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月华不落(DN+网王)01

旧文存

CP:主月L月 辅真幸真 (清水啦~L真正出场很晚的

文案:

夜神月死了。

夜神月输了。

最讨厌的两件事同时发生。不甘心,不想死。

于是无聊至极的神说:这是游戏。你们是否能真正改变世界,在这个普通的世界。做为同伴,做为对手,做为恋人。呵,那么就来看看吧。


第一章: 虚与实

我是对的,我就是正义,我是新世界的神!是我带来是光,还有谁?还有谁能让犯罪率下降百分之七十?!是我让这世界摆脱腐败!

所以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这个世界要谁来救赎?!那个叫尼亚的小鬼连带L的面具的资格都没有!

L……

“月君,你知道吗?自信的终点就是自大啊。我相信一个人的力量是弱小的,无论多么强大的人,尽凭他一个人是无法改变世界的。这个世界是如此广阔,是如此复杂。

“所以我不认同基拉的做法呢。即使现在世界的确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可这也是暂时的。只要世界的本质不变总有一天还会变成原样吧。

“金钱,权利,等级,种族……这些都是造成现在这个社会腐败的原因。基拉消除的只是表面而已。在我看来,基拉只是爱做梦的孩子罢了。月君也是这样想的吧?”

为什么会忽然想起这些呢?

L……龙崎那个时候笑了吧,在我死的时候。

不,那时的他,好像……哭了。

为什么要哭呢?是在可怜我吗?

呵,真是讽刺啊。而且那样子的哭泣,仅仅只是水珠从脸上划过的无声落泪。啊,那样的话,为什么不笑呢?笑的话,我就不会后悔了。

“月是我唯一的朋友。”

不会后悔了。

可是我到底后悔什么呢?

我不会后悔成为基拉,不会后悔拣起死亡笔记。我从不觉得那是不幸的。捡到笔记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一件事。我因此成为了基拉,因此遇见了L,因此实现了梦想。

因此杀死了L,因此伤害了亲人,因此死去,来到了这个什么都不存的地方。

流克说,使用笔记的人会变得不幸。那么,现在的我到底算是幸还是不幸?我不知道。

利用笔记制裁犯人,起教育和惩诫的作用,使犯罪率下降,改变社会制度从而建立一个无罪的世界。

犯错和犯罪的区别我比谁都清楚。

所以我知道我是在犯罪也是在犯错。可是我知道就算重头来一次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拣起笔记,用黑色的笔在白纸上写下无数的名字。

我只是想贯彻我的正义,拯救这腐朽的世界。

所以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后退。

那么,我到底是在后悔什么?

现在可以想起,在仓库里我挣扎着要活下去的样子。那么狼狈,那么丑陋,那么软弱,简直不配叫夜神月这个名字。

直到在看见龙畸,是的是龙畸不是L,因为做为L的他不会为我流泪,一滴也不会,所以那时候的他是做为我唯一的朋友而流泪的。直到看到他时我才停止挣扎。

然后,我后悔了。

我想起他死去的那四十秒,那么安静的他,面容没有变得狰狞,没有哀求的声音,只是看着我,只是看着我。

看着我尖叫,看着我露出讥笑,最后安静的闭上眼。

他到最后都是那么令人钦佩。甚至让我觉得赢得人是他而不是我。

或许,赢的人真的不是我。我从那时就输了。

我得确输了,输得狼狈不堪,输得一无所有,最后竟然像只败家犬似得哀求一直鄙夷的愚弄人的死神。

啊,我大概是在后悔,后悔最后让自己变得如此狼狈,如此不堪;让自己真正变成一个失败者。

我想活下去,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不想死……

我要做得事情还有那么多,那么多……

即使想要改变错误,也是在“活着”的这个前提下。

但现在,在这个只有黑暗的地方,我只剩下思考。

时间的流逝无法感知,一直一直,什么都没有。

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无论是往左还是往右,什么都无法碰触。我也无法碰到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我应该是失去了形态。

我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如果还会痛,那么我大概会感到高兴无比。疼痛是存在的证明。

如今我只能不停的思考,不停的回忆。我不能停止做这些。

一旦停止,无边的寂寞就会袭向我。

那比疼痛更让我害怕。

我不断的思考,如果没有死亡笔记该怎样才能拯救这个世界,想了一个又一个的方案,然后再去否定它们。

我对死亡笔记太依赖了,在死的时候,不是我在控制笔记,而是笔记控制了我。这也是我失败的原因之一。

我不断的回忆,从幼时后到死时,从最初读的一本书到最后读的一本书,从擦身而过的陌生人到亲密的家人……朋友。

对他的回忆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清晰。

爱吃甜食的他,总是会带着糖果,不爱睡觉的他,可爱的黑眼圈像只熊猫,面无表情说着话,事实上是感情那么丰富的人……

可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他。

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流泪了,因为现在的我一定也是泪流满面。

其实一切都那么好懂。

后来,有了微弱的声音。

我听见有谁在喊着“基拉”。听见有人评说着基拉。

他们说,基拉想塑造的世界是不可能长存的,只是存在于想象中的乌托邦。因为人是有感情的,是有思想的,每个人对于犯罪的定义差别都太大,所以无发做到真正的公平公正。而人心的黑暗是永远无法消除的。这也是乌托邦难以实现的重要原因。

当然,也有赞扬的声音,可相比起来,那真是过于微弱。

再后来,这些声音越来小。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它消失的,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它已经无处可寻。

这也许是因为“基拉”已经被人遗忘。

我却不觉得悲伤。

或许在我心里,已完全知晓基拉会有这样的结局。

抑或是因为我已经完全将这个不完美的方案否定。

但是我不会后悔去实行过它,倘若没有做过便永远不会知道它是否真正不行。

而且这让我遇见了他,让我的世界不再那么无聊。

虽然现在的我无聊至极。

所以在那个自称是神的声音响起时我心里会有那么一点喜悦也是可想而知的。

那是一种类似于风雨的声音,神奇的是我竟然能听懂。

“你知道你在这里待了多久吗?”

“……你是谁?”没有意义的问题,我选择无视。

“……我是谁?我有时候也不知道呢,你们给我的称呼太多,死神大王,上帝,佛祖,真主,天帝……”

“那么你就是神吧。”

“啊,也可以这样说。”

“那么你想要干什么?”虽然我觉得无聊,但是对于所谓的神,我真的无法忍受。

“你很特别呢,简直让我大吃一惊。”他的语气平淡,并不向他的话那样有着惊讶的情绪,“你还是第一个,在这里仍能保持清醒意识的人。”

“哦,那又怎么样?”

“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你只是这样就太无趣了。你还能做出更多惊人的事不是吗?”

“……啊。”我淡淡的应了一声。

“那么,就让我看看吧,在平凡又普通的世界里,没有笔记的你又怎样改变世界。”

“再给你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吧。”

……这样子吗?真是像神的做风呢。

嘛,也不坏。


第二章 自己

夜神月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不是雪白的天花板而是穿着性感泳装的金发美女。他花了十秒钟才意识那是张海报。

叫嚣的疼痛通过神经末梢直达大脑,这让他不由笑出声。

“哈哈哈……”他几乎快停不下来。

“这是个游戏。”神说。

是的,夜神月想,没有比人生更有趣的游戏了。

他深呼了几口气,然后慢慢用手掌撑起上半身,待他把身体倚在墙上时便环视整个房间。

他皱起了眉头。

若是要他形容下这间屋子的话,他只会说一字,乱。衣服被随意扔在地上和几只旧鞋缠绕在一起。地板的色彩混浊不堪已经看不出它的本色。衣柜大开,里边什么东西都有,成了垃圾堆。书桌上的书还算是整齐,但上面的一层灰尘清晰可见。染血的绷带和面纸散满了床。

看来这个世界的“夜神月”一点也不优秀。

绷带上的血发黑,屋子里的味道刺鼻,说明很长时间没有人来打扫和照顾。这样看来,这个“夜神月”与家人的关系并不好。

不,应该是人际关系一点也不好。而这一点在之后月打扫整理房间的过程中被证实。

他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来整理打扫房间,期间他仅吃了点饼干喝了几口水。按理说他本应该吃的下许多东西的,但他却什么东西也不想吃。

收拾后他才发现,这个家里的钱居然只有五百元。

但值得幸庆的是水和电至少没有被停。

他挑了些干净的衣裤进入浴室。一边清洗自己一边整理关于“自己”的信息。

这个“自己”名字当然是夜神月,性格与他相反,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个不良。并且在不久前被人打中后脑,打断助骨,没有及时去医院,死在了这里。与家人的关系恶劣,或者没有家人,并且也没有什么朋友。而且被退学,没有工作。

啊,前面的几条不是重要的,最后这个倒是有些麻烦呢。

嘛,也不过是小事。

还得补一条呢,他站在镜子前颇为无语的拎起一拽还在滴水的头发,这个“自己”是个长发控。用毛巾把头发随便擦了擦,右手拿起剪刀,刚碰到头发时又无奈的放下。他对给自己剪发什么的还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呢。

虽然灵魂与这个身体已经完全锲合,疼痛已经消失了,但他可不敢做自毁形象的事。只得剪切了一条发带等头发干时束起。

天还没黑,于是他选择出门。回来时手上提着必须的日用品和商店老板娘送的面包和牛奶。

晚饭是有了,至于明天的早餐就到不远处的的麦当劳吧,正好定下后天去那做服务员呢。

他拉开书桌前的板凳,开始翻阅课本,虽然他不担心自己的成绩,但一定时候的复杂还是必要的,毕竟他已经很久没去过学校了,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学。


第三章 意外

小野寺彦一将手机放入包中,狠狠的叹了口气。

最近正火的电视剧《燃灭之时》是他的作品,这部倍受好评的作品在今天准备拍摄最新的一集。但让他烦恼的也是这个。

这集占很重戏分的角色的扮演者今早突然心脏病发作被送入了医院,刚刚才通知剧组,但主演的当期好不容易才确定好,如今要更换也是麻烦……

他不由多叹了几声,然后拿起咖啡一口喝尽。为了转移注意力而翻起了台本。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温婉的声音让小野寺从台本里抬头,把视线移到了面前端着餐盘的人。

那大概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学生,鸭舌帽遮住了大半张脸,穿着简单的连衣帽外套和深蓝色的廉价牛仔裤。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时人已经坐满了这家还算大的快餐店。

“当然可以。”

“谢谢。”少年的声音透着让人高兴的谦逊。

少年把手中的餐盘小心放下,那是很简单的麦当劳早点套餐,然后抓住帽缘将其脱下。

褐色的长发倾泄而下,长长的流海下的同色眼瞳深邃惑人。

精致的面容让小野寺失神,竟不由自主的开口发问:“你对演艺有兴趣吗?”

少年对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后来在无数次的回忆里小野寺都无比幸庆当时的唐突一问。这让他将自己的作品变成了传奇,变成了业界的神话。没有什么比这更幸运了。

他将少年带到了剧场,将手里的台本给了少年,嘱咐了几句便去忙着安排各类事务。

他这种行为在业界几乎是没有的,带一个不属于任何一个事务所的人来参演本身就是不合规矩,还好只是出场一集的小角色,但各种要除理的事仍是很多。他所以在赌,赌他的眼光。主演们来的都挺早,可以看得出他们对这部剧的重视,所以他便请他们帮忙辅导一下少年。总之不能让他拖后腿,主演们都清楚这一点所以答应的很痛快。

他忙的差不多后来看情况时被眼前的景象惊的说不出话来。

饰演男主角杉田佳宗的小野淳一郎是演艺界出了名的冰山面瘫,可此时的他竟笑得灿若繁花。而女主角柳生惠的扮演者被人称为娇羞淑女的竹内麻衣居然紧挨着少年身边。其他的几位参演者也是面带笑容。

少年注意到他的来到拉了拉竹内站起来说:“小野寺导演辛苦了。”“辛苦了。”

“没什么,快开拍了,夜神你去化妆换衣吧。”

在少年离去后他向几位主演讯问少年的状况。得到的回复居然全都是“不用担心”。

当少年换好服装出来时他才更进一步理解什么叫“不用担心。”

少年穿着单薄的白衬衫,红色的领带松松的系在胸前,黑色的西裤笔直,显现出他修长好看的腿形。茶色的长发被紫蓝色的绸带束好顺从的落在肩后,原本遮住眼的流海被剪去不少,露出了那双让所有宝石都失色的眼。

他仅仅是站在那,就如同一幅精美的画,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所有声音都在一瞬间消失,所有光芒都汇集到了一处。

“小野寺导演?”而这声音也若天籁。

小野寺无法相信自己居然如此幸运。


第四章 决意

当月拿到剧本翻开看第一个词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所谓的命运。

这个故事,简直像他从前人生的翻版。

得到特殊能力的少年少女开始杀死罪犯,想要改变世界。而他的这个角色,这个叫做朝阳的角色,却是如同L一般的存在。

有点讽刺。

他的角色隐于幕后,一直阻止少年,而现在少年找到了他,要将障碍消除,就像那一天的自己消除L一样。

可他和故事里的少年终究是不同的。

“你认为你是正义的吗?”

“是的,我所杀死的都是活着危害社会的家伙。”啊,当时的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但你以为仅凭你一人就能改变世界吗?”

“世界正在改变。”

“这只是表面而已。你所谓的改变不过是暴力的强制镇压产物。你不能否认你杀了人,你犯了罪,你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你也是个杀人犯。”

“我不是!!你住口!”

“我不认为你的正义是正确的。因为,你的正义建立在尸体上,无法带来真正的光明。”大概龙畸就是这样想的吧。

“不是……”

“你其实是知道的不是吗?你的做法是在破坏这个社会的秩序,你杀死了被关在监狱里的犯人,其实会让人意识到政府无法保护人民而使他们陷入更深的黑暗。

“乌托邦是不存在的,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哲学王。

“每个人都罪孽深重。所谓无罪的世界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人降生于世,就会伤害人,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就可以杀死人。

“而在这样的世界里,法是必须的。

“你所做的只是自我满足罢了。”

然后,世界沉默了。“月君,”熟悉的声音在脑海中浮起,“月君理想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

“啊……,果然还是没有犯罪的世界吧。”那时的自己如是答到。“这种回答会增加我是基拉的可能性吧,不过龙畸,我不是。”

“嗯,月君是更偏向理想主义呢……我倒是更倾向现实的形式主义呢,毕竟没有法律形式的话世界肯定会坏掉的,那样的话就太无聊了。”

他睁着那双大眼望着月说:“现在的法还是充满漏洞的,它太弱了,所以现在我觉得不是它在保护人,而是人在保护它呢。”

法律是需要人的保护的。

而他从前的对手兼友人便是一直充当守护者的角色。

“现在的社会需要的不是绝对的正义与公平公正,而是可以维持秩序的完备的法律系统。”

对于这句话从前的自己是那么的不屑。而现在,再一次站在人群里的夜神月是选择了赞同。

因为的他的做法失败了,他很清楚,那个时候的自己纵使战胜了尼亚也不能保证真正能建成无罪的世界。

因为那时的自己本身便陷入了黑暗沾满了鲜血,而心也扭曲得自己也无法想象,失去了初衷,违背了原则。

那样的夜神月无法成为神。

但是即使到了现在他也无法放弃理想。

是的,他要成为神,成为世界的神,因为他将会塑造新世界。

他会让新的“神”降临为世。

方法他已经想好了,这一次,纵使没有笔记也无碍,不过是多花费时间罢了。

他决不会让自己再沾上血,决不会违背原则。

这个角色名字是朝日,多么熟悉的名字,曾几何时,他看着父亲的警证笑说:“那么我就是朝日月了。”

如今,他用这个名字说着龙崎的话,发自内心的赞同着。

朝日,夜神,带与光明。


第五章 所谓的同班同学

今年的樱花开得比往年要晚也开得更长。在开学后一天才得以看见满树繁花。虽然这对于切原赤也来说算不上什么事。比起这个他更关心今天早上的英语课老师会不会来个听写什么的,最近那位老师似乎爱上听写了,弄的他一天到晚都悬着颗心。

说到底,为什么要学英语啊?英语连网球的百分,不,是千分之一都比不上。这样想着的他不禁加快了步伐,他要快点去网球场进行训练。

走在校门前的坡道时还不自觉得看了看两旁的过了半个多月仍是粉色的树。现在时间还早,路上并没有多少学生。所以切原以为入目的只会是那些灿烂的樱花。

他看见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站在绯色的花树下,微微昂首,褐色的发丝滑入白晰的后颈,琥珀色的瞳子里光华流转。轻抬手,掌心上飞入几瓣泛白的落英。少年的嘴角有着一丝弧度,在樱雨中朦胧不清。风在那人身边留连不去,卷起深色的衣角和领带。那是一个美到让樱花沦为陪衬的人。

要不是因为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切原几乎会一直傻看着。“什么啊……”他嘟囔这翻出不手机看着上面的闹钟提示翻了个白眼,一定的丸井前辈弄的,他想,前辈倒底是有多无聊啊……

他再次看过去时,树下已没了身影。简直像做梦一样。“啊啊,管他呢,网球,网球!”

他神清气爽的走进教室坐到座位上嫌恶的翻着英语书时耳朵里飘进了班上女生的声音。

“听说那个有名的不良会到我们班重读诶。”

“啊,真的吗?学校居然会允许?太不可思议了吧!”

“就是说,哇,听说夜神这个人超恐怖的……”

“呀,好可怕……”

“切,还以为是什么呢……”切原露出了不屑,这种家伙,比起真田副部长差太远了,哪里可怕嘛。

他继续翻英语书,直到睡着。

他被是女生们刺耳的尖叫给吵醒的,花了好一会时间才完全清醒。

他发现自己前面的空桌上放了一个普通的黑色跨包。

跨包的主人有着茶色的发和一双修长白晰的手。

那人整理好东西后,转过身面向他。“你醒了啊,我原本还想叫你的呢。”他微微顿了顿继续道:“我是夜神月,名虽然读作‘light’但是汉字却写作‘月’,你呢?”

这不是在樱花树下的那个人吗?!居然是一个的班!名字好好听,长得也好帅气啊!“切原赤也,喜欢网球和游戏!”看呆了的切原海带如此回答。

月微微一笑说:“那么切原君,请多多指教。”

第一节课就是切原最苦手的英语。和往常一样,他努力不让自己睡着,努力听课,最终保持了一个半梦半醒的状态。

可英语老师仍对此不满,“切原君。”“是!”切原赶紧站了起来。“你能告诉我这道选择题的答案吗?”“诶诶诶……”切原想撞墙的心都有了,眼睛到处乱看总之就是不看英语老师那张发红的老脸。

桌子轻摇了下,他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前桌,凭着自己优秀的视力看清了他写在草稿本上的东西,“……选A”他有些迟疑的开口。“正确。”英语老师惊讶的皱了皱眉让他坐下。

“谢啦,好险啊。”他刚说完,抬头便看到英语老师的奸笑。

“夜神君,请你朗读并翻译这下一篇文章。”

“是。”所有人都注视着月,大多数人都怀着看笑话的心情,人人都知道,不良夜神功课永远是倒数。切原能听见被压抑的窃笑声。

他看见月拿起书本,他这才发现那上面有序的排列着工整的字迹,并且它在这节课似乎才刚被翻开。

紧跟着翻书的沙沙声后响起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In all time before now and in all time to come……”比英语老师还要标准的伦敦腔,清晰而富有感情,完全没有日本人的发音通病,每一个停顿,每一个重音都恰到好处,简直可以与教材特配的范读媲美。

“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他开始翻译,说是翻译,听起来却更像是在诵读诗歌。他的声音空灵,让人深陷所言。

“……真实或虚伪,这是难以判断的。小鸟还是会高飞,但是暴风雨不会再来临了吧。”月放下了书,微笑着看向愣住的老师。“啊,请坐。”过了许久老师才反应过来让月坐下。

班上的一大部分人仍没有从冲击中醒来。

切原看着他优雅的坐下后单手支着脸望向了窗外,过了会又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本书翻阅起来,切原推测,那绝对不是课内书。

所以等下课铃一响时他就忍不住发问:“呐夜神,你在看什么书啊?”

月把书合上露出滚金的封面,上面用圆体英语写着标题和作者。“U……Uto……p……”他艰难的读出那些个难认的拉丁字母,月不禁笑了。

“Utopia,翻译过来就是《乌托邦》作者是英国的托马斯`莫尔。应该说是空想社会主义的先声吧。”

“诶……好深奥的样子呢。能借我翻下吗?”“好啊。”切原接过那厚厚的一本大书,翻开后只有两个字能形容他__震惊,“呜哇,全都是英文……”

“啊,我今天专门到学校图书馆借的原文书籍,翻译的话,总会有些偏差和作者的主观理解。”

“夜神你的英语怎么会这么好!我完全学不来英语的……”切原耷拉下脑袋。“我以前英语也是很差的呢。可是啊……”月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只要你真正努力去学没有什么是学不会的。”

“我可以教你英语。”

“真的吗?会不会太麻烦你啊?”

“不会,我正无聊着呢。”

切原觉得感动,因为自己很月才刚认识月就如此帮他,他真心认为月是一个温柔的人。

“夜神,真的很感谢你了。”切原发自内心的说。“作为回报放学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听说学校的布丁很好吃。”

“好啊,布丁……诶,就只要布丁吗??”

“不可以吗?”月微歪着头看着他。

“不是啦……恩,我知道啦。”切原不由再次感叹,这真是一个善良温柔的好人。

第二节课是数学,而这节课月仍在看那本《乌托邦》所以数学抽他到黑板前写题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切原原本还很担心,因为题目真的是少见又难算。但月居然三分钟不到就留下一黑板的白字走了下来。

黑板上的解题步骤详细,不几乎不需要老师讲解,仅仅凭这些步骤就能懂这题了。

好厉害,这是老师和学生的一致想法。

刚下课班门口就传来了吼叫“夜神月在吗?夜神月那混蛋在哪?”

不一会儿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就站到了月的面前。

“你们……”切原冲上前刚想说话月就打断他说:“谢谢你,切原君,但是相信我,没事的。”

“什么没事的?”为首的刺猬头拍着月的桌子,“是谁被打破头的,是谁被打断助骨的啊?”

月缓缓笑了,“武川君吗?”

“什么啊你,这语气就像不认识我,呵,难道我下手太轻了吗?”

“呲,把头发剪了还真是美人,陪哥几个乐了乐?”

月笑出了声说:“武川君还真是有趣,怪不得武川五次郎爷爷那么喜欢你?”

“爷爷?”

“恩,对了,五次郎爷爷让我一见到你就给他打电话呢,武川君怎么可以这么久不去看爷爷呢?”月掏出手机按动了几下说:“喂,五次郎爷爷,恩,是我,我很好,武川就在旁边,我知道了。”月把手机递给了武川。

“白痴!”这句是切原能从电话里听到最多的词。

武川把电话还给月后呆滞的走了,一群小弟赶紧跟上。

“夜神,他是怎么了啊?”

“唔,大概,是被家长批评了吧。”月继续翻书。

(时间设定:切原刚上立海大并已经进入网球部,月比切原大一岁。)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