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米]All. (02+03)

all的意思,你知道吗?
没错,是“全部”,这篇文的标题是我所期望的也是我要塑造的优对米迦的感觉。
你是我的全部,是我的一切。
这便是all。
02 the chance
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什么呢?
他站在天台上,将划开自己手腕的餐刀用力扔向护城墙外。正在滴落的血液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的伤口形成奇妙的现象,而这种现象正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能感觉到痛,感觉地到那随着伤口愈合一点一点消失的痛。
“所以这不是梦吗……”声音被风裹碎,“我已经不再是人类了啊……”
不是人类了……
那么,我是什么呢?
优,你是怪物,不要忘了。
啊,对了,是怪物啊。
是被人类所厌恶的怪物。
不被允许存在的怪物。
是怪物啊……
“小优,我变成吸血鬼了,你还会要我吗?”回忆里米迦哀伤的眼透过虚空直视着他。
“小优,你还会要这么丑陋的我吗?”那双蔚蓝的瞳子陷入了悲伤的洪流,一点一点失去原本的色彩。
“小优,小优……你还会要我吗?”他的米迦,快要哭泣的米迦,用尽了所有心血和勇气的米迦,那么小心的问他。
“米迦……”他的指甲陷进掌心,鲜血顺着掌心的纹路砸向铺满瓷砖的地面。
好痛啊,米迦。
他将整张脸埋入失去血液的手掌,将口中的呜咽全部压下。
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明白。
米迦到底有多么痛苦,米迦到底有多么难受,自己之前全都……不懂。
就算是变成现在这样子他仍然不能算懂……
因为,变成吸血鬼的米迦,一定比现在的他更痛苦。
他的米迦,一直忍受着变成杀死家人凶手同类的痛苦,一直一个人承担着比他更甚的哀伤。他的米迦,甚至将自己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否定。所以米迦才会问那句话。
“米迦,我真是个笨蛋,居然现在才真正了解你所忍受的痛苦。”
如果变成怪物能救回米迦的话,如果变成怪物能更接近米迦的话,如果变成怪物能不让米迦再孤独痛苦的话,变成怪物又有什么不好?
他已经不想再看见米迦痛苦的表情,已经不能再失去米迦。
只要能保护米迦,变成怪物也不错。

优,这是一场赌博啊。

是的,正因如此,他才有这最后的机会。
他笑着向天空伸出了手,“米迦,我绝对会救你的。在那之前,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蔚蓝的天空下,他的声音被风带向了远方。

03 friends

如果说重来一次的人生有什么不好的话,那就是,有太多东西都要重来一遍,比如现在握在手上的情书,比如看完自己被送情书全过程的筱雅那夸张的反应。
优一郎感觉很无奈,唉,小时候看的漫画、小说里的情节现在居然都出现在自己身上,人生啊,怎么能如此狗血。
“优桑,你想看的是这个吧?”筱雅拿出了她的武器,巨大的黑色镰刀让人不禁想起死神。
“啊啊终于来了啊!”优一郎十分高兴的将腰间的日本刀取下丢到地上。
“我都等到无聊死了,筱雅,让我看看吧!”现在的我到底有多强!这句话优一郎小心的吞回了肚子。
“啊啊,果然会这样,受伤了我可不管哦。”紫发少女摆出攻击的姿势,快速挥动镰刀。
而优一郎却毫无防备的随意的站着,甚至还闭上了眼。“哦啊啊,优桑这样子是不是太有自信了呢~有点让人火大哦。”她决定换一种方式,直接挫掉他的锐气。
“上了哦,小西!”橙色的火炎和黑色刀刃快速袭向优一郎,卷起的风沙扰乱了四周的气流。刀风夹带着其他的什么东西撞向铁丝网护栏,巨大的响声让筱雅满意的笑了。
“哦哦,真厉害啊。”优一郎站在出口处鼓掌。
“什么?!”筱雅惊讶的看着砸入铁丝网里的石板。
在一瞬间,她感觉到恐惧,对于不可知事物的恐惧。
到底是有多么快的速度才能在被攻击的瞬间将地板掀起顺着攻击的轨迹用和她攻击相同的力道扔出并且在不被她发现的情况下绕到她的身后?
这种速度,这种身手……
简直就像是……怪物!
“筱雅?这么啦?嘿,该不会是被本少爷出色的身手给惊到了吧~佩服我吧~要不要我指导指导你啊?”优一郎笑嘻嘻的看着她。
“……”一掌正中靶心。
“啊哈,优桑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呐。”筱雅灿笑着注视着倒地不起的优一郎,手中的镰刀柄在优一郎身上舞动。
“……”要死了……优一郎觉得自己快要和这世界说拜拜了……
“哦哈哈”果然刚才的感觉是错觉~筱雅愉快的想。
所以说,什么都重来一遍真的很烦啊……
优一郎无语的看着与一被一群人追着跑过来,然后听那个一直难以记住名字的家伙说了一堆后把自己的台词说出来后又无语的跟着筱雅向地下实验室走去。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了,优君?”与一问。
“哦哦,优桑是害怕了吗?”筱雅满满的恶意让优一郎马上反驳“怎么可能啊,笨蛋!”
“哦呵,最好是这样。”筱雅仍然保持着她的标志性微笑。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优一郎站在光滑的楼梯上微微低着头,用着难得透出苦恼的声音对着站在他下方的两人说。
“遇到什么问题吗?”与一关切的问并上前抓住了优一郎的衣袖,“说出来吧,只要是我做的到的,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做的!”他闪闪发光的眼睛死命盯着优一郎。
“……啊,也没有什么啦……”优一郎撇开头躲开与一的视线。
“嘛嘛,有什么就说嘛,优桑,我们可是同伴呢。”筱雅拍了拍优一郎的肩膀。
“我啊,”优一郎终于开口,他抬起头,不再躲避任何人的视线,将那句话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想相信你们,不对”他又摇了摇头,“我相信你们!”
“……诶?”

他曾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不相信任何人。 别人所给的温柔总是会变成伤害他的恶意,曾经为他买过玩具的父亲是这样,曾经说过爱他的母亲是这样。
有血缘关系的人,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用最极端的方式告诉他,他根本就没有可以依靠的家人。
所以,米迦才会用整整四年的时间来不断重复“我们是家人”这句话,用整整一生的时间来实现这句话。
现在,他想相信这个世界的那些他曾经相信过的人。

“小优,小优,他们不是你的同伴,人类只是利用你……你能相信的只有我啊!”

米迦,我知道的,现在的我,是个怪物的我,真正能相信的只有你,这我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
可是,米迦,我想相信他们啊。
我想相信人啊。
米迦,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害怕每晚每晚的恶梦又会变成现实。
我好害怕,好害怕光凭自己无法拯救你。
好害怕,害怕会失去你这件事。
所以,我想要相信人类。
米迦,米迦,你知道吗?
我真的好害怕……

~~~~~
看我愉快地推翻原作~
看看了最新一话tv,我决定,我一定要把优往死里虐,红莲和筱雅更的虐!!!!欺负米迦的人我要弄死他们!!!!(喂) 放心occ的事我不会做,只不过是让他们加倍感受精神上的痛苦罢了,哦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