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米】all(10+11)

 没有什么比失去你更痛苦。
10 remain
“呐呐,你是谁?你可以成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吗?”有着柔软金发的少年被黑色的宽大的衣服包裹着,在突然闯进他世界中的人身边蹦蹦跳跳。
白色的破碎的盔甲上满是他金色的血,那原本洁白无暇的被强行折断,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苦的神色。他对于少年的询问没有反应。
“呐呐,我是米迦,是无名的怪物(纳尔·莫奈伊)”金发少年仍然开心的进行着自我介绍,仿佛他的笑容从他出现开始就没消失过。
“你的名字呢?”自称怪物的少年蹲在了他面前直直的看着他。
“……”他依旧没有说话。
但少年却露出比刚才还要高兴的神情,“呀呀,你没有名字吗?那我叫你优怎么样?”
“炽天使(瑟瑞·阿尔夫)”
“诶,优你是炽天使啊。”他并不惊讶。
“我的存在的意义是破坏。”被困的炽天使这样说。
“嗯嗯,我知道,但是你现在不能破坏啊,我不能让你破坏我,因为你现在没有那种力量,这可头痛了啊。”他露出苦恼的神情,“这样的话你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了啊……”
“啊……”
“你是我第一个朋友,要是失去存在的意义的话那么我就又要孤独了啊。”少年像是快哭了。
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看着他。
“唔哇,那这样好了”他像是想了什么特别好的事一样冲优笑道,“你把我吃掉就好了啊!”
他十分开心的说,“把我吞噬掉就好了啊!那样的话你就会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不会被任何东西困住!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永远永远在一起了!”他高兴的快蹦起来跳舞了。
“永远的在一起?”他像学语的孩童一般重复米迦的话。
“是啊,永远在一起,这样就再也不会感到寂寞了~”
怪物向被神舍弃的炽天使伸出了手,“所以吃掉我吧,优。我会永远保护你,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吞噬掉我吧。”
――――
“呀呀,真令人吃惊啊!”银发的吸血鬼单手握着黑发男人的脖子,笑着看着从另一方向赶来的人类。
“红莲中佐!!”“红莲!”各种呼喊声此起彼伏。银发吸血鬼忽然将男子丢在一边,步伐优雅的向前来救援的帝鬼军小队。
“米迦君你居然会穿成这样,”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他的刀已经和优一郎的刀相碰,“真是让人吃惊啊~”
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优一郎已经向吸血鬼攻击了数十次,速度之快让眼睛都难以跟上。
“好厉害……”这几乎是在场的人共同感受。
但是优一郎的攻击并没有起到多少用,只能说是和吸血鬼贵族平分秋色。稍有失误就可能被重伤。
“真热闹啊。”这时战场上响起了新的声音,红发的男性吸血鬼与两名美艳的女性吸血鬼踏着轻松的步调走向战场的中心。
“费里德君,听说你叫我呢。”
“嗯,是啊~”费里德猛然加重了攻击的力度和速度,这让以为他已经发挥全力的优一郎吃惊。
“真是的也该结束回去了,你说是吧。”和他的话音一同落下的是优一郎的肉体。
黑色的血从他的伤口出流出。
“小优!!”米迦尔冲到他的面前,拔出剑做出了守护的姿势。同小队的同伴也快速来到了他的身边。
“哦呀呀,看见不的了的东西了呢。米迦君你的天使君,血居然是黑色的呢~人类对他做了什么呢?”费里德的剑在手中小幅度的转圈最后指向了已经勉强站起来了的红莲。米迦尔的视线也被他引导着看向了红莲,这让他更用力的握紧手中的武器。
“优君!”与一想将优一郎扶起,却惊讶的发现那些狰狞的伤居然全部都消失不见。“这是……”他不禁望向优一郎。
“没事的……”优一郎像似在安慰着谁一般说,然后自己撑着刀站了起来。
“没事的!”他用力的说。
他用手轻轻覆盖住米迦尔的双眼“小优?”,米迦尔想转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恐惧开始占据他的心脏。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你能不看见啊……”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放下,下定了重要的决心不顾米迦尔的呼唤向前走去。
在距离费里德一定距离处他停了下来,“费里德·巴特利,我绝对不会让你带走米迦!”
他环视四周,“不,应该说无论是人类还是吸血鬼,我不允许任何人从我身边带走米迦!”。
飓风以他为中心刮起,灰白色的骨架破风而出,巨大的骨翼展开的瞬间飓风骤止。黑发少年整个人的气场完全转换,不容反抗的强烈气势让人快喘不过气。少年背后伸出的三对骨翼苍白光滑,那绝不是人类身上应该有的东西。
少年面无表情,原本碧色的眼瞳变成比最深的夜还沉的黑色。
他伸出握着刀的手,微微一挥,无形的刃就将费里德阻挡的手臂整个砍下。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他仅仅站在原地就将吸血鬼一个接一个的重创,压倒性的强大让人发抖。
“罪恶的东西,全部都消除,破坏,净化,破坏。”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重复说着。
当所有吸血鬼都倒在地上时他的刀刃指向了他视线内的人类――一濑红莲。
“不行,不能杀人,小优!!小优!!”米迦尔用尽大声呼唤着,企求能出现奇迹。
如果优一郎真的杀人了的话,那么他就会变成真正的怪物,这是米迦尔绝对不能接受的事。
“优桑!”“优君!”“优!”……优一郎的同伴也在不断的呼唤着。
“小优!”他不断呼唤,但是优一郎的动作却没有丝毫改变的迹象,似乎下一秒就会挥下,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湿润。
优一郎举着日本刀的手突然垂下,他猛地转过身,锋利的刀砸在了地面上。
“啊啊,终于,终于见到你了,我亲爱的亲爱的无名的恶魔。”没有感情起伏的声线却说着甜蜜的有如情话般的话语。
“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挚爱的纳尔,我的怪物。我一直一直都在呼唤着你……”
他的身体凭空浮起,刹那间就已经在用双手温柔的抚摸着米迦尔的脸颊。
“我要吞噬你,让我吞噬你,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永远的在一起了。”
“什么……”他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优一郎微微张开嘴然后低下头。
“啊啊啊啊啊!!!”

~~~

约定与期待都是我存在的原因。

11 stay

对于我来说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姐姐,没有人能代替她。从我懂事起姐姐便一直在我身边,因为有姐姐所以即使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我也不会觉得有多难过,对我来说,有姐姐便足够了。

或许是神认为我太幸福了,所以才会将姐姐从我身边带走。

“筱雅以后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要比谁都幸福,要一直快快乐乐的。”

我答应过姐姐,所以一直没心没腹的笑着。

可现在却怎么也笑不出开来。

“对我来说家人就是家人,没有什么新旧之分,我是为了家人活着的,以前是这样,以后也是这样,我会保护我的家人,会保护你们!”

这样对我们说过的少年,我所珍视的家人现在却以一种我从未想象到的形态站在我的面前。

~~~~

“……优君?!”与一震惊的看着吸噬着他人鲜血的同伴,金发的少年被同伴紧紧拥抱着,如果他没有推断错误那么这个少年大概是吸血鬼,那么吸食了他的血的优就会……他不敢再想下去。

“不行……小优……小优……”米迦尔几乎快说不出话来。

“混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君月怒吼。

“筱雅!!”这声让筱雅摆脱了震惊和难以置信,她看向呼喊她的红莲,“去阻止优!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变成怪物!!”

“阻止?我该怎么做?!”她跑向优一郎。

“抱住他!!”红莲用尽全力吼道。

但她根本没有办法近优一郎的身,强大的威压轻易将她压倒在地面。

“不要防碍我,罪恶的人类!”他对筱雅说话却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他的眼只有米迦尔,仿佛其他的任何事物都是尘埃一般不足为道。

“啊!!”优一郎轻轻挥手,筱雅的身体如同被折断的干枯的百合花般发出卡嚓的声音,鲜血掺进了黄土。

“优君……”她匍匐在地,泪水模糊了一切。

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自己只能再一次看着相同的事不断发生吗?

她感受着疼痛,断掉的骨头扎进肉里,让她无法再发出完整的声音……只能看着。

“米迦”优一郎认真的看着他,像个孩子般搂着他。

“米迦,米迦,我好害怕,好害怕……”前一秒如鬼神的人,这一刻却再不停的颤抖着,将头埋在米迦尔的胸口。“我害怕你会离开我……我好害怕……”

他抬起头,可瞳孔中却没有印有一物,“所以……米迦,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他抬起刀对准了米迦尔的胸口,“还差一点了……这一步完成我们就不会再分开了……永远、永远、在一起了。”

“优君是打算杀了他吗?!”与一惊呼。

“看样子是……”君月握住了刀柄想要冲上去,到全身的力量却像被压抑住一般一点也使不出,“混蛋!!!”

米迦尔白色的制服上开出了火红色的花,血溅到了优一郎的脸上。

“不!!!”刀砸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优一郎痛苦的抱着头发出野兽般的呜咽声。

“米迦,米迦……”他伸出手想要抓住米迦的衣角,却又被自己强制性的收回。

“不要妨碍我!”他面孔扭曲的吼道。

“不会让你再伤害米迦的,优!!”他忽然抓起掉落在地面的刀,反手砍向自己一边的骨翼,巨大的骨翼瞬间化成灰烬。

“啊!!!”

~~~~

他站在水天相接的地方看着面前和自己有着相同面孔的炽天使。

天使的羽在这个空间中如同白雪般旋转下落。

“这是你的选择?”堕落的炽天使问。

“啊,我宁愿自己死去也不会让米迦再受伤。”

“哈哈……”他疯了一般大笑起来。

“你是笨蛋吗?他会死的,你还是救不了他,吞噬掉他,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这不是你的愿望吗?”

“我的确是想要和米迦永远在一起,但是却不是以这种形式,我要的是活着的能和我分享一切快乐的米迦。”

他看着对面那个有着金色瞳孔的自己,笑着说:“当初你给的机会并不是想要这样的结果对吧?”

“什么恶魔什么天使,其实全部都是你,全部都是‘我’,你明明是最清楚的。”

堕落的炽天使没有说话。

“如果我没有成功救到米迦,我便会永远重复那一日的时间,而米迦也将永远活在生与死的夹缝。这是我们的赌约……不,这其实是我们扭转时间付出的代价对吧?”

“啊。”

“对于我来说,最痛苦的事不是失去米迦,而是看着他不断忍受着痛苦,我爱他,比世界上的任何事物甚至比自己都还来的要爱他。”

“我知道,我知道。”水面泛起波纹。

“因为我也深爱着那个天真的只属于我的怪物啊……”

风刮了起来。

~~~

“小优!”米迦尔感觉加在自己身上的禁箍在一瞬间被解除,他在优一郎的身体接触到地面的前一秒接住了他。

“米迦,米迦,太好了,这一次,我终于保护住你了……太好了……”他缓缓伸出手似乎想碰触米迦尔的脸米迦尔握住他的手放在颊边。

“嗯……小优很厉害。”

他微微笑了,“那当然。”

筱雅小队的伙伴们来到他和筱雅的身边,“优君!你……”与一原本想说的话在看见优一郎满身伤痕的样子后都变为空白。

“我没事的,与一,比起我筱雅她伤的应该更重……”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轻不可闻。

“优……筱雅她我们会照顾好的,你也一样!”三叶扶着筱雅对优一郎道。

“对不起……”

“笨蛋优啊,你不是说我们是家人吗?!”

“嗯……我知道,谢谢。”他放心的笑了。

“真是的,等你醒了一定会让你解释清楚的!!混蛋家伙啊。”

米迦尔看了看他们,将一开始就绷紧的心微微放松。

~~~

“天使被唤醒了呢。这算什么呢?”费里德看了眼那破败的建筑群,露出了玩味的笑。

“不过是有趣罢了……”

~~~~
嗯嗯,没错我继续传勇传梗,呀反正都是镜爹写的混在一起也没事哈(打晕拖厕所里)嘛反正前文有伏笔嘛,哈哈,没事啦,放心米迦没事的啦就是被咬了一口啦,爱的刻印嘛,哈哈……嗯嗯,按这个进度估计就再大更两次这文就完了吧。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