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月华不落(完结补)

(哇发现完结篇漏了好多……补上……)
他太聪明了,聪明到到任何人在他的面前都被数据化,聪明到让人恐惧。
可他的表情又是那么的寂寞以至于让迹部伸出了手。
迹部是如此幸庆当时伸出了手。
“我啊……到底是上辈子做错了什么才会遇见你们呢?让我这样……”心痛。
“遇见了不好吗?”龙崎问,用一种颇为天真的语气。
“好啊,真是太好了。”他笑了。
“你们啊……不要给我添麻烦。”他说。
没办法,没办法,他想,我还没有真正喜欢上,但是却又无法不去关心。这两个人,对于自己或许真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重要。
否则,又怎么会只是看见他们出自真心的笑容就会这么高兴呢?
得不到又怎么样?就算是喜欢,大概他也不会真正去追求。他的肩上,肩负的东西太多。
不想受伤,也不想让他们受伤。所以他选择了守护。
“呐,流河,你和月永远是我最重要的朋友。”第二十五章 最后的战斗
幸村病倒了。
神之子倒在了他们的面前。
没有一丝征兆。
那是与以往无二的归途,他们一队人外加龙崎,说着关于将要开始的网球大赛的闲谈,看着白云悠悠绿草茵茵。
走在最前方的幸村,笑着,然后身体微斜……
“幸村!!”
“部长!!”
他们站在病房前,病房里是他们所敬重的部长与副部长。
他们不知道部长与副部长说了些什么。
“三连霸,这是我们的目标。”
但是有这句话就够了。
这一年青学大发光彩,那个留学归来的一年级势气冲天。但对于月他们来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没人能挡住他们。
赤也的暴力网球,在月的引导下变成了可以必杀技。
他们在与青学比赛前,那个一年级生来找过副部长,说要和他对战。
月在真田开口说要和他对战。
他熟悉那个一年级的眼神,那种眼神从前的他在镜子中经常看见。不知失败为何物,一旦了解到失败会得到数倍的成长。天赋,永远是他们的利器。
所以,月选择自己与他对战。他不会使用弑神,但仍然会打败他。
他不能容许这个少年无可预料的发展打乱一切,他要掌控这个少年的成长。
啊,他不能任性,放任着他的成长,不是没有能打败他的信心,但是立海大的三连霸不允许有一丝死角。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战斗。
他们与青学的比赛是险胜。
能在幸村手术结束前来到医院是他们的大幸。
成功率几低的手术不做会死但做了可能会立即死亡,幸村一直犹豫着,直到真田给了他一耳光。
“你要活下去!我认识的那个幸村不是这个样子!
“精市……我们不是说要一起走下去吗?”
那样的真田,他们第一次看见。
龙崎在握着他的手,他们一起靠着墙,等待着另一个与他们原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的存亡消息。
红色的灯光变成绿时,月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
那个习惯于戴着假面的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丢掉他的伪装。
他忽然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陌生。
“呐,月,你很高兴?”龙崎问。
“恩?”他不解的看着对方。
“你在笑,发自内心的。”他断言。
“……啊。”
“太好了。我们很幸运。”
是的,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改变是好还是坏。
但无论是现在的他,还是未来的他都会觉得,太好了。
没失去任何东西真是太好了。幸村在出院后有一段不正常的时期。
月知道他有心结,关于网球的,关于胜负的,关于生命的,关于尊严的。
“有的时候需要的不仅是决心还需要舍弃。”
他能说的只有这么一句。
当初的自己会那样失败,大概还有无法舍弃权力的原因。
想要成为神。这种事,不过是黑暗的欲§望的不断延伸。
在那段时间里,幸村和真田发生了好几次冲突。
但在决赛的前一天晚上,月清楚的看见这两个让他们担心的家伙在树下小心的亲吻对方。
月不觉得恶心,反而感觉很自然。
没人比他们更适合对方。
等他们公开时给他们最好的祝福吧,月想。
在最后的一场比赛前,真田和幸村对望了一眼后真田和月一起走出了赛场,他们要为属于他们的比赛画上完美的句号。
这不是因为对那个小孩多么看重,不过是希望最后如花火般绚丽。
是的,是他们的最后,因为月将要离开。
他和龙崎要一起走遍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他们要把他们共同的理念布满世界。
最后吧比赛真的很精彩。虽然那个一年学会了才气焕发,也让幸村近乎绝望。但立海大怎么可能会输?真田爱的铁拳下,怎么可能会有输的存在?
幸村被真田打醒了,然后,他舍弃了一直以来的原则。他打了一场普通的比赛,分分计较犯规必究。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比赛,我怎么可以任性?”他笑着,看着为这一天奋斗的大家。
“王者永远是立海大!”他们欢呼着。
王者永远是立海大。月默念着默念着然后笑出了声。
这一天,这一群人,永远是他心中不会褪色的宝物。
“月,月,快过来!”
“好!”
第二十六章 最后的神灵
基拉教,这个在互联网上诞生的神秘宗教,有着占世界人口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教徒。
没有人能确切的说出基拉教的主教或是教皇,也没有人能说出基拉教的教堂一类的建筑的具体位置。
这是一个完全存在于人心的宗教。
教会唯一能确认的便是只有的七章教条《月净》和独一的神。
人们通过网络来表达自己对神的真心。他们在专门的网站上发表大量有关未破解的案件或未抓捕的犯罪的信息。他们深信神会看见并给予制裁。
因为每天世界各地都会有罪犯拿着竹叶到警察局自首或者是含着竹叶自杀。
人们说,那是神的神罚,竹是基拉教的象征,“驱逐罪恶”是基拉教的宗旨。
几百年,几千年过后,或许没有多少人会记得夜神月或者是迹部流河这两个名字。闻名世界的《死亡笔记》或许会被历史泯灭。
但是,绝对不会有人不知道Light(耀)。
因为这是他们所敬仰的神灵的名字。
永远不会褪去光华的名字。
(《月华不落》正文完》2014.12.15)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