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奇杰】彼方之声

城堡里有鬼系列
彼方之声
我想把声音传给你,我的朋友。
_____
他能听见声音,细碎的,如同哭泣的声音。
看不见其他的任何人,他伸出手,空气在指缝中穿行。
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应该向什么人开口。能呼唤的人,有谁?
他歪着头想了想,最后闭紧了嘴唇。
啊,是的,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没有其他的人。
只是,我又是什么呢?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双细瘦苍白的手,他试图握紧,尖锐的指甲划破了皮肤。凝视着伤口快速愈合,他笑了。
“是的啦,我是吸血鬼。”
所以我才会在这个没有任何人的城堡。所以我才会是孤单一个。
所以……我才没有一个可以呼唤的名字。
他想,我是谁?
他蹲了下来,把头埋着。黑暗向他涌来,像是要将他吞噬殆尽。
扑天盖地的疼痛重新席卷向他。他只能更紧的抱住
自己。
只能等待一切的停止。
___
“小杰?”
起夜的时候听见了哭泣声,于是奇牙走进了小杰的房间。
他看见总是对他露出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的人此刻把自己抱成个团,紧闭的双眼不停的溢出泪水。
他一下子就慌了神,本能的伸出手去为小杰抹泪。但伸出的手却被小杰抓住了,小杰睁开眼茫然的看着他问:“诶?奇牙?”。
“你是做恶梦了吗?”他仍用另一只手去为小杰抹去脸上的泪。
“晤……不知道,好像我每天晚上都会这样。”
“啥?”奇牙惊讶的看着他。
“我也不清楚啦,我对自己的事有很多都不了解啦,我不是跟你说我差不多和你同龄吗?这是可以算真的啦。因为我只有十二年的记忆。而且前四五年还记的很模糊……名字什么的也是凯特告诉我的。”
“凯特?”
“恩,我父亲金的弟子,不过我觉得他更像我父亲啊……对了,我们现在住的这房子还有学校都是他安排的。”
“哦~”
“我其实不能算完整的吸血鬼啦,我是混血,所以很弱,而且说实话,我并没有吸过人的血。”小杰吐了吐舌。
“啊?”奇牙再次被惊到了,活了百年的吸血鬼居然没吸过人血,这怎么想怎么诡异。
“金他虽然是纯种吸血鬼但是我的生母似乎是人类呢。哦……直接叫自己的名字果然还是挺奇怪的吧?”
奇牙摇了摇头“我觉得挺正常的。”
“那就太好了。我并没有见过金,关于他的事我只是听米特桑和凯特谈起过。”
怪不得会叫金……,奇牙看着他坐起来问到“米特桑是?”
“米特阿姨,在这十二年把我养大的人。养大什么我说起也有点怪呢……不过这是事实,她的确是教育我的人,对于我来说她就是妈妈。米特阿姨是人类,我在几个月以前也一直认为我是人类来着。”小杰笑了笑。
“我可是会像奇牙一样成长的哦~等着吧,我身高一定超越你的!”
奇牙黑线了,这家伙居然还在纠结这个……
“奇牙的家人是什么样的人啊?”
“啊……都杀手啦,哦,要除了妹妹亚路嘉吧,她出国留学了,我整个家里就跟她关系比较好呢。”
“有机会的话真想见一见呢。”
“肯定会见面的啦。”奇牙拍了拍小杰的肩“现在,我们得睡觉,明天还得去学校呢。”
“嗯!”小杰大声应道,然后拉这奇牙一起倒在床上。
“喂……”
“奇牙晚安~”这句话让奇牙把一切想说的都吞进了肚子。
“晚安。”
剩下的夜里,奇牙没有再听见哭泣声。
学校生活是出乎小杰和奇牙想象的平淡,作为转学生的他们很快融入到同学中,特别是小杰,他的人缘好的出奇,在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几乎整个年纪的人都认识他并会和他打招呼。而奇牙倒是在女生中的人气居高不下,还隐隐有称霸的趋势。女生们认为他又酷又帅,能力强,成绩优秀聪明,体育全能,一头少见的银发夺人眼球不说,那张精致好看的脸那冰冷的气质,简直太要命了。而且这样的人偏偏还能那么细心的对待甚至是照顾人,当然,这里的“人”特指小杰,总之奇牙的饭有一大票。
奇牙在家族所接受的教育十分全面,可以说奇牙的知识量并不输给一个大学生。而小杰则正好相反,他并没有接受过学校的教育,所以在学习上偏科特严重,生物什么的能次次满分,而数学难以突破及格线。不过小杰不在意这些,而奇牙同样不在意。
对于吸血鬼来说,时间过于充足,学习什么的慢漫来吧。
平淡的生活虽好,但过久了还是会腻的。所以他们隔三差五就会去寻找一些有意思的地方。
他们有这同样的冒险精神,对未知的渴望与好奇让他们一次一次走进了山林。
最初是小杰带着奇牙去看他所发现的所知道的难以看见的景色。午夜盛开的月映花,瀑布下只有一只眼睛的鱼,长在树顶的会叫的叶子,在朝阳下起舞的蓝色蝴蝶……
小杰总是认真的为他介绍,在他笑的时候露出满足愉快的表情。小杰热爱着自然,他希望能把自己所见的同奇牙分享。
而奇牙则会带着他去探险,他发现小杰和他是一类人,对危险的事物有这好奇心,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小杰比他更享受危险。
危险的感觉,有时却像是活着的感觉。
他很高兴,因为他们的相同而不同。
这个星期,他们把视线放回了学校。
“学校七大不可思议?听起来挺好玩的,让我们来破解吧!”他们如是说到。
___
“啊啊,真是无趣啊!我还以为会遇到什么好玩的东西,结果都是些什么啊……”奇牙望着天空抱怨,“什么怪谈啊,完全都是乱传出来的嘛!”
“不是还有最后一个吗?奇牙别这么丧气嘛。”小杰拿出他们的便当,利落的摆在面前。
“好吧,我就勉强期待下吧。”他先打开小杰的便当后在开自己的,抬头看了看天空里火红的太阳又把目光移向了小杰。对面的男孩带着灿烂的笑容,拿出贴身放着的玻璃瓶,倒出几颗红色小丸然后吞下。
“我真搞不明白,你明明应该不喜欢太阳啊,为什么还要跑到天台来吃午饭啊?还有你每隔几天吃的这个红色的是什么啊?”吸血鬼不是都怕阳光吗?
“我是混血嘛,所以阳光对我来说是无害的,我很喜欢太阳的。”他伸出手像是要碰触那遥远的赤日。“温暖,强大,很厉害啊。”
“……感觉有点微妙啊。”从一个吸血鬼嘴里听到这种话,真是想都不会想的好吗?
“这个是血凝丸,是金和凯特研究出来的血液代替品。我吃了好多年,米特桑一直告诉我那是糖来着……”
“……”
“那我们放学后就去破最后一个鬼谈吧!”小杰一脸兴奋和奇牙的无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是最近才兴起的鬼谈,说是最近,其实也有一年的时间了。
第一个经历者是一个高年级的女生,因为不舒服而在校医室休息到黄昏。在出医务室时听见了人声,然后看见不远处淌血的骷瘘。后来这样的事经常发生,以至于没有人敢在校医室留到太晚。
“这个肯定又是某个人的恶作剧。”奇牙双手插在裤袋里跟在小杰身后,走在去校医室的搂梯上。
“这可说不定啊,还有一层就到了。”
小杰踏上这距离目的地的最后一层阶梯时脸色忽然变了。他喊了一声奇牙,然后冲上了楼:奇牙立马跟了上去。
他看见小杰一把拉开了医务室的大门大声问道:“雷欧力,雷欧力在吗?!”
“雷欧力?这是谁?”奇牙确信,他们并不认识这个人。
“小鬼,没人告诉你这里不能大声喧哗吗?”剪着寸平头,戴着黑色眼睛,穿着白大挂的人拍了拍小杰的肩说,“而且应该是雷欧力桑才对吧?”
“你是雷欧力?”
“是雷欧力桑,小鬼。”男人露出不爽的表情。
“你听不到吗?”小杰问。
“听不到什么?”雷欧力感到莫名其妙。
“声音啊!明明……”小杰忽然噤声。
“明明什么?”
“没什么……”小杰低下了头。
“奇怪的小鬼,早点回家吧!”雷欧力拍了拍小杰的肩膀,“不舒服再来找我。”
“雷欧力桑,”他忽然抬起头,认真的发问“你为什么要成为医生呢?”
“啊?”雷欧力愣了,许久之后才答到“只是想而已那有那么多为什么。话说小鬼你还真有意思啊,叫什么名字?”
“杰`富力士。”小杰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小杰”,一旁的奇牙喊了一声,奇牙在走进这一层就觉得不舒服,总感觉那里不对,听这小杰和雷欧力的对话也是云里雾里的,最终忍不住开了口。
“奇牙,我们回去吧。”奇牙敏锐的察觉到小杰声音里少见的失落。
“嗯。”
“雷欧力桑,再见。”小杰冲雷欧力挥了挥手,拉着奇牙快步跑下了楼。
校园里几乎已经没多少人了,太阳被云层遮了大半,残存的光芒稀薄地盖在两人身上。
“怎么了?”奇牙还是选择问出口。
“我听见声音了。”小杰缓缓开口。
“啊?”
“是雷欧力的朋友,一直,一直,不断地再呼唤他的名字。明明在那么近的地方,明明那么用力在呼唤,明明在拼命传达……可是啊,雷欧力他听不见。”小杰看着地上的尘土,风将它们刮向天际。
“我想告诉雷欧力……但是果然,我做不到。因为,由我来传递就没有意义了啊……雷欧力是那么痛苦,而那个人也是那么痛苦……我了解他们的痛苦,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第一次感觉到无力。
“如果,凯特在,一定很轻松的就能解决。奇牙,我太弱了。”他说。而身边的风声呜咽着。
“觉得弱的话,那么,变强就好了。”奇牙淡淡的说到,“我也一样弱。”
“是啊。我决定了!我一定会帮他们的!”他冲奇牙微笑,眼里的忧愁一扫而空。奇牙也笑了。

“哦呀~”红发的男子从校长室的窗户望见了正走出校门的俩人,嘴角勾勒出戏谑的笑,用低沉的声音自语,“居然是混血种……呵,不知道能不能变强啊。”
“拜托你了,驱魔人西索。”年老的校长十分镇重的委托道。
“小事一桩。”
———
“知道吗?听说校长请来了驱魔师啊!”
“真的吗?我们学校真的有鬼啊!”
“真的真的,我的朋友是……”
第二天一早,奇牙和小杰便听见了这样的细小流语。
“奇牙,今天我想……”奇牙在小杰还未说完前就开口说“我知道,我会一直陪你。”
“嗯!谢谢你。”
“说什么谢啊。”
窗外的天空低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湿热的空气穿透每一个人,让人心烦,就像那不知何是会降临的危险。
偶尔传来的鸟叫,听上去如同啼泣一般撕心裂肺。
天黑得很快,不过是转眼间,黑暗就笼罩了一切。奇牙和小杰守在医务室的附近,掩藏好自己的气息,静静等待着驱魔人的到来。
“啊啊啊啊!!”痛苦的尖叫声传入了他们的耳朵。
“是他的声音!”小杰最先反应过来,他刷的站起来,“在操场上!”
“我们被摆了一道!”奇牙垛了垛脚。
“谁还在这里?”雷欧力刚一打开校医室的门就被小杰拉着奔跑起来。
“要快啊!”
“到底怎么了?啊?”雷欧力发挥全力才能勉强跟上小杰和奇牙,没人回答他,他只能怀着一肚子的疑或跟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声音,在不断的催促着他,快一点,在快一点,这让更加奋力的向前,他挣开了小杰的手,腿的知觉快要失去,仿佛除了奔跑他已不知道该如何行动。
此时的操场空无一人,正中心巨大的魔法阵发出的暗红色光芒刺痛着雷欧力的眼。熟悉的身影模糊不清,他看见逝去的友人冲他伸出手。
“雷欧力,雷欧力。”微弱的声音,带着浓厚的思念传入他的心中。
“啊……皮耶多。”他呆呆的应了一声,泪水早已布满了他的脸颊。
“太好了……终于传达到了,我的声音。”他似乎在笑,然后看着雷欧力拍打着阻隔着他们的透明结界,“没用的,雷欧力,我们好好说说话,时间不多了。”
“不会的!”说这句话的有两个人。
雷欧力看向了走到他身边的小杰,小杰跪了下来,用力将双手合十后再将掌心啪地按向了魔法阵的边缘。
他闭上了眼睛,开始咏唱“吾乃暗之主,夜之华,所有的星辰乃流火,所有的颜色乃幻影;吾乃空之力,声之源,所有的土地皆水华之形,所有的物体皆无身形;吾乃万物之灵……”随着他的咏唱魔法阵的光茫渐渐由暗红转向淡蓝,雷欧力碰着的那块结界已经破碎,雷欧力冲了进去。
小杰松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魔力,他并不是太有信心。
一旁的奇牙不断观察这周围情况,不安的感觉像无形的手抓住了他的心脏。
奇牙听见破空声。
“小杰!”他伸出已经变形的手想要挡下,但那个比刀刃还要锋利的东西穿透了他的掌心,一半没入了小杰的胸口。
“啊啊啊啊!”小杰的悲鸣和风声一起将他击的破碎不堪。
鲜血如同花朵一般,越开越大,小杰咬紧牙关,缓缓的将手伸向胸口。一半已经被染红的白色的纸牌被扔向地面。
“没事的,奇牙。”他向奇牙伸出手,但身体忽然凌空。
苍白有力的手锁住了他的喉咙。
“哦~居然没有死啊……那么,我再动动手吧。”红发的穿着小丑装的驱魔人,笑着注视着手中的猎物,看着弱小的混血男孩气息一点一点消散。
“小杰!”几张扑克牌让银发男孩跪倒在地,被射穿的小腿血肉模糊。
“嗯……不错啊……”他盯着快要失去焦距的金瞳,他在这双瞳孔里没有看见一丝恐惧,也没有丝毫哦憎恶,有的只是不甘,快要从眼瞳中溢出来一般强烈。
“可恶!!放开小杰!!”他看见用手支撑着已经失去大半知觉冲他怒吼的银发少年身上有微弱的典光。
心情大好,将手中男孩扔向了银发少年。
“你们,合格了。恭喜成为我未来的果实。”

___
西索饶有兴趣的看着奇牙把小杰努力搂进怀里,轻松跃到他们面前蹲下,看了看奇牙怀里的小杰。混血男孩胸口仿佛有一只狰狞的爬虫,玫瑰色的肢体不断扩大着,没有一丝要停止的迹象。银发少年遮掩不住的焦急被他尽收眼底。
“不用担心,他没死不会把你忘了,只不过我的魔力阻碍了他身体的自愈力发挥,等他醒来给他喝点人血就好。”他冲奇牙眨了眨眼,勾勒出大大的笑脸,“我叫西索,你们呢?”
“奇牙'揍敌客”,奇牙低下头注视着怀里的人儿,“和杰'富力士。”他抬起头直视西索问:“你说他不会忘了我,什么意思?”很怪,明明只要说没死就好,而且吸血鬼不是不死的吗?没死……难道吸血鬼也和人一样会死?开什么玩笑?!奇牙加重了手上的力量让小杰更靠近他。
“呀,看来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他微眯双眼,“嘛,反正我现在也挺无聊的,那么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吧。”他起盘腿坐在奇牙面前,用单手撑着脸。
“呐,你知道吗?混血种吸血鬼是会‘死’的,因为他们比起纯种吸血鬼来说弱太多,所以身体就有了自卫系统。其中之一便是‘死’,和人类一样经历死亡,虽然他们感觉的疼痛是我们的三四倍~因为他们天生的弱小,所有痛觉神经并不像纯种一样被舍弃,反而更敏感,但却用死来自卫,很有趣对吧~他们‘死’的时候没有任何方法能消灭他们。哦对了,差点忘了,吸血鬼可以消灭的,只要破坏到他们不能自愈。”他动了动手腕,看见奇牙警惕的望着他后又笑着继续“混血种的‘死’还会带来有趣的效果~那就是清除死前一切记忆,再次睁开眼就如同刚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就像是重生了一般,忘记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而且忘记的东西永远不会记起呢~多有趣,我原本还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呢。”他伸出手,奇牙紧紧的抱住小杰,死死的盯住他的手。
“啊啦,都说是原本啦。”他收回了手,然后扔下一张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可不要被我以外的人杀了。你们啊……现在还太弱了。得忍耐啊。”他的声音同他的人一起消匿在黑暗中。
“可恶……”指甲深入掌心,掌心的皮肉被他翻开了一层又一层。
与平时不同怀里的人冷的让他心痛,呼吸都变得困难。
“我只有十二年的记忆……”
“在哭啊……好像以前就这样……”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抖,风灌满了他的身体。
没有记忆,不知道原因的哭泣。
啊……是经历过多么痛苦的事,才让身体被印下了十二年都无法消散的习惯?
是要多么痛苦,才会在漫长的黑夜里一直哭泣不能安眠?
是有多么痛苦,连死亡也无法将其解脱?
“小杰……”他快要哭泣。
“我会保护你的。”
“绝对不会……让你忘记我……”
“小杰……”
黑暗掩盖了他眼前的一切。
___
眼皮感觉到的温度通过神经末梢传达到大脑,模糊的光感,柔软的触感。一点一点恢复的神智,最初的疑问不是这样哪里,而是__小杰怎么样了。
“啊……”喉咙有些干涩,但成功吸引了守在一旁的人的注意。
“奇牙?你醒了?太好了!”雷欧力看起来十分高兴。他又说了好些话,但奇牙并没有听进去。
微微一转头,小杰安静的睡颜便印入眼里。
比平时要苍白的脸色,让奇牙不由地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我为你们两进行了伤口处理,小杰的伤不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都还没醒。你们已经睡了一天了。”
“我们在哪?”他终于想起了这个在家训里被强调了无数次的事:明确知晓身边的一切。他看了看四周,电脑、台灯、书架,似乎是一间卧室“你的房间吗。”他用陈述的语气说道。
“啊,我家。嗯,我先去弄点东西来给你吃吧。”他从椅子上站起来。
“谢谢你,大叔。”
“这应该是我说的,”他仰着头看着天花板,“谢谢你们。”
门被关上,又被打开,再度被关上时已经进入了夜晚。
奇牙窝在被子里,用绷着绷带的右手轻轻碰触小杰的胸口。那里的一圈一圈的白色绷带让他有破坏的冲动。
“小杰……”他喃喃,一遍又一遍,不厌烦地咀嚼着这短短一的一个音节(Gon)。
___
“我是谁?”血的味道包裹着他。
“你是罪恶的不应该存在的最肮脏的吸血鬼。”不知从某出传来的声音。
“罪恶的……肮脏的……吸血鬼。”他重复,眼瞳里一片腥红。
“好疼……好疼……”尖锐的疼痛从身体的各个角落传来。
“救我……”
“你是肮脏的存在,连名字都不配拥有,这样的你,有谁能救赎你?你是违逆神的存在,有谁会来救你?看,你连能呼唤的名字都没有。”
“你是吸血鬼……罪无可赦……”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他拖着已经断掉的腿,一点一点爬到落地窗前,扒开窗帘。
一拳又一拳,直至碰触到那温暖的光。
既使手掌里插满了细小的玻璃碎片,即使焦灼感已经从手指开始曼延。
但是温暖的感觉让他感到舒心。
就像被拥抱的感觉。
___
“小杰!”他觉得自己一定又在哭了,要不然奇牙不会这样着急的叫他。但是这次并不像以前那样,永远记不起来的梦里的温暖似乎传到了梦外。
奇牙用完好的左手轻轻的一点一点的拭去他脸颊上的泪,“小杰,没事了。”
拥抱着他,奇牙重复道:“没事了。”
“奇牙?”他感觉奇牙将手放到他的后脑勺然后轻柔的发力。
眼前是白晰的肌肤。蓝紫色与红色的血管里血液不知停息的流动着,宛如白纸上用彩笔勾勒出的花朵,动人心魄。近在直尺的心脏勃动声敲打着他的理智。从伤口中散发出来的甜美鲜血的味道已经钻进了他的口鼻。他像是在一条被系在万丈高空中的铁索上行走的可怜人,手中持着的是快要断了的平衡杆。
“西索说,啊,就是那个驱魔师,他说你只要喝点人血就会好。呐,小杰,我可不想来照顾你,你的来照顾我才行。”手上微用力,让自己更加贴进他,让自己更用力拥抱他。
怀里的这个人,啊,是这个吸血鬼,弱小却不软弱,简单却不无知,善良却不天真,伤痕累累却依旧如此耀眼。
呐,请不要再哭泣,我该怎么才能传达到在另一方的你,我在你身边。
怎么样才能变得更强,怎么样才能真正的保护你。
怎么样才能紧紧抓住你的手不放开。
我到底应该怎么样……
才能不失去你?
奇牙的彷徨不安,全部埋在心底,此刻的他,仅仅只是微笑着拥抱着。
皮肤被咬破的痛处只是一瞬间,感受到的喜悦早已填满整个心脏。
终于,可以毁掉那些绷带了。他想着,没有感觉到舔了舔他身上新增伤口后的小杰已经抬起了头。
“奇牙,”小杰直直的望进了他的眼,奇牙恍惚觉得自己像是在看星空他眼里的光茫让他快要无法直视,“谢谢你。”
睫毛下,未干的泪水似乎也在发光,小杰的声音明快而轻脆却让他也快要落泪,“我能和奇牙做朋友,不,我能遇到奇牙真的,真的是太好了。”
他笑着,干净的笑容如一往无数个日日夜夜。
对我来说最好的事是与你的相遇,没有什么比这更好。所以,谢谢你,奇牙。
他把自己的表情藏在小杰的颈部,“说这些,你不觉得害羞吗?”
“我说真的啦。”
我知道,我知道。嘴角的笑容,眼里的泪水,奇牙沉默着。
我知道,可是啊,小杰,说这些话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最后的最后,沉默的终焉是他的名字“小杰。”
“我在。”
你在吗?
我在。
我们都在。
———
“所以他一直在我的身边对吗?”听完小杰和奇牙的说明,雷欧力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因果。
“果然还是因为我啊……因为我的软弱让他无法成佛……让他被缚束在这里……”
“是啊,是因为你。”奇牙惊讶的看着说出这句话的小杰。
小杰坐直着身子,直直得看这无声哭泣的人说:“地缚灵是因为执念而存在的,缚束在一个地方的不到自由。你说的没错,他的确是因为牵挂着你而无法离去。他无法放下你,因为你无法原谅自己。他希望你能做自己想做的。”
雷欧力用手背狠狠的抹去泪水。
关于友人最后的记忆再次回放。
“终于传达到了,太好了,雷欧力,在最后能和你说说话真是太好了。不要说什么对不起,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雷欧力,我最好的朋友,你要成为一个好医生啊……
以后不能陪你了,保重。”
他的朋友,从来都没有怪过他。
“皮耶罗……是得重病死的……我明明在他身旁却什么也做不了,高额的医疗费不是我们所能支付的……所以我立志成为一个医生,能对那些得病又没钱的人说不用给钱……但现在却是这副模样……”他苦笑。
“果然我还是很对不起他啊……”
“你在说什么呢,未来还很长不是吗?大叔。”奇牙拍了拍他的肩。
“你说这话的确很对不起他。而且雷欧力你不是已经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了吗?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啦。”小杰冲他笑,“我相信你会成功的。”
“嘛,我也勉强相信你。”
雷欧力,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医生的。在那被染上悲伤的色彩的日子里,他的友人,对他也是这样,这样笑着,这样说着。
我相信你,这样简单的四个字成为支撑他未来的一切。
“啊……我知道了……我听到了。”
仿佛看见了曙光,划破了黑暗。
羽翼散在天空,鸟鸣声从天而落。
黎明在远方的歌声里降临。

彼方之声  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