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奇杰】星月夜


旧文系列文,填坑前先搬过来
城堡里有鬼系列
架空
其一:星月夜
__不是每个鬼都厉害无比。
金木夕花开了,从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花香。
小杰对这种花的香气很敏感。当然,他也挺喜欢这种花的。
所以此时的他出现在这无人的森林也是可以解释的。
闻到了花香,浓郁而甜美的花香引诱着他向森林里前进。
之所以选择夜晚来,是因为小杰认为这花夜里最好看。闪耀着光芒的花朵,如同夜空中的星。
他闭着眼,极好的夜视有时会干扰嗅觉。他想好好感受花香。金木夕的花期极短,每朵花在开放后半小时就会凋谢。香味是它们生命力的转化。
但他很快就睁开了眼,他嗅到了花香里夹着的血腥味。
微微皱了皱眉,他顺着本能改变了方向。
月亮柔和的光让他的视野更加清晰。远远的便能看见一个与他差不多高的身影。银色的发被月光打磨出异样的色彩,让小杰惊叹。
近了就能看见那人手握着一个东西,地上还躺着一个痛苦挣扎的人。
浑身是血的人艰难的伸出手,小杰听见他那饱含痛苦的声音,“还给我……”。
还什么呢?小杰很好奇,不由更近了一点。然后他很清楚的看见站着的人手里握着的东西了。
那是一颗鼓动着的心脏。
有着尖锐指尖的手指在一瞬间收紧,血液四溅,鲜血的味道更加弥漫。
小杰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轻轻抬了抬脚,结果让他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声音“出来,我知道你在那里。”
这着实让小杰吃了一惊,要知道他一直对自己隐藏能力很自豪,和朋友玩捉迷藏时他们从自己面前过都不能发现。
好吧,被发现了就出来吧。反正也没躲。这样想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完全暴露在月光下。
冲对方露出了一个笑容:“晚上好。”
对方似乎有些吃惊,但也只是一瞬。然后用审视的眼神看着他。
因为他之前给小杰的都是侧面,所以这时小杰才真正看到他的眼睛。
如果蓝宝石般的眼里沉淀着海的深邃,神秘莫测。
“好漂亮。”小杰忍不住小声感叹了一句。
“……哈?”对面的人被他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的有把这抛开。
“你看见了对吧?”他开口问,虽然是用的陈述语气。
“对啊。”
“那么你不怕我杀了你吗?”那人甩了甩手臂,血液在地上画出几道弧线。
“为什么要怕呢?”小杰歪了歪头,笑了,“你不会杀我。”
“哦”他忽然出现在小杰身后,冰冷的利刃抵着他的后颈,“凭什么这么说?”
“感觉啊。”小杰回答的理直气状。
而且你也杀不了我。这一句小杰在心里默默补上。

“哈哈哈……”那人大笑起来,笑声张扬,“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回答!你好有趣!”
“诶嘿,是吗?”小杰吐了吐舌头,“好多人都这么说。”
他拍了拍小杰的肩,用轻快的语气说:“你几岁?”
“十二岁。”
“和我一样啊,我叫奇牙。”
“小杰。呐,奇牙为什么来这里啊?”小杰表示好奇。
“当然是来杀人的啦,你不是看到了吗?我是杀手啦,我家一家都干这个。”
“奇牙有兄弟吗?”小杰很认真的问。
“有啊,我家五兄弟,我排第三。”奇牙不懂这和上面对话有什么联系。
“他们也是吗?”他又问。
“是啊。”
“哦。”小杰一脸了解的表情。
“噗……”奇牙又笑了,“你其实是个古怪的人吧!”
“诶……”听到这个评价小杰表示很无语。
“对了!”小杰击了一下掌,“奇牙要不要一起去看金木夕?很好看的!”
“啊?好啊。”奇牙刚这样回答完,放在包里的手机就发出响声。
奇牙把它掏了出看了看,突然烦躁起来,“看来是不行了……”
“诶?为什么?”小杰很失望。
“烦人的大哥限我在二十分钟以内回去。”
“嗯,这样啊……那就下次吧!只要在这周内的话还是能看的!”小杰高兴的冲奇牙笑道。
“那就这样吧。”奇牙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奇牙!”小杰忽然出声。“干什么?”他微微扭头看了看小杰。
“我想和奇牙做朋友,所以,奇牙一定要再来这里啊!”
奇牙没有说什么,只是向黑暗里走去。
___
“唔……今天也没来吗?”小杰抬头看了看天空,夜空里只有几颗稀疏的星星。
“金木夕花都快没了啊……”
“诶?那真是太可惜了!”突然冒出的声音让小杰心情变好。
“奇牙!”小杰扑向了他。
“哇!”
“好慢的说!奇牙!”小杰抱怨道。
“老妈他们不让我出来啊,所以我今天把他们刺伤就离家出走了。”他摊了摊手。
“……”
小杰和奇牙一起走进了森林。
“呐奇牙,你能把手给我看看吗?”
“可以啊,不过你看这干嘛?”他将手递给了小杰。
奇牙的手很漂亮,修长白晰,指甲也修剪的很干净。
“奇牙是鬼吗?”
“啥?”奇牙无语。
“因为上次你的手不是这样的啊。又长又尖的。”
“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啊!”
“哈哈……果然啊!”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小杰停了下来。
“到了。”
“在哪里?我可没看见花啊!”
“仔细看地上啦。”
“哦……看到。”

无数细小光点布满在黑色的土地之上,金色的暖光映在眼里,微弱的如同幻觉,恍如星空般的景象。
小杰拉着奇牙走进了一点。奇牙觉得自己似乎能听见花朵在自己脚下被压毁的一瞬所发出的“喀咋”声,软软的触感让他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小杰弯下腰拾起一朵花,送到了奇牙眼前。
“看,这就是金木夕,和桂花很像吧。”小杰碰了碰旁边的一棵树对奇牙说:“这课是金木夕树,闻得到香气吗?不过我们看不到树上的花。”
“为什么看不到?”他盯着一片墨绿的树感兴惊讶,他对自己的夜视可是很有自信的。
“因为花和叶子是完全相同的颜色啊。只有当花掉落时才会变成黄色,才会发出微弱的光茫。”
他拉着奇牙一步一步踩在细小的花朵上,身边是黑暗,而脚下却溢出光明。
“我最喜欢这样子啦。”小杰看着脚下的花朵笑着,“感觉好像是在星空中行走。”,他看向奇牙,眼里倒映着如同被星光包围的人。
“很好看对不对?我想奇牙一定会喜欢的,所以很担心会赶不上。真的太好啦,奇牙能来。”
手心里的热度,耳朵里的声音,眼睛里的光芒,全部都来自同一个人。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
“你这家伙……”该感叹太好了的人是我才对,奇牙想,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出乎我的意料。
第一次见到对自己不害怕的没有敌意的人,他认为那是假象。
为了拆穿,他才来到了这里。然后有了第二次的难以置信。
现在,他又该以何种借口来否定小杰的“奇牙我想和你做朋友这句话”呢?
“奇牙!”
“恩?什么?”
他们坐在树下,看着光茫铺满的大地。
“奇牙,是我的朋友对吧?”他用一种满怀期望的声音轻轻问到。
奇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微微扭头便看见了他那双闪着光芒的眼,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回答“啊。”
“太好了!奇牙可是我交的第一个朋友啊!”
“哦……啊?”他惊奇的看着对方,但小杰却只是笑着不再说话。
“嘛,算了,反正……”我也一样。
有美景,当然要有美食,奇牙把手伸进口袋一股脑的掏出一大把东西。他把它们摊在他们前面。
“好多吃的!好多糖和巧克力!”
“那是!很好吃的哦~”他满意的看着小杰吃下其中一个后露出高兴的表情。
用手搅了搅那一堆食物,他的表情忽然变的冷酷,一层黑色蒙上了他的眼。
“小杰……”一个手刀让刚把视线转向他的人失去了知觉,“抱歉。”他轻声说,让小杰靠着树干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搭在小杰身上。
他把地上的定位装置拣起一把捏碎,快速的离开。在森林的出口他看见了自己的大哥。
“哦呀,小奇你出来了啊,我刚刚还在想要不要去叫你呢。”
“恩。”
“那么,是杀了那个人吗?”伊路迷看着奇牙歪了歪头。
“恩。”
“那太好了,不用我动手。把外套留在那里,小奇你还不够成熟啊。”
“恩……上面有血。”
“妈妈可是很担心的。我们快点回去吧。”
奇牙跟在伊路迷身后,强迫自己不要回头,他知道,自己只要一回头他的大哥就有可能进入森林。
不能回头,他告诉自己。
他想要自由,他不想再当杀手,想要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玩耍交朋友。
这想法,是他逃离家族的理由。
想要和小杰做朋友。
所以,回家后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认错。
没事,疼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真的。
他可以用这样凳方式来保护,他第一个朋友。
他很高兴。
很高兴。
“奇牙,你的朋友来找你了诶~”
所以,他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件事?
接下来的发展更让他措手不及。
父亲居然放他离家,还让他和他约定不能背叛朋友。虽然不明白父亲这样做的理由,但他还是很高兴。
他几乎是跑下山的,虽然早已知道小杰没有被杀,并且成功推开了第一扇试炼门,但他还是很担心。
直到在管家室前看到那个身影时才慢慢放慢脚步。
他发现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人。
“奇牙!”先出声的是小杰,笑着对他挥手,“哈哈……你这个样子……”
“什么嘛!你也不是!”他们互相指着对方贴满邦的的脸大笑着。
“走吧。”
“恩。”
没有一丝留恋,他们转身离去。
“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奇牙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问。
“我记住奇牙的气味了啊,顺着气味就找到了。”
“啥……”你真的不是狗吗?……
“奇牙接下来打算去哪?”
“这个嘛……不知道。”
“奇牙可以和我一起住吗?”
奇牙惊讶的看着他。
“不行?”他露出失望的表情。
“这应该是我问的嘛,这么好的事情我怎么会拒绝。”
“真的吗?”他停下脚步看着奇牙,又问了一次“真的吗?”
“真的……重复那么多次很难情的你不觉得吗?”
“太好了……”他低下了头,奇牙觉得他有些奇怪。
“呐,奇牙……我们是朋友对吧?”
“当然。”这次他回答的很快很干脆。
“那你告诉我一个秘密吧,相应的,我也告诉你我的秘密。”奇牙觉得小杰的笑有些勉强,却想不出原因。
“好啊。”
“那么我先说吧。”他一圈一圈拆开身上的绷带,落日在他身后将天空染红。没有任何伤疤的皮肤展望在奇牙眼前。
小杰笑着用小刀划开自己的掌心,鲜血溢出。他张了张嘴,用一种近乎哭泣的声音说。
“奇牙……我是吸血鬼。”
血液滴在地上碎成了碎片。
他看着小杰复原如初的掌心,伸出了手。
“奇牙?”
嘴角自然而然的形成弧度,他牵起小杰微凉的手,一步一步缓慢前行却又是那么坚定不移,掌心的热度透过相贴的肌肤直达心底。在前方的少年,逆光而行。圆日在他的身后,血一般的色彩被他抛在脑后。皎洁的月光从远方的地平线处喷出,前方的天空被转换成了他喜欢的蓝色。
少年牵着他的手,带着他迈向比白日更加灿烂的月夜。
然后耳边是他的声音,这一定是起止为今他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
他说,“那又怎么样。”
小杰微愣。
牵着他手的人,用着他难以挣脱的力度,说着他难以想象的话语。
“嗯”
用相同的力道回握住对方的手。
仿佛抓住了光,低着头,他轻轻地笑着。
月在不远处,它的周围,星辰如同那夜的花朵一般闪烁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星月夜_完
这里就先放个设定吧
关于《星夜月》:
杀手牙×吸血鬼杰
这时杰是弱爆了的吸血鬼,原因不明(好吧,因为我不能剧透
也就是第一个故事的“鬼”。
城堡里有鬼系列每一个故事都有与开头的首语相应的鬼。
第二个故事
《彼方之声》
学生牙×吸血鬼+学生杰
这时的小杰,第一次真正的吸血。
PS:小杰的真实年龄120岁。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