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吉欧】shine(04/无差)

04.  bygone

“嗯?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面包看起来还不错呢,什么的。”
“诶?恩……估计会让你失望了。”
“是吗?我尝尝。”
我刚刚到底在说什么呢?连桐人自己都不明白了。
他像是要转移自己注意力一般迫不及待的把面包送入口中。
“啊,等一下。”但优吉欧却抬起左手,打断了他。
“……?”他用眼神讯问着。
“虽然带的是能够长时间保存的面包,不过,还是看一下比较好。”说完,优吉欧挥动了一下左手,指向自己右手拿的面包,除了伸出的食指和中指其余的手指都弯曲着,以这样的姿势,在空中划出了英文字母s和c的轨迹。然后他又用两根手指轻轻敲了敲面包,发出了金属震动般的响声,在声音响起的同时,一个发着淡紫色光芒的半透明的矩形框出现在了视野之中。以桐人的角度,不用怎么费力就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这个四角形上显示出了他熟的不能再熟的英文单词与阿拉伯数字。这个毫无疑问,就是Status Window了。
不过,npc是可以查看Status Window的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这个设定也是很新奇的。
之前他在森林中也尝试打开Status Window,一直没有成功,看来问题是出在方式上。不管怎么说,现在知道也不算晚。
他模仿着刚刚优吉欧的动作,也顺利的打开了自己手上面包的Status Window。窗口显示的文字十分简洁明了,“Durability:7”只有这一句。大概是面包被设定的耐久值。有点好奇数字变成0的时候面包的样子,这么想着他不由看的久了一点。
“咦?桐人,难道说你连‘丝提西亚之窗’都是第一次见到吗?”
顺着声音看过去,优吉欧已经消去了面包的窗口,正歪着头看着。
“不,不,怎么可能呢。”他连忙用手碰了碰窗口表面,窗口像其他游戏里一样化作光之颗粒消失不见。
“是吗?嘛,毕竟你的情况是这样了,没见过也不奇怪。召唤丝提西亚之窗是基本的神圣术啦。”优吉欧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举起面包凑到嘴边,“天命还有很多,不用吃的太着急。要不是在夏天,天命也不会只剩这么点。”
天命?应该是指用数值表现的道具耐久力,而丝提西亚之窗就是指Status Window吧。这么说来,调出系统窗口的动作就是神圣术,而那些英语就是神圣语了吧。嗯,也就是把系统相关的宗教化了或魔术化了吧。
桐人略微思考了一下,得出了以上的结论。
“恩,说的对。总之,我开动了。”
桐人张大嘴巴咬了一口,却不想面包的硬度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使劲咀嚼,不禁再次感叹这世界的真实度。
面包的味道不算难以下咽,但无论怎么看都和美味两字相差甚远。
一旁的优吉欧也皱着眉头,努力咽下口中的面包,苦笑着说,“很不好吃吧,这个。”
桐人连忙摇头,“也没到那个地步……”
“不用勉强啊。这个虽然是我早上出村时在面包店买的,但由于那时离天亮还早,所以只能买些昨天剩下的。中午也没时间回去……”
“诶……那,让家里人送便当过来,或者自己带便当不就好了……”
他无意中的这番话,却让优吉欧沉默着低下了头。
大概是触雷了……不过好在亚麻色头发的少年很快又抬起了头,带着丝勉强的笑容。
“很久以前,午休时,是有人来里送便当给我的。但,现在……”
说话的人,低垂着眼帘,语气里的失落感,强烈的让人无法忽视。
“那个人,现在怎么了吗?”让他忍不住这样问道。
听到这样的问题,优吉欧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抬头望了望头顶的树梢,闭了闭眼,开口道,
“是和我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大概就是青梅竹马吧?在我被赋予这个天职之后,她就每天带便当过来。不过,就在六年前,也就是我十一岁那年的夏天,央都中央教会的人来到村里,接走了她。”
中央教会?这个世界的宗教设定吧?虽然有点好奇,但桐人并没有想过打断优吉欧。
“其实我该为她感到高兴的,毕竟她的能力是那么出众,被带走进修是很好的事。可是我,一想到引起中央教会的人注意的事,就觉得特别难受……”
“在休息日那天,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北方洞窟探险……那个地方,其实是算禁止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和暗之国交界的地点。我们当时并没有想太多,直到真正遇到了危险的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大人不允许我们去。”
他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们遇到了怪物……遇到了暗之国的怪物。”
“那个时候,我真的非常没用。”他说,声音里的苦涩似乎快要溢出来。
“我几乎是被使用着神圣术的她护在身后,一路被拉着才跑出洞窟的。明明在那之前,我还说过要保护她。结果,一直被保护的却是我。”
“不过,即使是在成长了的六年后的现在,她大概也不需要我的保护,毕竟,我连去见她都做不到。”
优吉欧的沉默着望着上空,嘴角微微显出了自嘲的色彩。
“优吉欧真是温柔呢,当然那个女孩子也是。”桐人说。
“桐人?”
“不是吗?你难过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吗?感觉就像准备保护公主的骑士被公主保护了一般,对自己的弱小无力产生了不满呢。恩,说明无论你还是对方都很重视彼此啊。而且啊,你不开心的原因里,肯定还有没办法见面这一点吧?”
“骑……骑士?!才不是呢……桐人你不要乱说……”优吉欧脸有点红,“嗯,对自己弱小无力不满倒是……我啊,嗯,希望你听了不要笑……”优吉欧的脸又红上了一分。
“恩恩,绝对不会笑的,所以你放心说吧。”桐人点着头说。
“唔,就是,我大概是想要能保护某个人吧,不一定是爱丽丝,我是希望我能够保护我重视的人,而不是被保护。”少年这么说道,此时阳光正好。
“想要保护某个人啊……果然,优吉欧君很温柔嘛。”桐人笑着说,“嘛这个先不说,如果是想见对方的话,嗯,我们不如去,那个,嗯,去央都看她吧!”

――――――
这章也没有砍成树……我😂
关于优吉欧保护的那番话,以及他们童年经历……嗯,我还是不说吧,毕竟猜下都懂,我爱套路(^-^)
唉,想写的剧情还在远方……
之前预告说过可能又会有攻受偏向,现在我想全篇按原作风走我肯定会一路无差的,这里就不是应该了。
我现在已经确定这文是优桐、桐优无差的了,努力走原作风,努力画图,努力填坑。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