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吉欧】shine(05/无差)

05. task
“去央都?!”亚麻发色的少年,像听了什么神奇的话一般,惊呆地看了他好久,然后用有些茫然的语气,低头喃喃起来,“……露莉德村位于北帝国的最北端,要去位于最南端的央都,用最快的马也要一周时间,如果是步行,抵达最近的扎卡利亚镇也要两天……但是只要能够好好准备的话……不过要放下天职……可是……”
“对,天职……”优吉欧抬头看向他,“桐人的天职是旅人的话,要去央都是没问题,但我要是放下天职踏上旅途,是不行的。”
“呃,是吗?”
“虽然我是想要见爱丽丝,但是现实就是这样……不,都是……”他张了张口,却仍然没有吐出剩下的话语,桐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表情,内心意识到对方是如同npc一样绝对不会离开被框定移动的范围的,优吉欧的范围大概就是一天或两天内能回到村庄的距离,而央都远超了这个范围。但是,优吉欧现在的样子明显是考虑过要突破范围的,这名少年,比他想象中要接近真正的人类。
不过看到对方困扰的表情,桐人决定先把去央都这事放一边,“爱丽丝……是她的名字吗?”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桐人感到一丝怀念之情,这应该是错觉,或许是由于Under World是有受《不可思议的国度爱丽丝》影响,由于熟知童话的原因。
“是,是她的名字。”
“哦,啊,对了,去央都的就只有爱丽丝吗?”
“是的,听加里塔爷爷说,在露莉德村有记载的三百年历史中爱丽丝是唯一一个去央都进修的人。她就是那么出色。”他微笑着说着。
“三百年?!”听了这话,桐人内心的惊鄂非同凡响。如果说的不是设定的话,要模拟这个长远的岁月,fla机能要达到多少倍才行?一千倍的加速?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之前自己到底在这个世界度过了多少时间?不过如果fla机能真的这么强大的话,菊冈他们……拉斯可真是非常厉害了。
“真的是非常厉害啊。”桐人说。
“对吧,我一直这么觉得。”优吉欧一边说着,一边把水筒递了过来,桐人接过水筒,说了声谢谢后,就拔下了由软木制成的木塞,将瓶口贴在嘴上,咕噜的喝下了散发着柠檬和香草的芳香的液体,一连喝了三口才把水筒还了回去。
“多谢款待。真是抱歉啊,吃了你一半的午餐。”他再次做出感谢。
“不,不用在意。是我实在吃了腻那个面包而已。”优吉欧用自然的笑容回应到,并用非常快的速度收起了东西。
优吉欧站了起来,把包和水筒放回原处,“那,你就等我一会儿吧,我现在就开始做下午的工作。”
“好,”桐人点了点头,“不过,话说回来,优吉欧你的工作……也就是你的天职,是什么呢?我之前听声音过来的,难道是这片森林的樵夫吗?”
优吉欧偏头,微微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啊……这么说也算对吧。但是,我从就任这份天职起到现在七年里,一棵树都没砍到过。”
“诶?”
优吉欧轻轻笑出声,“从你那里是看不到的。”他伸出手,招呼桐人跟他走过去,桐人跟着他绕到了巨树的背光处。
“这是……”眼前的景象给了桐人新的冲击。
在那如同帝王的巨大杉树,在那如同暗夜一般黑色树干上,有着一条约一米深的切口嵌入,可以清楚的看到有金属般光泽的密集年轮。而在切口的正下方,插这一柄斧头,大概不是用于战斗的斧头,虽然造型简单但是它从柄到刃都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光泽,看上去是用一个大型原料整切而出的一体构造。
优吉欧用右手拾起斧头,扛在肩头,走到切口的左端,双腿稳住身形,弯下腰,双手紧紧握住斧柄,微微眯起眼睛瞄准目标,发力,甩出的斧刃瞬间撕裂空气,看似很重的斧头漂亮的命中了切口,清脆的碰撞声第一次如此近的在桐人耳边响起。的确是伐木声,之前自己没有根据的判断是果然正确的。
优吉欧的身手简直可以用优美来形容,他保持着机器一般精准的步调和轨道,重复着动作,两秒将斧头回复到初始位,一秒蓄力,一秒挥出,这一连串流畅的动作,就像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剑技一样。
按照四秒一次的频率重复五十次,在持续挥舞斧头两百秒后,优吉欧慢慢把斧头从切口中拔出,长长的舒了口气后开始不断深呼吸,额头上的汗水清晰可见,这样看来,这工作比桐人想象中要累人。
优吉欧调整好呼吸,从短衣口袋中取出了手帕,边擦着脸边解释,“这棵巨树的名字,用神圣语叫做‘基加斯西达’,不过我们村的人,大多数都称它为恶魔之树。”
“恶魔之树?”
看着桐人不解的表情,优吉欧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露出了微笑,伸出手指向了遮天蔽日的树梢。
“这么称呼是因为这棵树从周围的土地,不断的吸取丝提西亚的恩惠,所以这棵树下只长苔藓,而周围受影响的其他树木也长不高。”
丝提西亚?虽然不太理解这是什么,但大概是养分或神明什么的,他这么想着点点头,希望优吉欧继续往下说。
“村里的大人想要开拓森林作为麦田。不过只要有这棵树,麦子就不会有好收成,所以就想要砍掉他。不过它不愧为恶魔之树,硬度十分恐怖,普通的铁斧砍一下就会崩掉斧刃。于是从央都花重金买了这把古代龙骨制成的斧头,并聘任专门的刻痕手,每天砍伐。而我现在就是这个刻痕手。”
桐人惊呆的看着一脸平淡的说出这些话的优吉欧,视线不断在对方和树干的刻印来回,“……那么,优吉欧在这七年间,每天都在砍这棵树?花了七年,才做到这个程度?”
这回换优吉欧瞪大眼睛了,“怎么可能啊。如果七年能做到这样,我就太厉害了。桐人,我是第七代刻痕手。露莉德村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三百年间,每天都有刻痕手来做这样的事,大概,在我变老后……”他的语气有微弱的变化,“我会将斧头交给第八代,这个工作应该还会继续延续下去吧……”
“我一生能砍出的……”优吉欧用手比了比,摆出一个二十厘米的空隙,“大概就这么多吧……”
“……”
察觉到气氛有些沉重,桐人默默叹了口气,想要调节气氛似的提出了别的问题。
“对了,优吉欧是怎么想到我的天职是旅人的呢?”
优吉欧眨了眨眼睛,歪了歪头,“怎么想到的?你这么一问,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啊,明明我从来没见过旅人,也没见过成为旅人的村人,可是在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一定是旅人,是从远方归来的旅人。”优吉欧皱了皱眉头,“归来……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啊,一定是看到我觉得太亲切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优吉欧那样子,桐人心底居然有一丝轻微的痛感,于是他便随口说出了这么一句有些俏皮的话。
“啊,说不定是这样的。”结果对方却一脸的确如此的样子肯定了下来,那副样子过于认真,让桐人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脸。

――――――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桐人砍树……
我对自己产生了无语……
唉╯﹏╰
卡图……卡图……色废、人体废……泪崩……
努力下话砍完进村……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