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米]all(06~09)

现在是属于我们的。
06 specially
有这么一个传说,创造世间万物的创世神创造了最强的生物,神将他命名为炽天使。炽天使太强了,他强到毁灭了世间所有的魔鬼毁灭了世间所有的罪恶。
失去存在意义的炽天使,感到从未感到的难过。
他坠落了,从最高的天际。
坠落的天使被神流放到虚无,那里没有声音,没有光线,没有色彩,却有一只连神也不知道的怪物。
无名的怪物很喜欢很喜欢天使,因为他太寂寞太寂寞,所以愿意对仅仅只看了他一眼的炽天使奉献一切。对天使奉献了自己所有的一切的怪物被天使吞噬。
于是天使从虚无中走出,于是天使知道什么是寂寞什么是孤独。
堕落的炽天使发了狂,他只知道破坏,只会破坏。他毁掉了天,吞噬了地,撕裂了太阳,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无法再次见到无名的怪物,也无法呼唤无名的怪物。
无名的怪物是笨蛋,而堕落的炽天使也是笨蛋。
无名的怪物在被吞噬时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只有一瞬也好,他觉得自己不再寂寞,觉得自己帮到了朋友。
无名的怪物是笨蛋,而一直试图呼唤他的堕落的炽天使也是笨蛋。
米迦尔合上了看了一遍又一遍的绘本,微微抬眼,右手轻抚上腰间的剑。
“无名的怪物与堕落的炽天使,呜~忧伤而美丽的故事,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米迦君你是那愚蠢的怪物还是那疯狂的天使呢?”银发贵族像在颂读着几个世纪前浪漫诗人遗留的长诗一般,踏着舞步在光滑的大理石上旋转,“毁灭世界的炽天使啊,呼唤着什么都不是的怪物,噢,多么美丽的故事啊~”
“怎么办?我都快要被感动哭了呢。”银发的吸血鬼笑的依旧张扬。
“滚”成长后的米迦尔面无表情的将剑横在费里德的脖子上。
“真过分呢,小米迦,对教导你的老师这样子,我会伤心的。”他竖起两根手指轻易的将剑移开。然后如同往常一般笑着,“米迦君,见到有精神的你我很高兴,这样的你才不会被卑鄙的人类杀死,那么,下次再见~”
米迦尔再次翻开了绘本。
“无名的怪物是笨蛋,堕落的炽天使也是笨蛋。”他说。
他曾养过一只鸟,在这只有黑夜的吸血鬼都市。那是一只有着黑色羽翼碧色眸子的鸟。是某一天被无聊的费里德带到他面前的可怜的鸟。
鸟儿的翅膀被箭射伤,结这厚厚的血痂,黑色的羽毛失了光彩。
被人类射伤的,费里德说。但是真是假谁又分得清呐?
他花了很多心思在这只落单了的鸟儿身上,为它制作简易的巢,为它去翻阅一本又一本医书,为了能让它再次飞翔想尽一切方法。
后来这只鸟不见了。他怎么找也找不到。
或许它已经飞离了这座只有黑夜的城,又或许它在哪个他未看见的角落腐朽成骸。
那只像极了优一郎的鸟,再也没出现在米迦尔的面前。
但是米迦尔却从没有放弃过寻找。
就如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优一郎一样。
他的时间太长而他太过寂寞太过孤独,叫他如何放弃呢?
他早就忘记了在有关他独一无二的小优的事上什么叫做放弃。
他其实并不聪明。
一点也不聪明。
所以他在这不断滴落雨水的时候仍然傻傻的望着天空。望着这满是废墟的新宿的天空。
不会有鸟在这样的天气仍然盘旋在天空。
但他仍坚持看一眼,就像那只一直孤独的无名的怪物,即使知道不可能但仍然怀有奢望。
雨打在身上让他觉得冷。他坐着的石块散发着寒气,他靠着的断壁冰凉入骨,雨从他的衣服一直入侵到内脏。
他从来都是怕冷的。小时候他不说但优一郎会在夜里紧紧的抱着他,用体温温暖着他。
如果没有优一郎他或许早就死了。
真冷啊。
他终于屈服于这寒冷彻骨的雨,痛苦的闭上了眼低下了头,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
为什么会这么冷呢?
嗯,一定是因为小优不在。
啊,小优的怀抱很温暖的,很温暖的。
他伏在自己的膝上,衣服蹭着脸颊,他试着像以前一样露出微笑,最终却只是微微拉动唇角。
苦涩的心情让他把整张脸都埋入了衣服。而雨仍不断地打在毫无防备的米迦尔身上。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因为他居然感觉到小优的气息。
然后雨停了。
“米迦,你是笨蛋吗?”
他不敢睁开眼睛也不敢抬起头,他害怕一睁开眼就什么都没了,他仍在那黑暗的空旷的房间,没有小优的气息,没有小优的声音,没有小优的消息。
这个梦太美,他不愿醒来。
却又不得不睁开眼。
“米迦。”记忆里的黑发男孩和此刻在自己眼前忍着泪硬扯出笑容的少年重合在一起,他小心翼翼伸出的轻颤着的手被用整个身体为他挡雨的人握在手里。
被抱紧的那一刻,他终于不再觉得冷了。
“小优,小优,小优,小优……”他喊了一遍又一遍,四年又一百零四天不曾间断。
“我在这,米迦。”
终于得到了回应。
~~~~~
米迦专场,亲们觉得怎么样?
这章里的无名的怪物和堕落的炽天使的故事来源于镜爹的传勇传怕寂寞的恶魔和发了疯的勇者的故事。我是莱西党,西昂陛下万岁!

 是等待的人痛苦呢,还是让等待的人更痛苦呢?______太宰治
07 rain
三宫家族是拥有百年基业的大家族,可是如今却屈居于柊家。三宫家的人虽然从不在外表现出对这一点的不满,但是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族人的到提升的机会。所以在这个家族出生的三叶理所当然的被送进了军队。
从小受到的家族最优秀的教育三叶理所当然的被称为了精英,理所当然的在本应上初中的年级上了战场。然后得到的便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可是她还活着,所以即使再怎么难受再怎么自责她都得吞下,甩甩发尾后去面对新的战斗。
偶尔她会很羡慕总是笑的没心没肺的筱雅,什么也不曾真正放在心上,什么也不能真正伤害她,当然这种羡慕她并不承认。但在很久很久以后她才发现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
真正不会受伤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是不存在的。
可那时的她不懂,所以自大的认为明白痛楚的自己的对的,经历过失败的自己是成长了的,自己并不惧怕死亡。
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我不会再抛弃我任何一个家人!”
在知道自己不会被抛弃的那一刻,还是不争气的哭了。也是从那一刻起,三叶将四张狼狈不堪却依旧自信的笑着的脸刻在了心里。
“我会救你,所以不要再说些丧气话!”
那样说的少年真的救了三叶。
优一郎这个人很奇怪,连带着让自己也奇怪起来,可是三叶却不讨厌变奇怪的自己。
他说要去新宿,要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说要去救自己最重要的家人,变的奇怪的自己居然愿意帮他,和他和其他队友一起去救那个素未谋面的人。
如果她是个二十多岁的大人的话,她或许不会这么果断的选择跟着他,不会因为什么队友什么家人而轻易动摇。如果她是一个拥有大权的高位者,她或许不会容许他这么任性胡来,她或许会怀疑他的目的。
可现实就是这么奇妙,她没有二十多岁,她并不是上位者,她的天真并没有消失,所以她相信他的话。
但即便如此,在追上进入新宿就突然爆发力量消灭吸血鬼并快速向前的优一郎时她还是对所见的景象感觉微妙,如同猛的被针扎了一下,痛和惊讶让她张大了嘴巴。
优一郎跪在碎石上像是拥抱着最重要的宝物一样紧紧的紧紧的将穿着白色披风的吸血鬼揉进身体里。细小的雨让他们的衣服紧贴,让他们的头发交缠,让他们看起来混然一体。
也让她混身冰冷,让她觉得筱雅像是在流泪。
这到底是那里错了。

所谓的对与错的界限到底是怎样存在的呢?
08 red
小的时候一直就被这样说这,“红莲,一定要变强,然后改变这样的命运。”
不断的不断的被这样告知着。
但事实上我对命运什么的并没有什么实感。直到那一天她问我“红莲,长大后我们还能在一起吗?”她这样问我,带着忧伤的笑容告诉我家族中的人已经开始为她培养婚约者了。
然后我才真正开始反抗所谓的命运。
但仍然没能救她。
究竟是那一步走错了呢?
从十六岁开始我便不断的思考,不断的思考……
却怎么也想不出能真正拯救她和他的方法。
我究竟是那里走错了呢?
~~~
从进入新宿开始,优一郎便急迫的开始寻找他的米迦。
不顾一切的开始真正的寻找他的米迦。
已经分开了多久呢?
四年?两个月?
还是……一生?
总之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他望着漆黑的天空,又高又远的漆黑的天空。
不断的不断的加快寻找。
甚至没有空闲去思考同伴们的想法,只是用尽全力去寻找那个最重要的最珍贵的人。
他用最快的速度向前,快到将不断呼唤自己的同伴抛在脑后。直到看见那个蜷缩起来的小小身影时才慢慢的放慢步伐。
突然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见他。
自己究竟能做到怎样程度,对此他忽然产生了怀疑。
自己真的变强了吗?
这样怀疑着已经成怪物的自己。
却还是无法抑止的向那个方向走去。
无论多么怀疑自己他仍然无法阻止自己向那个方向那个人靠近。
“米迦,你是笨蛋吗?”
这样说了,其实心里却是在不断的说着百夜优一郎是笨蛋是无可救药的自私鬼。
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都是无与论比的自私鬼。
因为无法忍受米迦会死去而将米迦变成真正的吸血鬼,因为无法接受失去米迦而不惜改变一切;因为仅仅是看着还不能满足而伸出手去拥抱米迦,因为仅仅是在一起还不能满足而想要得到米迦。
在他还不知晓的时候他已经变得如此丑陋疯狂。
变成了真正的怪物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放弃米迦。
不,应该说,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无法放弃米迦。
他忽然开始害怕起来,害怕这样的自己以及那即将到来的未来。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09 light
“米迦,我们不会再分开了,你能相信我吗?”优一郎看着他的蔚蓝色的眼认真的说着。
对此他点了点头,“我只相信小优。”优一郎的脸微微泛红,真可爱啊,他想。
“那么……”优一郎伸出手快速解开了他身上的披风,然后将它撕裂,只留下了印有纹章的一块然后将那一块系在了米迦尔的手腕处。之后他又开始解开米迦尔的白色制服,在场的无论是当事人还是被暂时忽略的旁观队友都被惊呆了。
“小……小优!你要做什么啊?”他终于忍不住问了。
“做什么……唔啊!”优一郎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慌乱的开始解释自己的行为,“我不会让米迦再到可恶的吸血鬼那里去,所以要把米迦的身份隐藏起来,米迦没有吸过人血,几乎没有多少吸血鬼的气息,所以只要把这些吸血鬼的制服脱下就行……”他将手中的白色外套扔在地上奇妙的是它在触地的一瞬间就燃起了橙色的火炎不过两秒就变成一片灰烬。
“小优你怎么会知道?”他感到不可思意,无论是优一郎找到他的事还是知道他没有吸过人血的事。
“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优一郎勉强的笑这回答。
“……嗯”
等优一郎将米迦尔身上可能被认为是吸血鬼的服饰都去掉后他将自己的黑色披风和帽子取下小心翼翼的带在米迦尔的身上。
“好了。”优一郎终于满意的笑了。
“喂,笨蛋优,什么好了?我们这里可完全不是好了吧!”君月的怒气无法隐藏。
“……遭了。”优一郎转过身,叹了一口气,开始迟来许久的介绍。“他是百夜米迦尔,我的家人,是我最重要的人。”
“这就是你说的一定要拯救的家人?”筱雅故做镇静的问。
“是的,四年前米迦为了保护我为被吸血鬼变成现在这样,所以这一次该由我来保护米迦。”优一郎握紧了手中的剑,“但是我知道我一个人是不行的……我没有打算欺骗过你们,因为你们和米迦一样都是我无可代替的家人……我即使变成了怪物也不想伤害你们……我……”他闭上眼无法再继续说什么。
“优君……”
“啊啊,优桑真的是小孩子呢!”
“嗯嗯,优是笨蛋呢。”
“笨蛋优。”
“……”
“什么嘛……”他忽然想哭,他到底有多么幸运才会遇到这些人们呢,遇到这些选择站在他身边的人们呢。
“那么接下的事可不是那么好办了,嗯的有心理准备才行哦,优桑。”
“啊”
筱雅看向没有说什么的米迦尔,“我们并没有将你当成同伴或家人,但是因为优桑是笨蛋,所以我们才会选择帮助你。”
“我知道。”他将声音降低,“谢谢你们。”这一声谢谢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优一郎。
巨大的响声从背后传来,故事的幕布被拉起。

~~~
手受伤了,痛得好几天不能动π_π卡文啊……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