让他痛苦的事,无论是对冲田君还是清光。
屋外忽然吹起了大风,几片花瓣被带入,悠悠落在月白色的被褥上。
“啊……原来樱花已经开了啊……”
冲田君近乎喃喃的低吟。
他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慢慢的走近衣橱,伸出手,却没有将它打开。
他又走向放置安定的刀架前,只是静静的看着。
看了许久许久。
衣橱里有那件浅葱色的羽织还有新式的制服,这些安定是知道的。
冲田君又躺下了,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衣橱里的那件浅葱色羽织,安定记得是近藤先生特意准备的新的,而那件黑色的洋服,则是土方先生放入行李的。
可自从来到浅草,冲田君便再未穿过这两件衣服。
所以安定,就没有再换下那件羽织。
但是,他却为清光换了。因为这样,才算完整。
折断了的加州清光,还被好好放在仓库里。
冲田君真的是很温柔的人。
每当看到清光,安定就更加这样认为。
加州清光,还在这里。
只是他不再被挥起,不在说话,不再呼唤自己的名字而已。
但是他还在哪里。
还在,自己可以碰触的地方。
安定为他换上了洋装,黑色的衣服和他白色的皮肤很配。
虽然已经过了冬天,但安定仍为他围上了围巾,是和他瞳色一样的红色。
然后为了和他相配,自己也围上了一条。
清光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所以安定认真的每天帮他梳理头发,这样无论他哪一天哪一个时候醒来,都是最美的。
以前,冲田君带着他四处询问是否能修好清光的时候,他便一直觉得,清光还能醒过来。
或许是在漫天白雪的冬天,又或许是在蛙声不绝的夏天。
抑或是……
他轻轻为清光梳着头发。
清光的头发很黑,比最深的夜色还要深上几分。
那么黑的头发,摸起来却意外地软。
他把发丝铺在掌心,月光反射出的光芒让他的眼睛有些模糊。
他用清光常用的梳子,一点一点,为清光梳好头发。
清光仍闭着眼睛。
他忽然想起,在以前他也像这样为清光梳过头发。
那个时候,清光看着盛开的花,叫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他在梳好后,站在樱树下,把花别在发间,笑着问:
“可爱吗?”
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
安定吻了吻清光的额头,把脸埋在自己构成的阴影里,默默地想着。
屋外,有只猫在叫。
安定也躺了下来,他握着清光的手,嗅着花香,躺在离清光最近的地方。
“……有一点冷。”

第二天,冲田君起得很早。
今天的风,比昨天的风更大。
冲田君披着一件外衫,拿了竹刀,却没有挥动它。
他在走廊坐了好长的时间。
长到安定觉得一切都不会再变。
但他却还是起了身,慢慢的,走到了树下。
樱花的花瓣,铺了一地。
白色的花瓣上,血红的晃眼。

“安定,起来了。”
“啊……”
他看向屋外。
“呐……樱花,开了呢……”
屋外,忽然,吹起了风。

end

花丸入坑,原以为动画播出时,粮会很多,结果……只有自割大腿肉……
想着写写,结果写出了这么篇带刀东西,相信我,我其实更喜欢糖的!
字数少啊……大概是由于太懒太久没写东西的原故吧……
总之,希望能看的开心。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