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月华不落(3)

第十四章 赤色的画家
幸村精市除了网球外还喜欢绘画和园艺,这是只要了解他一点的人都会知道的事。幸村最喜欢的画家是Prerre_Auguste Renoir,这样说也不对,应该说是现在最喜欢雷诺阿,毕竟人是会变的,不变是不存在的,只是变好与变坏的区别。嘛,这似乎扯远了。
总之,幸村是很喜欢印象派的作品的,那种对光的把握和鲜亮的色调处处展现了生命和自然的美让他深深的爱上了印象派。而雷诺阿的那些画里侧重展现的是人,富有生命力的和谐相处的人,幸村喜欢这个主题。这个主题,是能带给人希望与光明的。
说实话,幸村知道自己挺矛盾的,他有时候也弄不清楚究竟是热爱网球的热血骄傲到要摧毁人的是自己的本真还是喜爱园艺和绘画希望用它们治愈别人是自己的本真。
真田说,无论哪个都是他,无论哪个他,真田都会陪他。
这些画真的对他很有帮助,可以说正因为有这些话他才会安心来做这些他热衷的事。
如果没有真田弦一郎或许幸村精市就不再是幸村精市,会变成其他的样子吧,变成他不喜欢的样子。
嘛,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只是为了说他平时和真田一起去画展是多么自然一件事。
这个星期日有一场他很感兴趣的小型画展,是一位他很尊重的老师举办的个人作品展,这位老师在整个美术界也是十分德高望重的。但这次陪他去的并不只是真田,当然也不可能是整个正选组。
这次月也陪他去了。
最初幸村对月是感到惊奇的,毕竟赤也来了那么久难得看见他对除了自己和真田以及柳以外的表现的那么佩服,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和真田也不由对他赞赏起来。每门功课都是满分,网球实力也几乎和他们持平,演出的角色人气高到逆天,这些事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而且性格也好的没话说,真是不想欣赏也不行啊。
月对画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也和自己一样喜欢印像派,知道这点时他可是很高兴,因为真田虽然陪他但是不了解所以无法和他一起探讨,而部里的人似乎也就自己喜欢这个,当然他也可以去和美术部的人聊,但总是聊得让他觉得无趣,可月不一样,在很多地方他们都可以找到共鸣。
总之星期日那天,他和真田、月三人一同去了。
他们在站台前汇合,出乎他意料的是月居然是最后一个到的。对此真田黑着脸阴沉着说“太慢了!怎么可以这么松懈!”月很真诚的道歉,并且表示是由于自己的坏习惯。他一脸自责的表情让幸村不由的去阻止了又要训人的真田。
真田人真的很好,就是太认真了啊,虽然这也是他的优点和有趣的地方。
三人穿的都很随意,真田和他都不是特别注重外表的人,月似乎也是,又是一个共同点,不错~ 
这次画展是在老师的家里举办的。
南野折人老师,说起他还真的算是幸村的老师,幸村的画技能提高可是因为他的指点。所以来看画展是必要的。
南野的住宅是在距城不远的郊区,是一座很漂亮的欧式宅院。以白色和绯色为主。
他们进屋后被幸村所熟悉的南野最得意的弟子赤井冈田领到了展厅,展厅里几乎没人,并且正中放置的画被人用白布遮住了。“其实画展还没正式开始,其他人都在会客室,算我一点私心先带你们来看看。这些可都是师傅他的得意之作啊。”
“恩……赤井桑,南野老师呢?”幸村望着一屋子的画不由问道,据他所知南野老师是不会不在展厅前迎接来客的,南野先生好客,这是人人皆知的事。
“师傅他在书房,应该是在休息,最近他又犯病了。”幸村点了点头,“我们去看看他。”
幸村最喜欢的是屋后的一大片的玫瑰,所以在去书室前他先带着月和真田去看玫瑰。
这是一片白色和红色交混的玫瑰田。完全开放的玫瑰不似市场上包好的礼品小巧精致,这里的玫瑰完全舒展自己的身体,大而繁,竟是月和真田从未见过的姿态。幸村喜欢这的玫瑰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这的玫瑰像月季般,每月都会开放,什么品种,怎样栽培的,幸村至今都没弄明。
未知的东西更具吸引力啊。
“你们也喜欢这些玫瑰吗?”夜莺般灵动的声音让三人将视线从玫瑰上移开。
那是南野的另一个学生小西北也和一位酒红色长发的少女,问他们的正是少女。
“啊,是夜神君和网球部的前辈!”少女露出高兴的笑颜。
“你是……夕崎同学?”月的声音带着少有的不确定。
“恩恩,夜神君好厉害啊!我们就只是第一天见过一次而已,夜神君居然能认出我!我太感动了!”
“我记得夕崎同学是因病而请了长假,现在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吗?”
“恩,没事啦。谢谢夜神君。”
“那就太好了。”
“夜神君加入了网球部吗?我可喜欢网球了,但是打的却很烂,怎么练都不行呢。我很佩服真田前辈和幸村前辈啊!带领立海大夺得全国大赛的冠军什么的太厉害了,决赛的情形光回忆起来就令我热血沸腾啊。”幸村露出微笑“今年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哦对了!前辈和夜神君要去看南野老师吗?”幸村点点头。“正好,我们一起去吧。”

一群人站在书房前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又再次试了试,仍是相同的结果。小西担心南野又犯病晕倒,于是打开了门。
血的气味袭向了他们。
“快去拿医药箱!叫救护车!”最先反应过来的真田对小西吼道,小西颤抖着跑了出去。
月走了进去,将手指放在倒在血泊中的南野的动脉处,皱起眉,又做其他的检测,“任何人都不要再进来。”月缓缓站了起来,冷声道:“这里已经是杀人现场了,在警方来之前一切东西都不能动。”
“你的意思是南野老师……已经死了?”幸村艰难的问出这句话。“精市……”真田握住他的手。
“……恩。”月别过脸不去看他。
“精市,不要看了。”可幸村仍然直直看着屋内的一切。
他敬重的画家侧躺在办公桌前,头部紧靠着桌角,瞳孔涣散双眼仍大睁着表情扭曲。胸口和腹部有着血红的窟窿,似乎还在不断扩大像要把南野销磨一般。一大叠书散摊在他的身边,距南野压住的右手最近的是一本地理图册,翻开的那页是一幅区域地图,方向指向标和玫瑰状的风向标上被印上了血指印在它们的下方有着血红的字符P|H|I|。南野的右手周围的血迹有些奇怪,有一小段地方竟然没有,明明血液都流到了书边。
办公桌很乱,桌面被书铺满。窗户开着,冷风吹抚着每个人。
夕崎已经扶着门哭出了声。
赤井和小西一起跑来,两人的脸上充斥着不安。
“lisa!”夕崎冲赤井喊到“老师已经……”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什么……”赤井摇晃着身子快要倒下。
不久后警察赶来。
“死亡时间大约是一个小时以前,致命伤是腹部,大概是水果刀一类的小型刀具。”
年轻的白鸟部一警官对坐在他面前的案发现场的第一发现人说。
“也就是说在我们还没来之前老师就已经遇害了吗?”幸村已经冷静了下来。
“所以嫌疑人有五个……不是三个。”月突然开口。
“不要乱猜!”白鸟警部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我没有乱猜,也从不乱猜。”白鸟警官在看清他的眼神后不再说话。
“来的最早两位客人是第一次被南野先生邀请的凉宫夫妇,他们两人已经上了八十岁,无论怎么也是不可能从正面杀死正当壮年的南野先生,并且,这两人到场时间并不是一个小时前,作案时间不充足。”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而据我所知,南野先生的家人现在正在英国旅行。所以嫌疑人有三个,那就是南野先生的三个弟子:赤井冈田、小西北也、南野律考。是这样的吧?白鸟警部?”
“咳……是这样没错。”
第十五章 玫瑰与少年
“白鸟警部,能否一起去案发现场查看呢?”褐发少年礼貌的向青年发出“邀请”。
虽然被邀请的人感觉各种复杂。
“……好吧。”
“我们也……”幸村刚开口就被月打断,“不行,你们得在这里,这很重要。”
“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可是师傅的弟子!我们比谁都尊敬师傅比谁都希望他健康!凭什么怀疑我们,凭什么阻止我们?!”南野律考站起身冲月吼到。
“有时候最亲近的人就是伤害最深的人。”月说然后利落的转身离开。白鸟将屋内环视了一圈后跟了上去。
“律考,别这样。”赤井低着头勉强安慰南野,“他说的话,也是正确。”
“我知道,我知道……”
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不能相信。
我害怕真像,因为那一定是非常非常让人伤心的事。南野缓缓坐下。
白鸟打开已经被警方处理好的房间,遗体已经被移走,只剩下一圈白线。门口的守卫冲他点了点头。
“好了,你要看什么。或者说,你要找什么?”白鸟看向少鸟并顺手递给他一双透明的手套。
“恩,你也发现了吧。那个不自然的地方。”月指了指血迹形状奇怪的地方。
“啊……”他也带上了手套,“一起找?”
“恩,那大概是本书吧?”
“我想是的。但不确定还在不在这里,嘛,不找找的话不行呢。”
白鸟点了点头。
他们几乎把整个屋子翻了一遍,白鸟发现了书架上一本书书壳与书本的不相称。他将那本放在不起眼的地方的书给取了出来。
书壳是硬性牛皮的,可取下,封面上印着《木偶》。
“是小说吗?”
但内容却不是什么小说,甚至连书也算不上。这上面的字,不是铅字,而是手写字。
“是日记,把壳取下来。”白鸟小心的取下书壳。
“这……”
“没有封面,没错就是它,白鸟警官,给我看看吧。”
一阵翻动后,他合上笔记本,露出自信的微笑,“白鸟警部破解了,死亡信息。”
“啊,是吗……”不爽啊……但是,不得不佩服呢。
“那么,我们回去吧。”
___
“凶手是赤井冈山。”月说。
“你胡说!”“安静!”白鸟向激动的赤井吼道,“证据什么的已经找到了,你只需要安静的听!”
“月……”
“我们会好好说明的。”
当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时月开始分析:“PHI在数学上代表着黄金分割率即1.618,也被誉为神圣比例,这常被艺术家们运用。而这也属于斐波那契数列。
“地理书上被血迹覆盖的是指向标法国百合和风向标玫瑰罗盘。玫瑰罗盘是由风玫瑰演变而来,能够指明三十二种风向,八个主风向,八个次风向,十六个更次风向来风。罗盘图上有个圆圈,圆上有三十二个点,就像玫瑰的三十二片花瓣。
“这个原本是放在南野老师手下的东西。”他将日记本展现出来。
“哦,所以那个地方才没有血迹!”夕崎惊呼。
“没错。南野老师把名字留在了这里。P|H|I的意思是要将数字给分开,即1,6,1,8,对应玫瑰罗盘的32,8,8,16。而在本日记里第32页的第一1行只有一个字‘赤’,第8页第6行第一个字是‘井’第1行第一个字是‘冈’第16页第8行的首字是‘田’。”
“这些不过是你的推理!而且法国百合没有用到不是吗!”赤井红着眼。
“没错,这些都只是不重要的推理。”
月歪了歪头,笑容透这蛊惑人心的味道,“呐,夕崎同学,你刚刚叫赤井‘Lisa’对吗?”
夕崎点了点头说:“恩,因为赤井桑在作品上的属名是Lily,但是我是比较喜欢‘Lisa’这个相似的称呼啦……”
“法国白合的英文名就是Lily。所以那两个信息其实并不重要。南野老师受的伤,致命伤并不是只有一个,腹部的伤口和后脑,他原本只是受了腹部的伤,并且留下了前两个信息,但被返回的凶手伤到脑部隐藏了日记,他在确信凶手不会返回前留下了这一最直接的信息。
“知道吗?玫瑰不仅和地图有关,而且还有着指引灵魂的意思。所以,玫瑰罗盘还有另一个意义……”他看向了白鸟,白鸟开口,“我们在玫瑰田里找到了凶器,上面的指纹,是你的,赤井。”
“真的是赤井?!为什么?赤井不是你对不对……对不对!”小西嘶哑的声音里藏着无法言喻的痛苦。
“啊……”赤井十分疲倦的应了一声,拉出一丝苦笑。
“是我杀的……为什么啊?我……大概是受够了他的不认同吧,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无法得到……但是啊,律考他们却能轻易得到……我啊,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老师啊,他就像我的父亲一样……但从小时候便一直仰望着他,距离似乎怎么也无法缩短啊……这对我来说比什么都痛苦啊。”他像是要哭出来一般……那个时候他没想过要杀掉老师,大概是由那种淡漠的语气引起积累的不满冲破了临界点吧……
“呐,赤井,你没看过展厅里的那副画吧。”月淡淡的凝视着他。
“没有……”
“冈田,你真应该早一点看啊……啊,这是不可能的吧,你是那么听老师的话啊……”
“那么,赤井,去看看吧。行吧?白鸟警部?”“行啊。”
赤井缓缓拉下白布,他的眼睛在瞬间充满了惊鄂“这副画……是我的……”
那是一副玫瑰,火红色的玫瑰和白色的玫瑰相交溶,橘色和水蓝相见的天空,最妙的是那在下方露出的一角黑色衣裳。
“我记得老师在放这副画时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的画,冈田会成为比我好的画家吧……’”
他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放声哭泣。
“老师……老师……”他不断呼喊,只是最看重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回应他。
人总是这样,总是以为可以承受一切,总以为从没得到,就没有真正去正视过一切。
“人真是悲哀啊……”幸村微靠在真田身上,紧握着他的手。
“啊……”
“夜神君,夜神君果然和若叶说的一样厉害啊!啊,我可以叫你月吗?”夕崎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月,“可以啊,夕崎同学是若叶的朋友吗?”夕崎灿笑“太好啦!月君叫我彻子吧~我可是若叶的死党~”她微微压低声音“我和若叶已经把网站做好了,我们做了论坛和公布网宣传网和发布网。”
他微露惊讶“你们真是快。”
“那当然,我先回去啦,明天学校见。”她冲月眨了眨眼背过身轻快的像蝶一般离开了。
月带着微笑看着红发女孩离去幸村朝他招手“月我们走吧。”他应了一声。
背后巨大的房子在绿色里逐渐模糊。
___
夕崎靠着树干,用没有拿电话的那只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
“恩,我见到他了,流河啊,月君长的真的太帅了啊……啧啧,你不他被人抢走吗?”
电话另一头的人夹起一粒巧克力球放入口中,“小彻啊,月那么优秀眼界也是很高的,我不信这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谁能和他比肩?”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可话语里面的自信却分毫不减。
“好好……我知道……”夕崎吐了吐舌头。
“哦对了,你家月君的推理秀我已经录下来了,要我传给你吗?”
“当然要啦~”舔了舔指尖,露出笑容。
“好好……我明天回学校,恩,要我多录点日常的他吗?”她已经能想象那人的一脸痴汉样的笑了……
“要啊~虽然我已经让人帮忙了,不过我更期待小彻你的啊~”
“……”容她先无语会,喂,流河你怎么真有痴汉属性了啊!
“哦,过几天关东网球大赛就开始了,你会来看吗?”
“你知道的彻子……”
“真是搞不懂你们啊……”

第十六章 路西法,堕天使
“乖乖被我们打败吧!”切原一记不规则发球再一次得分。
他的对手咬了咬牙,打出了吊高球,想要压线取胜。切原没有动,脸上的笑容分毫不减。黄色的小球从他身边飞过,嗖的一声砸落在对手脚下。
切原微微转身对自家搭档露出信任的眼神。
“击溃他们吧!”搭档点了点头允许了他的任性。但他明白,不能太过了,搭档不喜欢看到流血啊,虽然搭档的打法比打伤人的暴力网球更恐怖。
他们下场后柳走近了他们,“月,赤也辛苦了。”。
“没有啦柳前辈,他们太弱了,这比跑五十圈轻松多了!”他摆了摆手,月笑着看他。“小海带真会说啊,要不是月一直守卫后方,你肯定不会这么轻松。”丸井单手搭着他的肩,揉着他的头。“不要叫我海带!!”他不否认但不防碍他暴走。
“就算没有我赤也也很厉害啊。”月也笑着揉他的头。
“……”能不能把你们的爪子放开。
“柳前辈,我们下次的对手是哪个啊?”
“冰帝。”
“哦……恩,下次我们也要一分都不失!”
“立海大的两联霸没有死角,对吧副部长。”月对站在他们面前有些黑气的的真田微笑。
“……不要松懈!”
“真田,不要太严肃了啦。”他身后幸村忍着笑,“你本来就显老,这样一直严肃会真成大叔的。”
“……”真田深表无语。
“哦~桑原前辈,等会为了庆祝下咱们去吃烤肉吧!”桑原看着切原和丸井闪光的大眼感觉自己的钱包在哭泣……为什么他一出场就是这啊……他的存在价值呢?
___
“你知道吗?月君,你的网球界的称号。”夕崎单手撑着桌子,笑盈盈的看着他。
“恩?叫什么?”他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女孩子不自觉的嘟起嘴,“这反应……你就不能更好奇点吗?”
“好吧,”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换了种语气“彻子你告诉我吧,那个称呼?”
“好啊好啊~我就告诉你吧~是路西法哦~”
“路西法?堕天使吗?”他撑着下巴喃喃。
“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是吗?”
“下次的对手是冰帝吧?月可要加油哦!”
“恩。”
说起来,迹部好像是冰帝的部长呢。似乎会有趣点啊。他淡淡的想着。
___
忍足郁士在见到夜神月以前就知道他了,这多亏自家部长的福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迹部那个自恋的家伙对某人人如此上心,他有点好奇究竟这个夜神月是何方神圣。
“管他是什么呢!郁士我们是不会输的对吧?!”自家的搭档干尽满满啊。
他们的对手也是自信满满的看着他们。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们的确很强,所以我们要从一开始就尽全力。”搭档点了点头。
月还是第一次从不是自家社的人身上感觉到了危险感和压力。但这反而激起了他和切原的战意。
“我要彻底击溃他们,染红他们!”再一次没有打回球的切原的眼已经泛红。
“恩,赤也,冷静下来。”虽然赤目模式的赤也的确很强,但他更想锻炼他平常的实力和精神力。
在交换场地时他拍了拍赤也的肩,“赤也我们也交换吧。”切原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解的笑容。
“哦哦,月和赤也交换了诶!”丸井惊叫,“看来月这次要动真的了。”柳掏出笔记本紧密注视着场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呢。
“月被称为路西法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性格和他的球风完全相反。他的球风比赤也的更加残暴,虽然他的不是暴力网球,但却是能摧毁人心的呢。恩,和我的球风在某种意义上挺像的呢。”幸村,原来你是有自觉的啊……真田望天。
日向岳人如同他所喜爱的羽毛一般轻盈,他在空中旋转,然后狠狠挥拍。但他的对手却像是早就知道球落下的地点一般轻松接下,一个短打,球在他还未落下时落地。
“可恶”他抓禁了球拍,再一次跳跃起来,这一次比上一次更高,但他看见月也跳了起来,将刚刚过网的球击下,压线。
搭档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他微微静下心,觉心下次打出让对手无法接下的球。
到他却无法再次跳起。
球如同被控制了一般,无论怎么打总是低到几乎擦网。
他和搭档交换位置,当情况没有丝毫好转。
搭档的必杀技在那个人的面前像普通的发球回球,没有一点难度。
并且对手和他的搭档一攻一守配合的丝毫不比他们差。
他深深的感觉到了实力的差距,压倒性的力量让他觉得难以呼吸。
所以在比赛结束后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解脱感。
“太慢了!而且还丢了三局,月、赤也,每人一百圈!”真田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是!”月和赤也应到。
和冰帝的比赛结束,除了没有进行比赛的幸村、仁王和柳生以外都有了跑圈的任务,顺便一提真田五十圈。
“冰帝很强。”这是柳生对冰帝的客观评价。
他们离开场地前,迹部带着他的队员走了过来。
他先与真田和幸村聊了几句,然后转向了一旁和切原他们笑闹的月。
“月,好久不见。”他听到身边的忍足小声的吹了声口哨。
“啊,景吾,的确好久不见。”月冲他笑了笑。
他觉得自己大概一回头就能看见自家对员惊奇的脸。毕竟,能叫他名字的人实 在是太少了。
“啊咧,月你认识这家伙啊?”切原搭着月的肩露出好奇的表情。
“当然认识,景吾是我信赖的朋友。哦对了,赤也你和文太前几天说想寿司吧?”
“恩。”切原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呐,景吾你还欠我顿饭不是吗?我想你不会介意请我们大家去吃寿司吧?”月像天使一般微笑。
……果然是路西法。这是理解月的话的忍足的感叹。不过,干的太好了!

第十七章 基拉
谷川透如同往常一样打开了名为诸神黄昏的网站。
然后露出了被朋友们称天真无邪代表的笑容。
他使用了制作者的权利,用公共名称“基拉”在网站的专栏发布了新的信息。
“六岁孩子虐杀事件的真相”,他笑着看着照片里那面容慈爱的中年男人“居然用钱财来洗脱罪名,罪不可赎!”
“耀大人所梦想的世界我一定会实现的。”他握紧了拳头。
___
月看着网站上的更新,拿起放在桌上的马克杯小口抿了抿。然后手指在键盘上轻按了几下,新的内容又出现在了页面上。
谁也不会想到,“基拉”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这是他很早以前就想到的方案,现在他把他施行了。
基拉不能是某一个人。
没有人能真正成为神。
所以,他必须是更抽象的东西。
虽然是组织,但不能有等级,表里一体,要如同一个人。
他先在网站和论坛上寻找微露天赋和信念的人,在仔细挑选确认,花费将近半年的时间终于有了成果,虽然只有两个人。
谷川透,年轻有为的警部,电脑技术一流。
下野绘,国立医院的新晋医生,有出色的资料收集能力。
但还不够,还差的远,他还需要更多的人才。
他微微闭上眼。
___
“月,月,马上快到海原祭了啊。”切原一边调整着拍弦一边感叹着。
“时间过的真快啊,感觉决赛还是昨天的事呢。”月也不由感叹起来。
“两联霸达成后就该是三联霸呢。”
“是啊,我们不能松懈啊。”他们边聊边走向集合场地。
幸村今天的表情比较严肃,“这次的海原祭经过讨论后决定我们部和轻音社合作,我们要从正选中挑三个人参加演出。”
“怎么挑都不好弄的样子让我很头疼呢。”幸村将严肃的表情换下,笑得春暖花开,“恩,你们就用猜拳觉定吧,人数少的就是被选上的。”
你们……部长你不参加吗?切原不敢开口问。
“好了,那就决定啦,赤也,文太,月,就你们啦,加油哦!似乎要唱两首歌,你们去和轻音部商量下吧。”幸村萧洒的和真田去打球了,流下的人泪流满面。

 第十八章 祭典
九月份的海原祭是立海大众多学生期待已久的盛典。
海原祭是整个校园的狂欢节,无论是中等部还是高等部甚至是大学部都洋溢这喜悦,像是沸腾的热水一般。
为期五天的海原祭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内容,毕竟是中、高、大三部联合的大型祭典。而且海原祭还是对外开放的。
而网球社和轻音社共同的表演在海原祭的第一天的上午,这当然也是中、高、大三部都一同进行的。
一共十八个节目,独唱、合唱、大合唱,由抽签决定每个节目的顺序。
切原和丸井的合唱排在第六个,月则是第十四个。
但无论是月还是切原丸井都从一大早就开始了忙碌。
所以对于来参观的冰帝一众月连看都没时间看。
只是让幸村带了个口信,“欢迎大家,好好玩吧。”简单的口信让迹部的嘴角抽搐个不停。
“月这家伙……真是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迹部抚额。“嘛,月太忙了,而且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擅长处理这种事的人,他可是行动派。”幸村笑道。
“他哪里是不擅长啊,他是懒得敷衍我们,嘛,从这方面来说我倒是挺高兴的,这样才是把我们当朋友看。而且那家伙分明是头脑派。”
幸村微挑眉,把手放在了迹部肩头轻轻拍了拍,“没想到啊,你居然对我们队的人这么了解……恩,不过你也错了,月不是头脑派也不是行动派。”
“恩?”
“他大概算的上是两派的结合,嘛,所以才是月啊。”
“说的不错嘛,呐,桦地。”
“是。”
而在离他们不远处夕崎一脸黑线的看着头带鬼怪面具的少年。少年穿着白色的单衣和有些旧的牛仔裤,背微驼。
“我应该说什么呢?”她看了看他的鞋子,“是不是应该称赞你这次穿了鞋并且还系好了鞋带吗?”
她果断转身,“走啦,把衣服换了,你这种打扮不让他找到简直比登天还难。”
“……”黑发少年把手插在裤兜里缓行在红发少女之后。
___
“赤也,文太辛苦了。很好听的歌啊,恩,听了感觉很舒心,很有活力的歌哦。”
“真的嘛?太好了,我还以为会很糟啊,我对唱这种歌苦手啊……”虽然这样说,但切原脸上的笑容灿烂的不行。
“有本天才在,当然会好啦!”丸井特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是,是,前辈的确很适合唱啦,只要没跑调~”
“赤也……”
“哇!”被丸井一掌拍中的切原痛苦的叫嚷着“丸井前辈你太狠了……”
“有吗?”
“……”
“等下就该月了,月你准备唱什么歌啊?对啦,我好像没听过你唱歌啊,恩好期待啊!”切原兴奋的望着月。
“我也是啊!月唱什么类型的歌啊?”丸井的星星眼闪闪发光。
“这个啊……”月看了看身上穿着的以前学校的土黄色的校服,当然是去掉校徽的。“恩,是秘密哦~”
“诶~” 
月笑着看着两只,然后把视线移到前方。
“龙崎,是我赢了。”他轻动唇扉,声音没有传入任何人的耳朵。
不久后前台传来了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下面请欣赏这一首《New order》”。
“月加油!”
“恩!3Q。”
音乐没有响起,台下的人面面相视,他仍笑着,踏着轻盈的步伐走上了台。
他在舞台边缘的漆黑的钢琴边停下,缓缓坐下,翻动乐谱,勾起一抹笑,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舞动。
“这是……贝多芬的《命运》第一章。”迹部惊讶的望着台上。
当月把手指从琴键上移下,钢琴声消失的瞬间电子音乐响起。轻音社的社员们开始了演奏。
月拉下了红色的领带,轻微的喘【息声和电子音交混一起形成难以抵挡的诱惑。
他站了起来,将外套和领带一把抛下。
“It's another one new world,
Ready. 
什么样的目标?or honey trap?
刺激的经历,now you turn me on.”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在空气中流淌。
他伸出一只手,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
“走向那个出口
在一瞬间新世界展现。”笑容似有似无。
“过去与现在连接
手心的重量
谁也无法阻挡变革。”他微微低头,细碎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
“不自觉的冲动
不明确的未来
虽然如此,we can't go back no more.
新世界的钟声已经敲响
我将推开大门。”
所有声音在这一瞬间消失。所有人都屏息而待,视线完全不能从台上的少年身上移开一毫。
少年伸展开的手缓缓垂下。
微微抬头,露出了双眼。
晶莹的水珠顺着脸颊划下,所有人的心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揪住一般硬生生的疼着。
水珠从空中坠下如同透明的玻璃碎片一般向四周绽开。
他开起唇瓣,微微沙哑的声音透过耳麦传向四周,“为此,我失去了他
失去了一切。”

饱含着绝望而让人心碎的声音。
歌声再次响起。
“希望啊,绝望啊,什么的都不清楚
无论世界变成什么样子
我都会将其改变
所以说,fly,奔跑起来,明天就将改变
kissed.missed.now.well。”悲伤的感情被自信取代,无数光芒将他笼罩。
他取下乐谱,轻轻抛向空中,雪白的纸张如同羽毛一般散落。
“迷茫的眼瞳
知道吗?哟,Hello.what you're waiting for
掌心的汗水
我将获取
进入新世界的瞬间
火热的身与心
全部的回忆
将与你,
继续前行
初次的intuition”
他笑着转身,离开了舞台。
身后的尖叫声快要将他的耳朵震破。
“龙崎,我找到你了。”一边取下耳麦一边整理衣服,脸上的笑容自信而骄傲。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