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米]ALL(04+05)

all所走的剧情线和时间线大部分是tv版的,因为tv版的时间比较好调整,第一季tv走完了后我会用漫画内容。

总的来说就是,优现在经历的“现实”是依据tv版的,而优所经历过的“过去”是tv+漫画+原创。 

而优重新开始的时间点是第一次打倒吸血鬼在医院里醒来时,也就是tv第二集的结尾部分。 

以上是迟来的时间线说明:D 一直忘说了……请忽视错别字,我一直是不抓虫的人……

 

04 ghost

 
 

 我梦见红色的花盛开在我的身体之上。

棕色的根缠绕着心脏,银色的茎流淌着血液。 

我能看见彼岸,却看不见除花朵以外的东西。 

我能听见风声,从彼岸而来的风声,却没有看见能摧毁一切的风。

 我想要摧毁束缚着我的一切。 

我想要力量,想要能够守护一切的力量。 

为此,我愿意以我的存在作为代价。

 “嘛,就是这样子啦~呀,果然说出来就轻松了啊~”优一郎一脸舒畅的双手抱胸微闭着眼不断点头肯定自己的说法,然后欢快地从呆愣的两人身边走过。

 “优……优君!等等……这是什么意思啊?”与一和筱雅相视深表无语,什么叫“我想相信你们”啊,解释清楚再走啊!但是走在前面的优童鞋越走越快一副来吧来吧我就是不告诉你们的架势。

 “好吧,这也算是好事。

”双手仍背在身后的筱雅自我说服地点点头却加快步伐一股作气把优甩到大后方。 

“……”无语的与一只有继续无语。 

“……”优表示他再一次深刻认识到筱雅的小性子。让他耍个帅又不会死! 

“祐二君不会有事吧……”与一作为三人中最软的最有爱心的人如此道。

 “大概他的心智已经被鬼吞噬了吧。”筱雅尽职的再次开始了解说。

优默默听着。

 “心智被鬼吞噬了会怎么样?” 

“会变成此吸血鬼性质更恶劣的择人而噬的……恶鬼。” 

与一沉默了。 

他们很快就到达了贴满符咒的地下神殿的入口,并将门推开。

 声音从天而降,不,应该说是直接在优一郎的脑海中响起,“来吧,我的同伴,我的主人,接受我们吧,我会化为盾,我会化为剑,来吧炽天使!” 优一郎惊讶的看向同行人,但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这是只有优一郎才能听到的话。 

“我……明白了……” 反应过来后,优一郎笑着从高处一跃而下,以迅雷之速将祐二手中的斧头夺下。 

“优桑!!” 

“优君!!” 

在闭上眼睛前听到的是筱雅和与一惊慌失措的呼唤声。 

“没事的啦”,他原本想这么说的,但他已经无法对在这边的他们说话了。 

“小优”,十二岁模样的米迦站在宛如明镜的水面上,笑盈盈的望着他。

 “哟,是你在叫我吗?白痴鬼。”优一郎己所当然的发问。

那不是米迦,他很清楚。 

“是我在叫你,炽天使百夜优一郎。”米迦,不,使用米迦外形的鬼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的事?话说你这个混蛋不要给我再继续冒充米迦了!!真令人火大!”优一郎吼着。 

“诶,你对这个模样不满意吗?我以为你会喜欢的呢。”鬼歪了歪头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你不是米迦,你没有资格这样做。”碧色的眼里透着坚强的意志,这让鬼为之一震。

 “我做了正确的决定呢。”这样说着的鬼化成了黑色的烟雾环绕着优一郎。

 “我的王,我的主人,请接受我,请吞噬我,变成‘真’吧。”鬼用远不同与人的声音说道。

 ”’真‘那是什么?”优一郎问。 

”你做为炽天使这一存在还不完整,你要成为‘真’不是人类操控的傀儡,不是实验品,而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能将我们这些鬼从命运的枷锁中解放的存在!”

 ”那种东西怎样都无所谓!”他像是要斩断一切阻碍一般挥出手,”那种东西怎样都行!我是为了,是为了米迦才在这里的啊!” 

无论是站在这里这种事。

 还是想要获得力量这种事。

 对他来说,所拥有的意思只有一个——将米迦从黑暗的深渊里拯救出来。

 
 

 呐,米迦,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在很早很早就被你所拯救了。 

在你在孤儿院里对我伸出手时,我就被温柔的你拯救了。

 我一直想要回报你,一直一直都想要回报你。

 所以,才想要杀掉囚禁我们的吸血鬼,所以,才想要得到自由。

 米迦,我绝不会放弃你。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再放弃你。 

 
 

所以,优一郎注视着鬼,“如果吞噬你可以获得力量的话,我会吞噬你。”坚定的注视着鬼这样说着。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代价是什么了”,优一郎觉得鬼似乎在笑,“你将无法再变回人类,你将日日夜夜承受我所承受的痛苦,受世界所诅咒,这样的代价,你愿意支付吗?”自私的鬼笑着说。

 “哈哈,这种代价,不算什么!” 

“那么……希望你不会后悔。”黑色的烟融进了他的身体。 

“我的力量,就给你吧。” 

“我不会后悔的,已经足够了。

” 没有什么时候会比那时更后悔了。 

“啊……”他艰难的睁开眼。 

“优君没事吧?”

 “骗人的吧,居然凭自己的力量回来了。” 

优一郎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看着慢慢沙化的斧头淡淡的笑了。 

 
 

我是在走向你的路上吧,米迦。

 
 

05 flower

 
 

“哥哥,哥哥,我会好好的,所以,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好吗?”他最爱的妹妹,躺在病床上的妹妹,微笑着说着安慰他的话。 

无力的自己,什么都做不的自己,对这样的自己,他无法忍受。

 已经无法忍受了,但是,却不得不告诉自己,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 

再更加努力一点。

 这样告诉自己,然后艰难的前进着。 

今天仍然和优一郎记忆中一样,一大早就遇见了眼神超坏的君月,然后同记忆中一样,他们互殴。

虽然,优一郎极其想避免,毕竟压抑力量也是不好弄的嘛,但是实在没办法,谁让君月的脸太让他不爽了呢。

 后来的事与他得记忆也没有太大出入,好吧是和君月相关的事没有太大出入……

 和与一一起进入教室,这会他连自我介绍这个形式都懒的做了,直接无视红莲到他的座位上,然后又和君月干了一架。 

好吧,好吧,他承认,无论重来多少次他都对这时期的君月看不顺眼。 

真是的,一副老大的样子,实际是弱的要死。 

一副不重视任何人的样子,实际上重视家人重视的要死。

 勉强自己不去见妹妹什么的,真是,笨死了!这种家伙,让他不爽,让他无法忍受,忍不住想要把他往死里揍。 

明明是比他幸运上千倍的人,怎么可以露出和他一样的表情! 

所以,这一次,在训练场上君月请求继续考试时,优一郎再一次毫不犹豫的狠狠揍了他。 接下来的事就和记忆中相同,他们在医院里看望了君月的妹妹未来,然后好好的谈了谈。

 但这对现在优一郎来说这并不是意味着这一天的结束。 

优一郎在夜里从微微打开的窗户进入了君月未来的病房。

 “我觉得自己是个挺贪心的人,不仅想要救米迦,也想要救其他人。” 

他伸出手,将未来身上萦绕的鬼气和其他不祥的气息吞噬大半。 

“对不起,”他放下手,垂着头,“虽然很想将你完全治好,但是那样的话,大概会很麻烦……”突然康复的未来会被军方研究,君月会离开……他并不想要这样的未来。 

“所以……请再忍耐一下。” 他看见那个本该昏迷不醒的女孩,微微笑了。 

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是罪,是必须惩罚的罪。

 但即便如此,他也会在最后为他们献上祝福的花束。 

~~~~~ 感觉自己的文风果真越来越往日系轻小说发展了,果真是镜爹的传勇传系列看多了==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