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于裳

想要活到梦中
咸鱼写手废材画手
cp精神洁癖严重
接受可逆不可拆
懒癌晚期
圣护老师一生推
滚爷一生推
渚薰一生推
挚爱米卡杰
w.a深度中毒
最烦神亚

【优吉欧】shine(07/无差)

07.village
在这之后,在通往优吉欧所居住的村庄的道路上,两个人轮流扛着灰色的斧头,迎着余晖大步走着。心情似乎不错的优吉欧一路上说了不少事。比如前任的加里塔爷爷是多么厉害的刻痕手,对他又是多么照顾。再比如村子里的那个轻年去了镇上带回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以及,村子很多人认为他的天职轻松,而他自己对这种看法的不满。桐人认真的听着,时不时发出几句声音,表示自己的赞同。
在这森林小道的尽头,桐人能看见一间棕色小屋,越过小屋便是一大片青色的麦田,瘦弱的麦穗随风摆动着。这个小屋大概就是储物间了吧,放农具什么的。优吉欧在他开口确认前走到他的前面,打开小屋的木门,桐人探头看去,很容易的看到里面就摆放着几把普通的铁斧,一两把柴刀,几个竹篮,还有些绳子和大小不一的皮革包什么的。优吉欧直接把龙骨之斧放在屋内空着的地上,啪哒一下关上房门,不,比起关上说拉上比较合适,因为他并没有给门上锁。
“诶?不上锁吗?那把斧头很重要吧?”
优吉欧睁大了眼睛,“上锁?为什么?”
“诶,怎么说呢,那个……你不怕被盗吗?”
优吉欧笑了,“那种事情没人会做的啦。再说,能够打开这间小屋得人也只有我。偷盗什么的,可是被中央教会列为重罪的。”
看来这是被禁止了的,桐人想,中央教会大概是类似于中央管理系统的吧。可能也有什么不能杀人的规定。
不过这样的话,“啊嘞,优吉欧,既然没有盗贼,那村里的卫士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优吉欧用无奈的眼神看着他,答到,“这不是明摆着吗。为了保护村落不被暗之军势侵袭啊。”
“暗之……军势……”
“看,”优吉欧抬起右手,为刚摆拖树枝的桐人指明了方向,那是在他们面前麦田尽头的村落的另一头,连绵起伏的纯白山脉张牙舞爪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那就是终结山脉,在那山的对面是索尔斯之光无法照耀的暗之国度。听说即使是白天,天空也被黑色的云层覆盖,天之光红的就像血液一样。不管是地面,还是树木,都像焦炭一样漆黑……”
“而且,”优吉欧声音微微颤抖了起来,“……在暗之国,都是哥布林、兽人等被诅咒的亚人种,还有许多恐怖的怪物……还居住了乘坐黑龙的暗黑骑士。当然,守护山脉的整合骑士会提防他们入侵,不过偶尔还是会有漏网之鱼从地下洞窟穿过来到这边……”优吉欧的眼里的光微微变弱了一下,“依据公理教会讲述……在每一千年才会有一次的索尔斯的光芒暗淡时,暗黑骑士会率领暗之军势一起翻越山脉攻打过来。在那个时候,村里的卫士,以及城市里的卫兵队,还有在央都的帝国军都要在整合骑士的率领下与怪物们战斗。”
优吉欧说完偏过头,对桐人问道,“在村落,不管多小的孩子都知道这些啊,桐人你居然连这都忘记了吗?”
桐人感觉自己额头上仿佛凝结了一个大汗滴,“嗯……嗯,我感觉好像是听过……不过,细节方面有点模糊了……”
似乎是相信了桐人的说词,优吉欧露出了笑脸,点了点头。
“果然,这个至少还是有印象的嘛。”
“嗯,嗯,是呢。”桐人随声附道,想着赶紧从这个话题转移,于是指向了近处。
“那个就是露莉德村吧?优吉欧的家在哪个地方呢?”
“啊,正面看见的是南门,我家在西门附近,从这里是看不到的啦。”
“唔,这样啊,”桐人又仔细看了看,对其中高耸的塔猜测到,“那个塔楼,是修女……阿萨莉亚的教会?”
“是啊。”优吉欧肯定道。
“感觉……比想象中要气派啊……”桐人看着塔楼顶端的十字和圆形相结合的标记,“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住吗?”
“放心吧,”优吉欧拍了拍他的肩膀,“阿萨莉亚修女是个很温柔的人。”
桐人点点头,心中设想各种情况,怀揣着莫名的不安,同优吉欧一起穿过了架设在狭窄水路上的布满青色的石桥,走进了这个拥有百年历史的村庄。

桐人坐在柔软的床铺上,眼前站着一位看上去十二岁左右的少女,少女身着白色衣领的深色修道服,亮茶色的长发垂至腰间,与发色相同的眼睛颇有活力的转动着,可惜她开口便完全换了一副模样,“如果天气冷的话就请到更里面的屋子吧。由于祈祷时间是早上六点,所以早饭是七点开始哟。不过你也应该要来看看祈祷,尽早起床吧,还有熄灯之后是不允许外出的,要注意哦。”成熟的不像样。
桐人抱着她刚刚抛过来的枕头和毯子,一脸微妙的点了点头。
这位名为赛卡尔的少女,是住在教会中学习神圣术的见习修女。大概是由于担任了照看其他住在教会中少年少女的职务,对桐人说话的口气带着些长辈的关怀,这让桐人不禁想笑。
“那,还有其他不明白的地方吗?”
“没,没有了。真是麻烦你了,谢谢。”
“那,晚安吧”
塞尔卡的表情略微柔和了些,不过很快又皱起了眉头。
“――关灯的方法知道了吧?”
“知道了。晚安,赛尔卡。”
少女这才点点头,将那显的有些大的修道服摆动起来,走出了房间。
待她的脚步声渐远,桐人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桐人现在所居住的地方是村子里教会二楼的房间,是平时不怎么使用的小房间,放置着基础的床桌椅和衣柜。
回想起他和优吉欧一起进入村庄的过程,他不知道该哭是还是该笑,无论是守卫还是老人听到他是贝库塔的迷路人后,看像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即使先前再怎么怀疑,在听到这个词后,都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桌子上甚至还放有一位老妇人,听闻后含着泪塞给他的苹果。
等他们到教会时太阳已经收起了光辉,优吉欧敲开门,一位完美符合修女这个词给人印象的女性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她就是修女阿萨莉亚。这位修女比桐人想象中还要快的接纳了他,并且还为他准备了饭菜。
和优吉欧约定好明天再次相见后,桐人便正式的进入了教会中。又独自经历了一系列的试炼后,桐人总于迎来了解放,成功的关好灯躺在了床上。
他又回忆了下进入村子后遇到的各种人物,仔细思考后,下了这样的结论,村子里的人都是npc,玩家只有他一个人。
这个事实让他感到惊讶,再一次对拉斯的技术感到震惊。
继续思考是思考不出什么,他想,大概今后好长时间都要待在这个世界里,不该说他现在只想待在这个世界里比较好,这里有太多他感兴趣的东西了。
必须给直叶她们说一声才行。
他调出了自己的状态窗口,点下了logout。
比较幸庆的是,他事先就被告知,在他们登入后,为方便他们行动,就将fla机能进行了调整设定,他在这里度过的半天在现实中大约是半个小时左右,现在他趁这时登出也不会对自己在这里行动造成影响,当然,在现实中的夜晚到来时这里也将会是黑夜两者的时间流速又会调成一致。
他带着微笑,在一片电子光芒中闭上了眼。

――――
这章拖的有点久……
呃,我尽力了……原作的各种设定开始看着有点晕了。

快速摸的天草www
这个月穷疯啊……
所以有亲约稿吗?(我知道没有,就问问,有最好QAQ)
所以有亲需要代打狗粮代打qp吗?价钱好商量!给钱就上!安卓的!
拯救吃土少女吧!!

今天久违的摸起了双黑,这大概是现在我能摸的最复杂的线稿了,上色,呃,怕毁……总之,我还是爱中也啊!!!
哒宰真难画,无论多少年,他的头发都是我的噩梦。
然后翻出了去年还是前年摸的好像有参考的中也和哒宰对比下,我真心进步了嘛。

这段日子的新官图,Q版真可爱w还有几张宫方画册的宣传图w
有些画质……呃,先忍忍,我有空再找找。
话说渚薰的冬装景品出来了,看图感觉不错,不知道实物咋样。
渚薰官方私服图收集中。

昨天用准备的专留650石的抽大帝的号抽大帝,0点一开就抽,前3抽保底然后说可能会沉,说完大帝就来了,然后再一抽说希望两宝说完就两宝了,之后十发呼符又是两宝,然后就又祭完400石头,大帝就满宝了,果然诚心诚意大帝会回应的,我就大帝欧了啊!然而在此过程中没有老师,满宝后也没有老师,我大号百级幼帝那么久(咸鱼羁绊没刷满)老师也没来过……搞得我现在怀疑老师对王的爱了……
发出来算玄学,求老师啊求老师QAQ随便这两个号谁便哪个求老师啊求老师啊!

两个人坐在那间教室里,谈论着一天一天重复的日常琐事,这样的未来,我一直期盼着。

――――――
画完了!!
虽然没画多好,缺点一堆,但是,我,不管了!(喂)
画了一周,没日没夜,手都冻坏了……
渣渣真的努力了,真的肝了……
唉,于是我过两天再更文www
恩,至少有双人的了www

【优吉欧】shine(06/无差)

06.hew
过了一会,一种冲动促使桐人对着站起身准备再次拿起斧头工作的优吉欧说,“我说,优吉欧,能让我试试这个吗?”
“诶诶?”
“那个啊,你不是都把便当分我一半了吗?那我替你做一半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
这大概算是桐人出生以来第一次说出这样一番想要主动帮助别人的话。听到这样的话的对象,惊讶的张开嘴,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很正常的,毕竟他在的世界大家都只做着自己的天职,不是说没有互相帮助的时候,只是对于天职这上面又是另一番情况,虽然没有规定不能让别帮忙但不会有几个人愿意放下自己的天职来帮永远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所以优吉欧这七年间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永远只有一个人挥动着这沉重而冰冷的斧头。
可是现在却有一个人对他说,想要帮他,说这种不真实的话,说这种他一直都没想过的话。
不过优吉欧最终还是用犹豫的语气回答道:“嗯……那个,这个可是比你想象中还要难哟。我刚开始的时候,可是完全掌握不好怎么挥斧怎么命中的哦?桐人你,真的要试吗?”
“所以说,这种事,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桐人笑着说,并伸出右手,从仍然一脸不安的优吉欧手中拿过了龙骨之斧。
这把斧头,与给人的普通轻巧的骨制品印象完全不同,握在手上沉的不行,要用双手握紧用力举着才能保持平衡。
在桐人以前待过的游戏世界里,他从未把斧头设定为主装备,不过再怎么也不至于打不中固定目标,怀着这样的信心,他对着那漆黑切口的左端,模仿着优吉欧的姿势,稳住身体后慢慢弯下腰。
优吉欧带着担忧的表情向后退了退,不过这个时候他的表情里似乎还多了几分好奇,桐人用余光确认他优吉欧离的足够远不会被误伤后,把斧头举到与肩膀同高,咬紧牙,用出全部力量,把斧头朝名为基加斯西达的树上那个长长的刻痕中心部位挥去。
咔,斧刃撞击树干发出的声音明显不是击中目标所产生的。事实上,桐人挥出的斧刃命中的地点的确不是刻痕中心,而是在距离中心向上五厘米处。不过桐人现在没时间关心这个,他呻吟着蹲下将两个被冲击麻痹到了骨头的手腕夹到了双腿之间。
“疼、疼疼疼疼……”
活该,他不由在心里埋怨起自己。
看到他这样子,优吉欧先是捂着嘴,后来慢慢的啊哈哈哈的声音挡不住,就将捂嘴的手移到了肚子。
桐人用充满怨气的眼神望向他,“啊……抱歉……”优吉欧抬起右手说出这句话,可是笑声依旧继续着。
“……不用这么笑我吧……”
“哈哈哈哈……呃,不,抱歉,抱歉啦。”优吉欧慢慢止住笑,但手仍然捂着肚子,“啊,嗯,就是,桐人你不论是肩膀还是腰部都施加了过多力量了。全身的力量应该再卸去一些……嗯,该怎么说呢……就是……”优吉欧皱着眉反复重复着挥斧动作,希望对方能明白自己想表达的意思。桐人也皱着眉,认真的反复观看他那动作,希望自己能马上明白他表达的意思。看了半响,桐人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想象力,一定是想象力,他点头不断肯定自己的想法。
他再次拾起脚边的斧头,“给我看好了,这次一定要命中给你看……”
他叨念着,调整了身体,用认为正确的新的方式挥出了斧头,结果这次斧头却砍到了树皮上。虽然手没有麻痹感了,不过仍然没有命中。这次又要制止优吉欧的笑声了吧?这么想这么想着他转过了身,看到的却是让人意外的严肃表情。
“啊……桐人,这次做的相当不错哦。不过,途中开始就一直看着斧头这点很不好,视线要一直盯着切口正中,不要移动。不要忘记这点,再来一次吧!”
接着不知道再来了多少次,或许二十次或许三十次,总之桐人在亚麻发色少年的指导下,挥动着斧头,一次比一次更好,也比想象中更早的看到了斧刃命中切口正中。
就此为点桐人和优吉欧开始了轮流作业,桐人挥动了五十下后,再看着优吉欧挥动,就这样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回过神来,太阳的光辉已经变了颜色。
优吉欧放下斧头,擦了擦汗水,“好了……这样就一千下了。”
“啊咧,居然完成了这么多下啊。”
“嗯,我五百下,桐人也五百下。加上上午完成的,今天一天已经砍了基加斯西达两千下了,这就是我的天职。”
“两千下……”
桐人再次望向漆黑巨树上的深深切口,内心升起了一丝感慨,看起来毫无变化的切口,这份工作,真的比想象中还要没有尽头啊。
可是优吉欧却笑着说,“呀,桐人的身手很好啊。最后五十下里可是有两三次的打击发出的声响不错哟。多亏了你,我今天很开心。”
“不……怎么说呢,如果是优吉欧一个人做的话,估计早就结束了。真是很抱歉,本来想帮你的,没想到拖了后腿……”
桐人一脸歉意,优吉欧却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过我这一生都无法砍倒这棵树吧。一天的工作所造成的刻痕深度的一半,这家伙在夜里就会恢复的……”优吉欧的笑容有着微微的苦涩,“对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其实我不经常打开的。”他走到巨树前,抬起左手,用两根手指划出之前划过的印记,敲了敲黑色的树皮。
在提示铃声般的声音响起前,桐人来到了树前,在丝提西亚之窗弹出后和优吉欧一同看了过去。
“呜啊……”
在看清窗口显示的数字后,桐人不禁叫了起来,那数字实在是太过惊人,足足有二十三万两千多。
“嗯,个上个月查看那时相比只减少了五十左右。”
优吉欧的声音带着少有的厌烦般的语气。
他看着桐人,淡淡的说,“也就是说,桐人……我就算是挥斧整整一年,基加斯西达的天命也只会减少六百。到我隐退那时,应该还会剩余二十万左右吧。这样你就明白了吧……就算是少了半天的工作,也不会对结果产生多大影响。对手不单单是一棵普通的树,而是‘Gigas Cedar’(巨人之杉)。是我加一生都砍……”优吉欧剩下的话虽然没说完但是桐人却清楚的知道他要说的,一生都砍不倒的树。这棵巨树,是要花费他面前这位少年一生的存在。
并且还是没有任何回报的存在,既不能倒下,也不能产生明显的变化。
这棵树,将这个少年一个人缚束在这个森林里,直到他老去,一直一直,一个人在这个空旷的森林,哪里都不能去,就连见自己的青梅竹马都做不不到。
桐人沉默的看着那串数字,不敢想象,在这之前这个少年是怎样一个人度过这样的漫长的日子的。
又怎样准备一个人度过接下来那些空虚的无尽的日子的。
“多亏了你,我今天很高兴。”少年说这句话的心情,桐人不得而知,可回想起他的表情,却从内心传来一阵阵痛处。
“到那时候,我会和你一起,一起砍倒基加斯西达的。所以……”
所以,不要哭了。
桐人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任凭自己脑海中重复着这不知是谁说过的话。

――――――
拖的有点久……嘛,事多,接下来更新应该会快点,不过如果我画图的话,应该还是会慢点……
砍完树,下章进村!
进完村就距离我想写的剧情又近了很多!
伏笔每章都慢慢埋着吧?
话说写了1w多了,呀,比想象中的多啊。

画完了!!终于画完了!!!!!
原本是想画两个人的侧面的,但是由于人体渣,最终放弃了这个构图……也由于人体渣画成了这样……
不过,我喜欢的一位太太说过,人体可以崩,背景可以略(不过这张不是素材),颜要美,恩嗯,至少这张脸画的我个人还是觉得能看的(你走)
呃……下次画桐人脸吧……原谅我吧桐人……
于是这张继续当shine的插图?虽然还是有很多问题,不过总之比上张满意,当然用时也比上张长。
恩,大概是还在砍树的时候。
秋叶红啊,虽然早已经入冬了……

【优吉欧】shine(05/无差)

05. task
“去央都?!”亚麻发色的少年,像听了什么神奇的话一般,惊呆地看了他好久,然后用有些茫然的语气,低头喃喃起来,“……露莉德村位于北帝国的最北端,要去位于最南端的央都,用最快的马也要一周时间,如果是步行,抵达最近的扎卡利亚镇也要两天……但是只要能够好好准备的话……不过要放下天职……可是……”
“对,天职……”优吉欧抬头看向他,“桐人的天职是旅人的话,要去央都是没问题,但我要是放下天职踏上旅途,是不行的。”
“呃,是吗?”
“虽然我是想要见爱丽丝,但是现实就是这样……不,都是……”他张了张口,却仍然没有吐出剩下的话语,桐人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表情,内心意识到对方是如同npc一样绝对不会离开被框定移动的范围的,优吉欧的范围大概就是一天或两天内能回到村庄的距离,而央都远超了这个范围。但是,优吉欧现在的样子明显是考虑过要突破范围的,这名少年,比他想象中要接近真正的人类。
不过看到对方困扰的表情,桐人决定先把去央都这事放一边,“爱丽丝……是她的名字吗?”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桐人感到一丝怀念之情,这应该是错觉,或许是由于Under World是有受《不可思议的国度爱丽丝》影响,由于熟知童话的原因。
“是,是她的名字。”
“哦,啊,对了,去央都的就只有爱丽丝吗?”
“是的,听加里塔爷爷说,在露莉德村有记载的三百年历史中爱丽丝是唯一一个去央都进修的人。她就是那么出色。”他微笑着说着。
“三百年?!”听了这话,桐人内心的惊鄂非同凡响。如果说的不是设定的话,要模拟这个长远的岁月,fla机能要达到多少倍才行?一千倍的加速?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之前自己到底在这个世界度过了多少时间?不过如果fla机能真的这么强大的话,菊冈他们……拉斯可真是非常厉害了。
“真的是非常厉害啊。”桐人说。
“对吧,我一直这么觉得。”优吉欧一边说着,一边把水筒递了过来,桐人接过水筒,说了声谢谢后,就拔下了由软木制成的木塞,将瓶口贴在嘴上,咕噜的喝下了散发着柠檬和香草的芳香的液体,一连喝了三口才把水筒还了回去。
“多谢款待。真是抱歉啊,吃了你一半的午餐。”他再次做出感谢。
“不,不用在意。是我实在吃了腻那个面包而已。”优吉欧用自然的笑容回应到,并用非常快的速度收起了东西。
优吉欧站了起来,把包和水筒放回原处,“那,你就等我一会儿吧,我现在就开始做下午的工作。”
“好,”桐人点了点头,“不过,话说回来,优吉欧你的工作……也就是你的天职,是什么呢?我之前听声音过来的,难道是这片森林的樵夫吗?”
优吉欧偏头,微微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啊……这么说也算对吧。但是,我从就任这份天职起到现在七年里,一棵树都没砍到过。”
“诶?”
优吉欧轻轻笑出声,“从你那里是看不到的。”他伸出手,招呼桐人跟他走过去,桐人跟着他绕到了巨树的背光处。
“这是……”眼前的景象给了桐人新的冲击。
在那如同帝王的巨大杉树,在那如同暗夜一般黑色树干上,有着一条约一米深的切口嵌入,可以清楚的看到有金属般光泽的密集年轮。而在切口的正下方,插这一柄斧头,大概不是用于战斗的斧头,虽然造型简单但是它从柄到刃都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光泽,看上去是用一个大型原料整切而出的一体构造。
优吉欧用右手拾起斧头,扛在肩头,走到切口的左端,双腿稳住身形,弯下腰,双手紧紧握住斧柄,微微眯起眼睛瞄准目标,发力,甩出的斧刃瞬间撕裂空气,看似很重的斧头漂亮的命中了切口,清脆的碰撞声第一次如此近的在桐人耳边响起。的确是伐木声,之前自己没有根据的判断是果然正确的。
优吉欧的身手简直可以用优美来形容,他保持着机器一般精准的步调和轨道,重复着动作,两秒将斧头回复到初始位,一秒蓄力,一秒挥出,这一连串流畅的动作,就像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剑技一样。
按照四秒一次的频率重复五十次,在持续挥舞斧头两百秒后,优吉欧慢慢把斧头从切口中拔出,长长的舒了口气后开始不断深呼吸,额头上的汗水清晰可见,这样看来,这工作比桐人想象中要累人。
优吉欧调整好呼吸,从短衣口袋中取出了手帕,边擦着脸边解释,“这棵巨树的名字,用神圣语叫做‘基加斯西达’,不过我们村的人,大多数都称它为恶魔之树。”
“恶魔之树?”
看着桐人不解的表情,优吉欧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露出了微笑,伸出手指向了遮天蔽日的树梢。
“这么称呼是因为这棵树从周围的土地,不断的吸取丝提西亚的恩惠,所以这棵树下只长苔藓,而周围受影响的其他树木也长不高。”
丝提西亚?虽然不太理解这是什么,但大概是养分或神明什么的,他这么想着点点头,希望优吉欧继续往下说。
“村里的大人想要开拓森林作为麦田。不过只要有这棵树,麦子就不会有好收成,所以就想要砍掉他。不过它不愧为恶魔之树,硬度十分恐怖,普通的铁斧砍一下就会崩掉斧刃。于是从央都花重金买了这把古代龙骨制成的斧头,并聘任专门的刻痕手,每天砍伐。而我现在就是这个刻痕手。”
桐人惊呆的看着一脸平淡的说出这些话的优吉欧,视线不断在对方和树干的刻印来回,“……那么,优吉欧在这七年间,每天都在砍这棵树?花了七年,才做到这个程度?”
这回换优吉欧瞪大眼睛了,“怎么可能啊。如果七年能做到这样,我就太厉害了。桐人,我是第七代刻痕手。露莉德村在这片土地上生存的三百年间,每天都有刻痕手来做这样的事,大概,在我变老后……”他的语气有微弱的变化,“我会将斧头交给第八代,这个工作应该还会继续延续下去吧……”
“我一生能砍出的……”优吉欧用手比了比,摆出一个二十厘米的空隙,“大概就这么多吧……”
“……”
察觉到气氛有些沉重,桐人默默叹了口气,想要调节气氛似的提出了别的问题。
“对了,优吉欧是怎么想到我的天职是旅人的呢?”
优吉欧眨了眨眼睛,歪了歪头,“怎么想到的?你这么一问,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啊,明明我从来没见过旅人,也没见过成为旅人的村人,可是在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一定是旅人,是从远方归来的旅人。”优吉欧皱了皱眉头,“归来……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啊,一定是看到我觉得太亲切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优吉欧那样子,桐人心底居然有一丝轻微的痛感,于是他便随口说出了这么一句有些俏皮的话。
“啊,说不定是这样的。”结果对方却一脸的确如此的样子肯定了下来,那副样子过于认真,让桐人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脸。

――――――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让桐人砍树……
我对自己产生了无语……
唉╯﹏╰
卡图……卡图……色废、人体废……泪崩……
努力下话砍完进村……


漫画102出来的时候,灰灰来敲我,我才知道成年的名居然同框了,她发我看的漫画,我一边看我们一边聊的,感觉聊的内容一部分可以当分析一部分可以当脑洞看,于是我征求了灰酱 @左商鹊 的意见就整理了一下发出^ω^
以下正文wwwe
――――――

灰:看了夏目第102话了没
的名同框了
还有对话

我:没有
是成年同框吗??
灰:是的

我:哟哟哟哟

灰:成年同框

我:带夏目?

灰:嗯
我:……
灰:他两后来独处了
我:独处好!!

灰:我觉得这里夏目看穿了一些东西

他对名取是直接套,夏目的话是送的(指戴头套,见图p2)

的名两个小黑屋了

我:哟哟哟哟哟哟哟哟
这发展很好很好

灰:小黑屋

独处

啧啧啧

我:关小黑屋鼓掌
灰:作者干得漂亮

我:夏目是有种我看出这两人关系不一般的感觉hhhh

灰:对的

他想着名取这么说

然后又怎么联想到名取在顾及的场(见图p3)

肯定看出了什么

我:两个人用称呼好官方好嘲讽hhhhh
我:是的hhh
鼓掌
热烈鼓掌!!!
两个人一起探查什么的
感觉全员送助攻啊

灰:关于枇杷我有个脑洞
年少时他两曾一起去偷过枇杷
不过那会儿还没熟
所以名取第一次吃枇杷是没啥味道的
我:脑洞可以的!
感觉很像是之前两个人一起去吃过的样子!(见图p1)

灰:是的是的
的名同框
然后又有枇杷梗
啧啧

我:可能是以前一起吃的时候还没熟但急着吃了
多棒多棒啊
捧脸

灰:然后交换了个吻

我:小黑屋啪啪啪啪啪啪

灰:开心
炸了
我:等下话!!
希望暴风雨来的更猛点!!!

灰:小黑屋肯定有后续
这两个人相处起来像小孩子

我:是的!

灰:明明一个个在夏目面前都挺稳重的

我:我脑补一直是这样的
孩子的感觉
居然准了hhhh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对方面前没变呢

灰:两小孩

我:虽然分道了

灰:而且从亲密程度
的场对名取还是亲些
直接上手(指戴头套)
夏目的话,递过去

我:不过,也可能是分道了才更孩子气了吧
我:的场可能更希望名取和他一起,分了对他嘲讽,但是行动上还是亲近
他俩这样子有点像互相嫌弃的好基友
hhhhhh

灰:是的
我:旋转
看来我看人还是准的hhhhhh

灰:这个地方是故意的
吃醋了
(的场说:见图p6p7⭕处)

灰:让你两最近待在一起,你看他后面不还是把夏目支开了
一切都是为了气名取
灰:我看错了,是他自己过去的

我:的场心机
自己先让名取不开心
又自己跑过去hhhhh

我:你担心夏目和我一起不好

灰:我就自己过来找你不就好了

我:那我就又回来和你一起咯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的是的
的场很6了

灰:论套路,套路不过我
然后你也看不出我吃醋了
很棒很棒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灰:然后夏目在外面/斜眼笑
没人打扰
合他心意

我:你最近怎么不来找我
居然带夏目去吃枇杷hhhhh
(见p1)
灰:是哇
你都不找我
我们曾经也是一起偷过的
熟了不找我

我:光一起探查就可以脑补一堆嘲讽话了

灰:互相嘲讽

我:啊,我觉得不是偷,应该是的场说好像很好吃,然后名取就吃了

灰:我觉得有可能是偷偷摘的

我:去别人家拜访的话一般摘个枇杷都没事的
主人估计也会说尝尝看

灰:是的
不过没想到还没熟

我:应该是他们一起去拜访
是的hhhh
灰:两个少年

我:互相坑

灰:(名取)好吃吗?
灰:(的场)好吃啊
                   来,吃一口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灰:我觉得的场更能做出坑人的事
我:他坑名取肯定很顺手了hhhh

灰:名取吃完

肯定很气

我:估计下话他又要坑名取了
非常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

灰:坑这么多年了,都坑顺手了
😂

灰:他两只是没同框

灰:一同框
浓浓的小朋友气场
称呼也很刻意
感觉在互相气

我:是啊
来啊,互相伤害

灰:你叫我名取
我就叫你的场先生
来呀

我:是的hhh

灰:who怕who

我:然而我们是知道你们之前称呼的

灰:是的
那一口一个
周一

我:周一桑hhhh

我:期待下话出个危机,然后两个人脱口周一静司

灰:说起来
他两在夏目面前提起对方的时候。。都有种

灰:对方是坏蛋的互黑感

灰:可以的

我:恩嗯嗯

灰:非常棒

我:是啊
黑的厉害
作者棒棒

我:感觉像小孩子互黑,向认识的第三人告状
hhhh

灰:明明第三人都知道两人是啥德行
我觉得夏目和其中一个待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想到另一个是怎么怎么样(例子见p8)

我:是的
不由自主的

我:原本开始的场没出场名取说还觉得剧情要黑暗了
现在hhhhh

灰:我一开始看夏目觉得的场是个反派
现在回想起来
谁给我的错觉

灰:的场做的事挺正常,除了对妖怪极端了点
😂

我:就是他基友名取啊
动不动就说不要接近的场
动不动就说的场危险
动不动就表示的场心机
动不动就表示的场一门对妖怪非常不好
(见p4)

灰:是的
所有表示的场不好的话全都是出自名取之口
我就没见过其他人黑他的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现在都笑死了

我:名取真厉害

灰:是的

灰:要不是后来我们知道了这些
他两曾经的事
怕是真的被骗过去

我:一个人就给的场铺下了印象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觉得
他(名取)估计觉得夏目太善良了
不想被的场荼毒
灰:被害的就我一个就可以了

我:也有可能
作者原本
是想让的场当反派的

灰:然而没当成

我:后来脑洞开了,觉得这两可以,就开始补少年时代了hhhhhhh

灰:然后一切成了铺垫

我:越补(少年时代)越觉得带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然后觉得各种合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灰:他黑的那么狠只是因为自己和他相爱相杀

我:被坑太久
hhhhh
哈哈哈哈哈哈哈

――――――
嘛,这么长,当文看也没问题了
虽然有亲看了这话觉得伤感,我看的倒是放下心了
这两个人,是不会完全对立的
行为举止是骗不了人的
的名我虽然现在咸鱼,但是应该过一段时间还是会产粮的www